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11) 希臘化時代的城市建設

土耳其棉花堡希拉波利斯古城的希臘式立柱建築[/caption]

從亞歷山大大帝的誕生直到第四次繼業者戰爭的結束,希臘化時代早期的政局歷史就暫時說到這裡。在以下的篇幅中,我想深入探討一下的是希臘化時代的文明在科學、藝術、城市建設各方面的成就,以及對當世和後世,甚至今時今日的影響。

首先我想討論的是希臘化文明在城市規劃以及建設上所取得的成就。可能大家已經知道,希臘化文明並不是城市建設的先行者,早在公元前3,000年,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烏魯克(Uruk)已經有成熟的城市文明:數萬人口居住在一座超過10公里長的城牆圍繞的城市之中。

除此之外,古埃及的孟菲斯(Memphis)、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所建的拉美西斯城(Pi-Ramesses)、西臺帝國首都哈圖沙(Hattusa)、亞述首都尼尼微(Nineveh)、新巴比倫帝國首都巴比倫(Babylon)都是古典時代的偉大都市。但希臘人的到來,將東地中海的城市文明帶到一個新的高度。

希臘自古以來屬於東地中海文明核心的一員,從米諾斯(Minoan)以及邁錫尼(Mycenae)文明開始,希臘人已開始擁有建造城市的經驗。而希臘城邦時代,即使希臘人的城市規模比不上美索不達米亞及埃及諸大城,但希臘人發明的棋盤狀街道的城市規劃,建立以市集、神殿、劇場為中心的公民社會,並擁有食水供應的城市,並不比近東城市規劃遜色。而希臘化時代的亞歷山大城人口超過50萬人,亦都遠遠超過了古美索不達米亞的城市規模(巴比倫全盛時大約有20萬人口)。

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已知世界的過程中,他建立了70座以亞歷山大名字命名的城市,由埃及到塔吉克斯坦和印度。亞帝征服帶著一個傳播希臘文化的使命,而他所建立的城市,就是將希臘文化帶到世界盡處的載體。

亞帝死後,他的繼業者托勒密(Ptolemy)和塞琉古(Seleucus)都繼承了亞帝在各地建設希臘式城市的意願。這章節會集中介紹三座規模最大、歷史上最重要的希臘化城市:埃及的亞歷山大城(Alexandria),同時亦是托勒密埃及的首都;以及塞琉古於公元前300年左右所建的安條克(Antioch)以及公元前305年左右所建的底格里斯河畔的塞琉西亞(Seleucia on the Tigris)。

希臘人的工程技術以當時世界來說絕對稱得上是一流水平,而由希臘人所選出的古代七大奇蹟(Seven wonders of the ancient world)當中就有四個是由希臘人所建造。

公元前304年,托勒密(Ptolemy)稱王,是之為托勒密一世救主(Ptolemy I Soter)。托勒密一世在埃及面向地中海的亞歷山大城大興土木,首先修建了一條1,260米長、200米闊的堤道,名為Heptastadion,將法老島(Pharos)及亞歷山大城連成一體。

此外,托勒密一世修建東西兩條堤道圍出東西兩個港口,並疏浚港口的淤泥、建造大型的碼頭,令大量大型船隻都可以通航,這點奠定了亞歷山大城成為埃及最大規模的商業及貿易中心的地位。Heptastadion以及港口工程量驚人,以公元前4世紀的標準是當之無愧的超級工程。由於托勒密的民族政策,除希臘人外,大批埃及人以及從猶大地遷移過來的猶太人定居在亞歷山大城,並在城內建立起希臘區(Greek quarter)、猶太區(Jewish quarter)以及埃及人區(Egyptian quarter),亞歷山大城亦都因此而成為一座多元文化、種族的世界級大都會。

不過這樣亦都有代價,亞歷山大城的治安惡劣,種族宗教衝突無日無之,直到後來的羅馬統治時代仍然如此。醉心於自然哲學的托勒密本人或托勒密的繼位者托勒密二世(Ptolemy II Philadelphus)在這座城市建立當時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圖書館(藏書達40萬冊)以及相連的國立學術研究院,即亞歷山大港圖書館(Library of Alexandria)及博物院(Musaeum of Alexandria)。

博物院內設有講堂、實驗室、餐廳及宿舍,由國家出資聘請當時整個地中海世界最首屈一指的學者於館內進行各科的學術研究,並由托勒密政府提供研究經費,可以將其理解為古代版的常春藤大學。博物院最後產生了希臘化時代最重要的科研成果,關於托勒密埃及的研究機構及制度筆者會在稍後詳細討論。

在公元前284年,托勒密二世在法老島上建造歷史上第一座燈塔:亞歷山大港燈塔(Lighthouse of Alexandria),燈塔高度達驚人的138米,接近胡夫大金字塔的146米,並曾經是全球第三高的人造建築物,僅次於吉薩Giza兩座大金字塔,花費800塔蘭並歷時12年建成,是那個年代的「摩天大廈」。

現代的水下考古發現燈塔基座由逾百噸的巨石建成,建築物分成三層,第一層是正方形,第二層是八邊形,最頂層是圓形,燈塔最頂層設有巨大的鏡子及火炬,日間鏡子反射太陽光、夜間火炬照亮漆黑的大海。據聞燈塔的光遠在47公里外就能看見,離遠就能指引船隻進港。

亞歷山大港規模龐大而超前的基建完工之後,這座城市一直到羅馬時代甚至阿拉伯時代仍然是埃及最重要的港口及商貿城市。至今,亞歷山大港仍然是埃及第二大城市,亞歷山大大帝以及托勒密的遺產,一直持續到今時今日。

除了托勒密之外,他的競爭對手塞琉古一世(Seleucus I)亦在公元前4世紀末建立在兩座歷史上有名且具影響力的大城:位於東地中海海岸的安條克(Antioch)以及跟泰西封(Ctesiphon)隔河而望的塞琉古王國首都:塞琉西亞(Seleucia),兩座都曾經做過塞琉古王國首都。

兩座城市全盛時都擁有數十萬人口,對比起埃及的亞歷山大城,以及西地中海的羅馬(Rome)和迦太基(Carthage)並不遜色。雖然兩座城市的考古工作進展遠遠比不上亞歷山大城,但我們知道這兩座城市是完全以希臘的城市規劃建造,當中塞琉西亞由300名議員組成的議會治理,並有大批希臘人定居。

根據歷史記載,塞琉西亞在公元前141年被帕提亞波斯(Parthian Empire,中國古稱安息)征服後,直到公元165年被羅馬軍隊攻陷之前,仍保留不少希臘特色。

而安條克延續的歷史就更長,由於地理位置處於軍事和貿易要衝,安條克從希臘化時代一直繁盛到十字軍東征的年代,超過1,300餘年。除了上面介紹過這三座城之外,其他希臘化時代的城市如小亞細亞地區的巴格門(Pergamon)、以弗所(Ephesus)、米利都(Miletus)各有特色,而巴格門亦模倣亞歷山大港建有大圖書館,藏書達20萬冊,並聘用不少學者進行研究。

巴格門的供水系統亦都是整個希臘化時代最先進,城內食水由工作靜壓300磅/平方英吋的超高壓供水管道提供,城內並設有浴場及公共廁所,並設有世界最早的花灑淋浴設施。

在希臘化時代各城之間互相競爭,有如百花爭艷鬥麗,將人類的城市發展史推上新的高峰。以歷史角度看,希臘化時代可謂古典時代城市發展史一個黃金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