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能勇

先讚一讚周五 (8 月 23 日) 晚出來組人鏈「香港之路」的和理非朋友,就片段及相片所見,荃灣、深水埗、旺角、黃大仙、銅鑼灣等地都有人手牽手,用電筒及手機亮光為香港燃起希望。一位七十歲的婆婆長期服藥、腳部疼痛,仍堅持參與,並說:「我呀,剩返幾多年命姐?如果要我綁舊炸彈係身同佢同歸於盡我肯架,香港人贏咗就得!」尤其教人感動。

人鏈「香港之路」欲效法三十年前的「波羅的海人鏈」(Baltic Chain)。1989 年 8 月 23 日,波羅的海三國 (愛沙尼亞、立陶宛和拉脫維亞) 約 200 萬人 (三國總人口只有 800 萬),手牽手組成一條長超過 600 公里的人鏈,橫跨國境,連接三國首都,抗議蘇聯佔領。蘇共中央嚴詞譴責行為「反社會主義、反蘇聯」,卻未有採取任何行動。六個月後,三國獨立,「蘇東波」揭開序幕。「香港之路」目標很明確,就是反對中共及其傀儡在香港倒行逆施的暴虐統治。

從即時效果看,組人鏈可以說是自我開解,純粹表態。慶幸勇武手足未有大肆批評譏諷,獅子山山頂那條亮麗耀目的人鏈才能組建,這是香港人良知的反映,是一道屬於香港的美麗的風景。

翌日 (8 月 24 日) 觀塘遊行,值得表揚是勇武派的表現。八一八流水集會後,有官媒說什麼「暴力退潮」,「暴力退潮」又因為武警在深圳集結。有評論亦擔心和理非的抗爭方式將取代勇武衝擊,血債將昇華為票償。實情是,和理非手足擔心勇武手足連續多日衝擊,身心俱疲,於是辦一次純和平集會,讓其養精蓄銳。他們從未放棄支持勇武抗爭,勇武手足對此是清楚的。雖然不乏叫人散水 be water、批評前線企定定送頭,但和理非手足是愛之深,責之切。事實上,勇武手足在牛頭角警署外精彩還擊,大獲好評,已把「暴力退潮」、和理非取代勇武的憂慮一掃而空。

片段所見,抗爭者面對速龍,毫無懼色,不再往後退,而是向前正面迎擊警棍。速龍意料不及,向後退,抗爭者即拋擲雨傘追擊,一人怕落單,就幾名聯合衝前,有速龍在混亂中跌倒。另外,有抗爭者拿起網球拍,將催淚彈拍回警方防線,網民稱許其為「香港費達拿」。「莫洛托夫雞尾酒」也好像首次派上用場。

其實,防暴、速龍絕不可怕,他們也是人,而且是香港人,人就有體能極限,香港人體能極限特別容易顯露。觀乎沙田新城市有速龍跣低、牛頭角有速龍跌倒,魔警牢不可破?非也。關鍵反而繫在前線抗爭者的心態上,衝破恐懼、徬徨、憂慮等一連串心理關口,順著本能去反應,取得均勢絕非難事。

如果尚未覺悟、尚有心理牽絆,請好好想清楚應否上前線,畢竟這已是一場戰爭,隨時被射盲,不幸被捕,男更被打至骨折,女被非禮、羞辱、輪姦,監警會形同虛設,沒仇報的。

最後,奉勸魔警一句,你們底牌已露。當抗爭者用激烈行動還擊,你們跳石堤失敗,滑倒在地,戰鬥力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你們高呼「破壞公物,你地呢班『黑衣』,呢班社會敗類」,自以為得意,卻暴露出 EQ 低、知識貧乏的缺陷。破壞公物是社會敗類,抑或堅執地維護惡法和暴君是社會敗類?最可笑是向九龍灣街坊放催淚煙,向麗晶花園回不到家的住戶放胡椒噴霧,殃及小童。用山埃毒氣、國際軍事禁用的「空尖彈」對付抗爭者,犯了反人道的戰爭罪行自不待言,現在走去得罪街坊?街坊團結起來,力量非同小可,你們叫藍絲情何以堪呢?

狐假虎威,妄想老虎會撐你們撐到底,老虎不過視你們如用完即棄的工具。「鳥盡弓藏,兔死狗烹」,中國歷史上見得少嗎?共產黨能例外嗎?作得惡多,終歸會有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