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加油

818 民陣流水式集會,僅銅鑼灣、天后、維園一帶人流,有一百七十萬,訴求單一:止黑暴,制警亂。這麼清晰的民意,如果政府都拒絕正視黑警施暴、警黑合作,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此一政府都算無藥可救。偏偏政府在集會不久即表示「遺憾」,然後吹噓警隊服務表現如何令人滿意,無藥可救恐怕是事實。

整場集會,大雨滂沱,香港人沒有半句怨言,半點氣餒,有一家大細甚至從中環走返維園,再由維園出發。沿途呼聲震天,「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香港警察,知法犯法」不絕於耳。令人感動的一幕是,一位穿藍色外套的小朋友,站在天橋上,對橋下遊行人士大叫「香港人」,遊行人士則應答「加油」。反覆數次,儼如香港民族正在形成。事實上,機場集會,一位穿黑衣的小女孩亦多次高呼「五大訴求」,在場人士則回答「缺一不可」,香港有這群天真可愛的小孩子,哪裡會沒有希望呢?我們又怎甘心把他們送中?

維園內一張紙牌尤其別具意義。紙牌寫有「和理非,到我地陪你和平行一日!多謝你不離不棄成為我地『後盾』,即使未必完全認同我地做法,但仍堅決支持!!!818 不再分『和』『勇』」。

投入過五年前雨傘革命的人都知道,佔領後期出現所謂升級不升級之爭,即和理非、勇武路線之爭。至魚蛋革命後,和理非不乏對勇武的譴責,部份更猜疑勇武就是鬼。主張勇武畢竟是少數,較弱勢,面對鋪天蓋地的批評,心情有時難免激憤,結果互罵成為常態,由互罵又生出內耗。

今次反送中運動,令筆者眼前一亮的是,抗爭者似乎沒有以前那麼壁壘分明,存門戶之見,他們明白勇武是必須,但和理非都重要。八一五機場衝突,依筆者愚見,道歉是不必的,剛被黑警喬裝混入拘捕了多個手足,有激烈反應實屬正常。可是,抗爭者們就是覺得要道歉。而有趣的是,他們的真誠道歉頗得和理非歡心,「連勇武抗爭者都懂得反省、認錯,林鄭呢?」無意之間,竟拉近了兩派距離。

紙牌上的剖白,等於肯定和理非的貢獻,也願意跟和理非合作,觀乎舉牌的和一名中年男子擁抱,經歷過這五年來種種紛擾的勇武支持者看見該幅照片,相信都會熱淚盈眶,「無分和勇」真的很重要,特別是當下的處境。

接近午夜十二時,仍有大批抗爭者聚集夏愨道一帶,「連登討論區」批評金鐘留守者的帖文如雪片飛來,但大多是愛之深,責之切。網上流傳一條影片,一名少女抗爭者呼籲在場人士「返屋企」,呼籲到哭了起來,看後教人動容。這才是真正的香港人,不是冷酷無情,而是會關心顧念身邊人 (一名婆婆沒帶雨傘,周圍的人還為她即場裁剪雨衣,免得她淋雨患病)。在「全世界,返屋企」的吶喊中,抗爭者全撤了,無人送頭,無人入院,有的只是人性的光輝。

818 集會前,有傳中共武警會進入香港,又有傳假扮抗爭者的人會生事作亂、幹殺警嫁禍的勾當,事後回望,不過虛驚一場。想起電影《十年》一段話:「這十幾年來,我們學得最多的,是陰謀論;而失去最多的,是信任。」其實,人與人之間,心連心,手牽手,陰謀論何懼之有?

文天祥說:「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港共越無可救藥,越要剝奪我們的基本政治權利,越搞分化,越出賣香港,我們越要站出來爭取,越要團結,越要捍衛自身的利益。香港人秉持自己的良知理性,創造著屬於自己的歷史,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順帶一提,警察全日「失蹤」,換來是井然有序的和平局面,誰是暴力源頭,不是很清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