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21) 烏希.圖哈合登位

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

烏希.圖哈合的登位

公元前1272年,穆瓦塔尼二世駕崩,此時西臺帝國中最有地位同影響力的人很明顯就係哈圖西里,他的權力應遠遠超過帝國內任何人。而呢點係意料中嘅事,因為佢響敘利亞所扮演嘅重要角色,佢成功抵擋左敵人對佢嘅攻擊,加上更重要嘅係佢成功為帝國北方領土帶來和平同穩定。所以當穆瓦塔尼去世之時,他沒有由正室所生的兒子,由哈圖西里登上大位的誘惑其實好大。

穆瓦塔尼確實有被認定為王位繼承人的兒子,然而呢位兒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係由側室所生。根據《鐵列平詔令》,烏希.圖哈合仍然擁有合法嘅王位繼承權。但由於佢由側室所生的身份,至少有一個西臺附屬國嘅國王拒絕認可佢嘅王位。塞哈河流域地區嘅國王馬斯圖里(Masturi)就反問「到底我應否保護一個由側室所生的王子?」。

但穆瓦塔尼清楚指示烏希.圖哈合應該繼承佢嘅王位,至少暫時黎講,哈圖西里亦都冇反對烏希.圖哈合嘅登位。事實上,哈圖西里方面的記錄比人嘅印象係佢出於對佢兄弟嘅尊重,佢冇對烏希.圖哈合做出任何不當的事,而由於穆瓦塔尼沒有正室所生的王子,佢將烏希.圖哈合扶上帝位。佢將哈圖沙交到呢位新任國王嘅手上,然後佢就此成為西臺帝國偉大嘅國王。

當烏希.圖哈合登上大位之時,佢採納左穆爾西里三世(Mursili III)作為自己的年號,同佢嘅祖父穆爾西里二世一樣,以此間接宣示佢坐上前任者王位的權利,並以此加強西臺眾多附屬國眼中他的地位。貫徹佢在位年間,他一直有使用穆爾西里三世的年號,將之與佢嘅本名烏希.圖哈合並排使用。但據我哋所知,哈圖西里從來冇使用穆爾西里來稱呼呢位國王,也許即使佢公開宣稱對新國王表示忠誠,佢內心好難接受屈服響一位側室所生的兒子之下,並有可能對佢採用一個偉大國王嘅年號感到反感。如果呢個係哈圖西里對呢位外甥真實嘅想法,佢響長時間以來都好好咁將之隱藏起來。

響此後嘅一段時間內,佢對佢兄弟的遺願表現出忠誠。響烏希.圖哈合登位之初,叔叔同外甥之間好可能都係合作無間。考慮到哈圖西里響帝國內嘅政治經驗同地位,加上佢表面上對烏希.圖哈合登位嘅支持,烏希.圖哈合利用哈圖西里作佢嘅導師同前輩都係一個好合理嘅做法。而事實上,響烏希.圖哈合所實施嘅一系列政策之中,我哋都可以睇到佢哋某程度上係受到哈圖西里背後嘅影響。

西臺首都重新遷回哈圖沙

「他提起達塔薩嘅諸神然後將他們遷回哈圖沙。」呢段短短嘅記載記錄左烏希.圖哈合短暫在位期間其中一個最重要嘅措施:將西臺帝國嘅首都由達塔薩遷回哈圖沙。

哈圖沙失去首都地位的時間長短應該不會超過二十年,而響呢段時間呢座偉大城市的管治就被託付予穆爾西里二世的最高文書官米坦娜穆瓦。而此時最高文書官的位置則落在米坦娜穆瓦的兒子普拉達穆瓦(Purandamuwa)身上。

雖然將首都遷回哈圖沙明顯與穆瓦塔尼的意願相左,但當政令實行之時所遇到嘅阻力好少,事實上,烏希.圖哈合可能受到各方嘅壓力要重新定都哈圖沙,而佢咁做亦都係為左鞏固佢自己嘅王位。

哈圖西里對於呢個措施並無意見,事實上佢甚至有可能響背後鼓勵。由於我哋知道哈圖西里曾經否認參與響將西臺定都達塔薩嘅決定中,我哋相信佢可能樂見呢個決定被推翻。

自此起,達塔薩短暫作為西臺首都的日子就此終結。然而達塔薩將繼續成為西臺一個重要的宗教中心,並將置於一位地位可與敘利亞總督比肩的人物管治之下。

除此之外,烏希.圖哈合仲推翻左佢父親其他嘅決定,其中一個例子記錄響一份不尋常而引起學者眾多爭議的文件之中。

呢份文件記錄左烏希.圖哈合所採取的違背其父遺願的行徑:將被流放的塞哈河流域地區前國王瑪那帕.塔洪達(Manapa-Tarhunda)召回。與穆瓦塔尼的意願相反,烏希.圖哈合允許瑪那帕.塔洪達從流放中返回,即使他的兒子Masturi仍然佔據塞哈河流域地區國王的位置,他年老的父親大概安然返回故土終老。Masturi與西臺帝國的關係亦都因為佢同穆瓦塔尼的姊妹Massanauzzi之間的聯婚而強化。

我哋並唔清楚到底呢場聯婚係幾時發生,響較後時間的歷史記錄記載穆瓦塔尼係促成呢場聯婚嘅推手,然而另外一些泥板則記載呢場聯婚係烏希.圖哈合所安排。

而烏希.圖哈合其他違背佢父親意願嘅政策包括將因被懷疑同埃及人暗中聯手而被罷黜嘅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恢復王位。響被罷黜之後,Benteshina響哈皮斯城被哈圖西里所扣留,佢響哈皮斯舒服地過左幾年軟禁嘅生活。

有部分學者認為Benteshina恢復王位呢件事係哈圖西里登上西臺王位之後發生,事實上,哈圖西里亦都自稱恢復Benteshina王位係佢嘅意思,期間並無提及到烏希.圖哈合。但主流歷史學界相信佢係響烏希.圖哈合在位年間響哈圖西里嘅影響下被恢復王位。透過將前國王恢復王位,哈圖西里將響阿摩利呢個位處戰略要衝嘅地方擁有一位忠誠的支持者。

如果我哋之前提及嘅歷史檔案文件係響烏希.圖哈合年間成書,咁呢d文件就可以被認為係烏希.圖哈合直白承認違背穆瓦塔尼意願嘅證據。

根據其中一派睇法,呢份文件有可能係由烏希.圖哈合手下嘅一位高層官員所寫,並可被視為烏希.圖哈合認為佢有必要承認自己過失的一篇懺悔文。另一派則認為呢份文件係響哈圖西里年間所成書,佢嘅用意係作為哈圖西里對烏希.圖哈合嘅指控並為佢推翻後者嘅王位作辯解。

此外,我哋仲有另一個疑問,當烏希.圖哈合作出呢d決定嘅時候,到底穆瓦塔尼是否仍在位?當然,我哋好難想像當穆瓦塔尼仍在位嘅時候會授予佢嘅兒子咁大嘅權限,甚至可以恢復被罷黜嘅附屬國國王嘅王位,呢點正正係被明文禁止嘅。

而且即使烏希.圖哈合有咁大嘅權力,當佢做出明顯有違穆瓦塔尼意思嘅事時,後者都能夠推翻前者嘅決定。另一個烏希.圖哈合充滿爭議性嘅政策係恢復穆爾西里的王后Danuhepa嘅地位(她的王后位置係被穆瓦塔尼所罷黜),以及將阿瑪.塔洪達的兒子Sippaziti召回。呢個決定肯定得唔到哈圖西里嘅支持,並且可能係當烏希.圖哈合同哈圖西里關係日趨緊張嘅後期嘅一個帶有隱藏目的嘅決定。

但響到呢個地步之前,烏希.圖哈合嘅叔叔哈圖西里對前者嘅政策,尤其係恢復特定人物嘅地位嘅政策,發揮巨大嘅影響力。其中一個例子就係西臺前最高文書官米坦娜穆瓦。

呢位文書官年事已高而且身體健康逐漸走下坡,當委派佢作為哈圖沙的總督之時,最高文書官嘅位置落在佢嘅兒子普蘭達穆瓦身上。後來,由於不明嘅原因米坦娜穆瓦一家作為最高文書官嘅地位被剝奪,此時哈圖西里基於同呢家人緊密嘅私人交情向烏希.圖哈合進行遊說,並成功說服烏希.圖哈合將米坦娜穆瓦嘅另一位兒子Walwaziti立作最高文書官。

歷史學家一直懷疑關於烏希.圖哈合嘅記載被佢嘅後任篡改嘅可能,一方面佢嘅政策被批評成違背佢父親嘅意願,另一方面佢所有好嘅政策都被歸功於佢嘅繼任者。

響好大一部分烏希.圖哈合嘅政策之上,我哋睇到哈圖西里嘅影響力。但響某d決定,例如將Sippaziti召回,就肯定係呢位國王自己嘅意思,並且係出於佢自己判斷同理由所作出嘅決定。

幼發拉底河對岸的麻煩

響烏希.圖哈合在位年間,幼發拉底河東邊的局勢為哈圖沙當局響起左警號。前米坦尼國王沙圖瓦拉一世向亞述主動挑起攻擊,歷史學家唔知佢發動攻擊嘅理由,但可能係受到挑釁嘅回應。

響過去嘅日子,西臺有效地壓制左亞述響幼發拉底河地區嘅野心,但西臺似乎並未能阻止當條件合適時亞述向當地擴張嘅領土野心。前米坦尼嘅國土無可避免地將被亞述另一場西征中被吞沒嘅命運。

沙圖瓦拉一世對亞述發動嘅攻擊有可能係為左對潛在嘅威脅實行先發制人,但點都好,呢場攻擊似乎係佢一個人嘅意思,而西臺當局並未事先接獲通知並被要求增援。

雖然響正常情況之下獨立於西臺,並被視為西臺國王嘅同級,米坦尼嘅殘餘國家Hanigalbat響卡佚石之戰中為西臺提供援軍並響理論上受到西臺嘅保護。但當佢嘅王國正面臨亞述嚴重嘅威脅時,佢唔能夠指望一位新上位、缺乏經驗且正專注於西臺國內事務嘅西臺國王能夠為佢提供有效嘅支援。

或許呢個正正就係沙圖瓦拉一世決定自己解決問題嘅重要考慮,當然,佢呢場不切實際嘅攻擊最後都係失敗收場。沙圖瓦拉一世被亞述所捕獲並被逼起誓,每年向亞述進貢,佢獲准回到自己嘅國家繼續佢嘅王位,但米坦尼因此失去獨立嘅地位,並成為亞述嘅附屬國。

西臺並無介入呢場紛爭,但亞述對米坦尼嘅征服好可能令兩國之間局勢越趨緊張。兩國之間繼續維持外交關係,但根據哈圖西里比亞述國王嘅書信入面可見,兩國關係緊張而亞述在烏希.圖哈合年間派來的使節帶來麻煩。

沙圖瓦拉一世嘅兒子瓦薩沙塔可能因此而嘗試脫離亞述嘅控制,佢明顯要求西臺提供協助,當然,佢嘅希望並無成真,呢場叛亂最終被亞述所鎮壓。

米坦尼的城市被掠奪一空,而瓦薩沙塔的子女同人民則被俘往亞述。被激怒嘅亞述國王為避免再發生同類事件,佢將米坦尼獨立嘅地位褫奪並將之完全吞併入亞述嘅領土,而且在提得城(Taide)設立行政中心管理呢片土地。

事態嘅發展毫無疑問為西臺同卡爾凱美什響起左警號。米坦尼本來係作為西臺同亞述之間嘅緩衝地帶,對兩國而言,米坦尼成為亞述附屬國嘅消息已經夠壞,更壞嘅係而家米坦尼被亞述完全征服並成為亞述領土一部分。

現在亞述嘅領土已經同卡爾凱美什直接接壤。而哈圖西里上位之後不久向亞述國王所寫嘅信中,西臺已經完全承認亞述對米坦尼嘅國土擁有主權。

歷史學家唔知道瓦薩沙塔對亞述呢場失敗嘅叛變係幾時發生,但它有可能係烏希.圖哈合年間發生,亦都有可能係佢之後。如果屬實,呢場可被視為對呢位年輕國王威望嘅嚴重打擊。

如果連米坦尼呢個前附屬國都保護唔到,我哋點能夠對佢聲稱保護西臺響敘利亞嘅利益存有信心呢?但亞述國王此時並無計劃繼續派軍深入西臺的勢力範圍,事實上,可能佢更想同西臺保持得來不易的和平。

亞述國王向西臺國王寫信,自稱「偉大的王」,並要求承認他作西臺國王的兄弟。西臺雖然承認亞述對瓦薩沙塔嘅勝利,並且亞述國王已經成為偉大的王,但西臺國王對要求承認亞述國王為兄弟的要求卻顯得相當憤怒,並提醒亞述方面兩國此時正處於敵對邊緣,繼續提及「兄弟」和「偉大的王」並不合適。

回信嘅呢位西臺國王好可能係烏希.圖哈合,呢位國王被逼承認亞述對米坦尼嘅土地擁有主權,但佢拒絕承認亞述的王擁有成為佢兄弟嘅地位。

「兄弟」呢個稱呼唔單止係出於禮貌,佢嘅意義係兩國外交上完全平等嘅關係,並經常由家庭關係所連結,而表面上兩國友好且存在合作關係。呢點係政權尚未穩固而被亞述軍事上嘅成功所羞辱嘅烏希.圖哈合所不願意承認嘅。因此先有呢個憤怒嘅回應。

西臺國王及亞述國王之間嘅書信(CTH171)

響政治上黎講,烏希.圖哈合同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建立完全平等嘅外交關係可能好處多過壞處,尤其考慮到埃及對西臺響敘利亞嘅利益仍然存在威脅。如果西臺就幼發拉底河一帶嘅利益向亞述作出妥協,西臺人對埃及人從南面而來嘅挑戰將立於更穩固之地,因為東邊的局勢已經穩定。

呢d都係西臺向亞述作出妥協帶來嘅好處,即使烏希.圖哈合質疑對方嘅最終目的。烏希.圖哈合拒絕作出妥協,可能為佢響國內嘅失敗引入決定性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