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悲劇

少女救護員被黑警射盲了眼,眼罩有布袋彈為證,林鄭和一眾黑警依然可以矢口否認,說什麼不排除是抗爭者的鋼珠。

「鋼珠說」出自央視新聞:「(女子) 被同伙 (用鋼珠槍) 擊中眼睛」、「(她) 曾負責派錢給示威者」。央視是中共的喉舌,用幕後大靠山故意製造出來的假新聞來還自己清白,香港人會信嗎?一句誠心的道歉,為什麼不肯說呢?為何還要砌詞狡辯呢?

「行動中受傷的每一位人士我都非常心痛,我們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康復,特別是這位少女,我們昨日警方已呼籲希望她能報案,讓我們可查出真相。當她方便時,我是很願意探望這位少女。」

康復?她右眼盲了!永久喪失視力了!失明了!康復倒不會,你林鄭挖下自己的眼珠,一眼賠一眼吧!不知道便利店無廁紙賣,不打緊,現在是有人被你支持的警隊弄盲,你仍以為只是普通受傷,會康復的,你林鄭不是離地,是麻木不仁!是冷血!呼籲報案更荒謬,一來人家需要時間平復情緒,二來你要人家自投羅網嗎?這是一個多麼狠毒,多麼無良的女人!少女已經失明,你還設計令她受牢獄之災?若換轉在古代,千刀萬剮是少不了,聞誅一夫「娥」矣,未聞弒君也。

不斷說香港很慌亂、抗爭影響市民正常上班開學外出消費見朋友,我想問一句,所有抗爭幾乎都是星期六、日進行,三罷只一天,塞鐵亦不過數小時,有多影響上班開學外出消費見朋友?你林鄭還要誇大說謊到幾時?況且,抗爭者為何大熱天時走上街頭,天未光就去塞鐵,貪好玩嗎?不就是因為你這個冥頑不靈的極權政府。不知自省,諉過於人,不正是民怨四起的總根源嗎?

「我們見到大量的違法行為,甚至是目無法紀,以一個自由或正義的名稱、口號,其實不斷做破壞的工作,損害香港法治。」

嘿,誰在目無法紀,公道自在人心。連聯合國都批評黑警室內放催淚彈違規,誰又在假借法治之名不斷做虐殺香港市民的工作?

做了一天體力,打算回家洗澡,有什麼錯!為何黑警要毆打他?出外買宵夜吃有什麼錯!為何黑警要盤問拘捕他?實在太多太多,做官不是「大哂」的,握有槍械不是「大哂」的,孟子一句說話:「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權力再大,如果他埋沒良知,做出種種惡行,在道德面前,他依然要遭受眾人本乎良知所發出的鞭撻。轉移視線,難掩悠悠眾口!

一日林鄭政府和一眾黑警無悔罪意識,官民、警民矛盾只會越來越激化,阻撓日常警務工作、屋苑和商場貼出告示不歡迎警察進入,前奏而已,不知自省,再發展下去,無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勿謂言之不預!

民陣八一八發起遊行,主題是「止黑暴,制警亂」,訴求非常清晰,反黑反警。

我希望所有近一兩個月吃過社團人士和黑警虧的,不分黨派不分政治光譜,一同站出來。這不是政見不同的問題,而是道德良知的問題,是人身安全能否繼續獲保障的問題,黃絲藍絲都會受影響的。

遊行時不妨穿素服,高舉個多月以來社團人士和黑警對市民施暴的相片,讓全世界知道「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勾結黑幫,蓄意謀殺」。

楊光說:「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他說得很對啊,「恐怖主義苗頭」就是香港警隊,所以要大反特反。

香港人會不會贏?大衛決戰歌利亞,很難吧!

可是,請各位注意,百萬人、二百萬人大遊行,外媒頭版報導,各國反應不大。六一二警察開槍,外國官方其實亦不太有表示。最大反應要算是七一衝入立法會,但七一過後,彷彿又沉寂了。

昨天癱瘓機場要「黑警還眼」,儘管謠言滿天飛令許多人六點前匆忙離開,但一時至五時半一段時間,機場迫爆抗爭者,所有航班停飛,今日各國政治人物便馬上就香港狀況表態。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於社交網站表示,當北京試圖侵犯香港自治和自由時,香港人勇敢面對中國共產黨;又指任何暴力鎮壓都完全不可接受,全世界正在關注。

到訪英國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表示,曾與英方官員討論香港問題,並反駁中方宣稱有美國外交官是香港示威的「幕後黑手」,批評指控荒謬。

澳洲總理莫理遜指出︰「這當然不是我會用的言詞去形容 (香港) 那些事件。我的觀點一如以往,就是尋求緩和事情,鼓勵香港行政長官聆聽市民心聲,以和平冷靜方法去解決這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英國首相約翰遜發言人表示,英方關注香港近期暴力事件,呼籲各方冷靜,並希望港府與各方進行建設性對話。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對香港情況表示非常擔憂和關注。

各國政治人物紛紛表態,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甚至派外交人員到機場觀察,是因為香港國際機場異常重要。

《CNN》:「香港國際機場貢獻香港GDP 5%……在週一取消近 200 個航班,對於在這個金融中心營運的公司而言,是個可怕的消息。」

《彭博》:「香港國際機場是亞洲國際客運量最繁忙的樞紐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航空貨運樞紐……許多高管可能會重新評估他們往返城市的飛行計劃,這無疑會對公司的日常營運產生影響。」

《CNBC》名嘴 Jim Cramer 甚至說:「這比貿易談判更嚴重。如果你想知道什麼可能讓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那就是香港的癱瘓,這是亞洲的主要金融中心。」

抗爭者或許是「摸著石頭過河」,或許仍心存怯懦,但不要緊,有效果,就不算枉做。

中共及其傀儡正在對香港人發動一場戰爭。派黑警入抗爭者內分化拉人收集情報,是間諜戰;釋出謠言構成恐懼令抗爭者卻步離開,是心理戰。香港人願不願接受也好,我們的確身處戰爭狀態。

戰爭只有兩個結果,要麼勝利,要麼戰敗投降。投降會有什麼下場?看看港區人大代表擬考察新疆再教育營,畫公仔不用畫出腸了。香港人決不能輸,在艱彌厲,戰鬥到底,是唯一生路。

縱然有很多令人沮喪的畫面,令人痛心的消息,執筆之際,機場又爆發衝突。可是,我對香港的前景、香港的未來仍是抱有希望。

很簡單的道理,世上哪有一個野蠻獨裁政權可以維持永久統治?馬恩列史締造的蘇聯、蒙古人建立的元朝享祚不滿百年,遑論暴秦十五年而亡。自由、文明乃人心所向、人性使然,觀乎英美等國屹立至今,國力不減,不是一清二楚嗎?

再者,依靠道德良知永不會錯,這是華夏先哲的人生智慧。德不孤,必有鄰,失民心者失天下。香港目前誰本乎良知而行,誰在失民心,我們真的會輸嗎?我不覺得。

再讀讀中共建黨以來的歷史,那一處不是殺人,那一處不是使詐,那一處不是迫死手無寸鐵的無辜者,看得多了,就會知道黑警的喪心病狂、港澳辦的強硬是常態,反而當年支持或默許主權移交者,確實是犯下大錯。歷史的債務,正在由年青的抗爭者用鮮血、用汗水、用眼淚來償還,這是一個大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