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憤莫名

香港經歷八一一後,或許口誅筆伐已無大作用,看著少女血流披面的相片,我恨不得將行兇的魔警全部殺掉。這類窮兇極惡的魔頭,為何可逍遙法外?據說警察群組內部紛紛以此魔頭為英雄,這是一隊什麼警隊?配叫做警隊嗎?魔頭不亦樂乎,可憐一心為香港、希望前線義士少受些傷的少女救護員賠上了一生的視力、一生的容貌,這樣公平嗎?等天收,要等到何時才可送這群垃圾落地獄!

我生長在香港承平年代,不慣舞刀弄槍,多年前左膝重創,尤其令我跑動困難。我只可藉文字發不平鳴。一名懂得急救醫護的少女,讀急救、讀醫護要花多少年?要花多少努力?毅進仔、大陸佬知道嗎?很不容易完成學業,芳華正茂,又長得漂亮,她本來絕無必要走上前線做 first aider,溝仔收兵,事業拼搏,不是更好嗎?就是因為魔警瘋狂施暴,林鄭無恥賣港,她基於一份對香港的愛,對香港人的愛,被迫上前線,一個兵凶戰危的地方。如果是他國戰場,按照二戰慣例,各國聯合規定,傷害醫護人員這種事,士兵絕對不能幹。可恨她是在香港的前線,魔警連醫護人員都不放過,二戰時唯一虐殺醫護人員和平民的國家只有日本,魔警所為比日本皇軍有過之而無不及。

市民義憤填膺,發起「黑警還眼」佔領機場行動。可是,大家心知肚明,少女的一生就此毀了。腿斷了,可以駁骨;皮膚爛了,可以植皮。視力喪失了,眼珠爆了,卻什麼都補不回。就算挖掉全港黑警的眼珠,可換回少女一雙健全的眼睛嗎?有些人還要說「出得黎行預左」,這些是人渣!人家沒了眼睛,不說同情話倒算,尚要落井下石,說風涼話?為何不是這些人渣的眼球爆裂,失去視力?要一位充滿愛心的善良人受天下最難受的痛苦?

眼睛是靈魂之窗,而對女孩子來說,美貌甚至是找到好工作的資本,結婚成家的重要本錢。因為魔警按下扳機,少女救護員不只失明,更毀了容。再說一次,她不過是本著一顆愛香港、愛香港人的心上前線救人!她不是抗爭者!她該得到如斯下場嗎?為何不是魔警,不是林鄭一眾高官斷手斷腳失明,而是可愛的香港人?譚耀宗說市民要體諒警察誤射,如果誤射的目標是他,真不知他會如何感受?

說人收錢做黑衫人反政府的,請睜開你的睡眼,收錢會收到自己一生失明?你試給福建幫大筆金錢,他們願意挖一眼出來嗎?自己人格卑下,不要以為人人都如你一樣卑下。至於盧偉聰刻意探望被燃燒彈擊中的警員,警察的身體就重要,他們的性命就是性命,為何你不去慰問那名少女?為何病房外有多名魔警蠢蠢欲動,想趁機拉人?你盧偉聰,你們警隊配做人沒有!

都未計推抗爭者落扶手電梯、近距離開槍等,止暴制亂?香港警隊是一群法西斯戰爭罪犯!背後則是一群洋奴土匪集團!張曉明、王志民出來對辯吧!毛澤東搞兩湖秋收暴動,上井岡山打游擊,是不是勾結土匪呀?蔣介石是不是叫你們共匪呀?你們共產黨基本上是一群著魔的土匪!一群受蘇維埃卵翼的著魔的土匪!林鄭月娥主權移交前為誰效忠?譚惠珠為誰效忠?今天土匪領著洋奴去迫害我們香港人,去迫害我們可愛的、有知識的新一代,土匪洋奴們有什麼資格厚顏無恥講「止暴制亂」?「六七暴動」就是港澳工委揣摩上意弄出來,暴力源頭從來就是共產黨自己。

我們已經有六名義士以死明志了,現在我們對少女救護員的遭遇亦無法償還,遑論其他身陷囹圄的義士和無辜者。他們都是活生生的個人,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人生。他們不是一堆冰冷、抽象的數字,他們都是鮮活的,具體的。或許正因如此,我們看著他們相繼蒙難,我們睡不著,心有戚戚然。他們本來和我們一樣,只希望做個普普通通的香港人,過幸福快樂日子。

我希望所有香港人能繼續關注那位少女救護員,她是為我們香港人而受大苦,別讓魔警折磨她。

多行不義必自斃,若然未報,時辰未到而已。當然有「特異人士」提早把這些垃圾魔頭「埋單」,我相信大家是樂觀其成,「核爆都唔割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