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牽著鼻走,不必禁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林鄭月娥在八月五日的記者會上,批評抗爭者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有些時事評論者及連登網民害怕「比位人入港獨」,於是建議停叫此口號或以其他口號代替。筆者認為大可不必。

我們在這場抗爭的其中一個得著,就是學會拒絕教條主義,而害怕被政權扣帽子正是長年以來社運人士的僵化教條之一。猶記得2014年的「雨傘革命」初由外國媒體冠名,但當親共政客將「革命」二字放大渲染後,泛民主派及雙學便將示威改稱「雨傘運動」。然而,歷史證明了改名並沒有令政權停止對抗爭潑污水,也沒有令運動發起人的牢獄之災減少一日。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能響徹街頭,而且不止是年青人,也有不少上了年紀的銀髮族在叫喊,足以證明這正是人民的心聲,若我們反過來協助政權壓制人民發聲,豈不可笑?

我們必須仔細想想,「港獨是禁忌」一開始只是中共設下的思想禁區,我們從來沒有否定討論港獨、爭取港獨的自由和權利。但後來,越來越多香港人服從了,自律了,怕踏入這個禁區,更指責其他人勇闖這個禁區。我們反對送中條例的「肉身送中」,但卻接受這種「思想送中」,合理嗎?

若是為了運動的戰略需要而禁口號,筆者認為也是不智。筆者想,我們不單在街頭要打游擊戰,在宣傳戰上也大樣要打游擊。游擊戰精要像毛主席的十六真言等文章早在連登廣傳,但筆者想歸結為一句話:主導權操在我手。什麼時候開打、什麼地方開打、和什麼人打、打多久,都由我方決定。

游擊精神用在宣傳戰上,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不要被對方帶領議題牽著走。一旦被對方奪取主導權,自己踏入敵人為己度身訂造的戰場,日後就只能不斷被動地拆招、擋污水,再也沒餘暇建立論述了。

我們要做的,並不是避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口號,而是將之賦上自己的見解,新的意義,又或者加強文宣,解釋這句口號(事實上此口號的初心也與港獨沒有直接關係),並將它廣傳開去,把這句口號喊得比以往更響亮,以對抗政權的污衊,像昨日毛孟靜,及民間記者會的朋友做的那樣。我想梁天琦及本土民主前線的朋友不會介意群眾這樣做。

仍然是那一句,我們要相信群眾智慧,「不割席、不分化」既是對前線義士,也何嘗不應用於勇於喊出自己心聲的群眾呢?叫「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人,如果阻止群眾爬某一座山,是否又違背了這句話的真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