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煉獄

今天警隊已不是甘為港共鷹犬那麼簡單,他們是喪盡天良、毫無人格的渣滓!

一名少女,有什麼殺傷力?需要幾名男防暴警察上前招呼?都算,拘捕要拘到扯下人家的內褲,讓其私處曝露在傳媒的鏡頭前,那可是名少女啊!2014 年佔領後期,警察曾在海富天橋上向女抗爭者舉中指,語帶輕佻地說:「再嘈足你返去強姦」。事隔五年,不只口講「臭雞」、「八婆」、「啱啱屌得好撚開心啦」,還化成行動,意圖強姦,此已遠超政見問題,而是人渣的問題,人渣理應受到鞭撻!

還有一名父親到公園散步走避不及,竟被防暴警察視為抗爭者,二話不說用警棍打頭,弄個頭破血流。觀塘警署有警察向聲援群眾的頭部開槍狙擊。這是人的作為嗎?Twitter 有一條普通話大媽旺角街頭痛罵警察的片段,大媽說:「這是我們大陸共產黨的作風。我們大陸共產黨在利用你們。如果逃犯條例通過,你們警察都沒有好處。共產黨一樣把你們槍斃!」連大媽都深明大義,難道黑警就不怕有報應?還要作惡到何時?

大罷工、塞鐵、塞路次第展開,林鄭和一眾高官見記者,仍要譴責:「部份極端分子已令整件事變質,有人污損國徽,甚至將升起的國旗拆下、丟下海,他們揚言要搞革命、光復香港,這些行為已遠超越原來的政治訴求,這些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

一個人要「離地」至何種地步,埋沒良心至何種地步,才會指黃大仙、將軍澳、藍田、沙田、葵芳的街坊是「部份極端分子」?

更有甚者,國徽、國旗是死物,六位已死的烈士和無數被捕者是活生生的人命,為何死物受損就在意,人命、年青人的大好前途受損就賤如地底泥?說到底始終是要保住中國共產黨的威風,但作為一個執政黨,是要料理好人民的生活,聆聽人民的意願,高壓下去,只會自取滅亡!

至於「揚言要搞革命、光復香港」云云,革是革你林鄭月娥的政治壽命,光復是光復未有黑警禍港前的香港,清楚不清楚?這完全是有益「一國兩制」,有利香港繁榮穩定。不用再思考禍源了,禍源就是林鄭和一群黑警。卑路乍灣公園集會上有人主張解散現有警隊重組,此絕對是為香港消憂解困一大好方法,另外就是林鄭必須立即下台。

傳媒人黃潔慧分析:「這不是一個旨在回應的記者會,這是一個擅用分化策略的記者會。用了好長篇幅,講香港經濟有下行風險……也用『獅子山下』語境,用不少形容詞,說示威打擊基層家庭,阻人返工是『打爛人飯碗』,是影響基層家庭……理解通篇上文下理 CONTEXT,政府刻意簡單二分,要不是阻人搵食殺人犯、或林鄭口中『恐嚇、欺凌』、會丟國旗落海、要『搞革命』的人,要不就是獅子山下香港人……那麼今日罷工的呢?算不算『暴徒』?前晚踢拖跟警對峙、用蒸魚銻碟應付催淚彈的黃大仙居民,也是搞革命?這些示威者,在今早記招,都是被消失的、隱形的民意……太平時會把香港競爭力放口邊的高官們,沒理由不知道,國際競爭力,最核心還是管治能力。」

死不悔改,只知威迫利誘搞分化,港鐵站內指責抗爭者搞垮香港的人、叫抗爭者「冤有頭債有主」的人,認清始作俑者沒有?

《人民日報》發表頭版評論員文章,表明「香港不能再亂下去」。新華社稱「國旗扔海」破壞「一國兩制」,中央不會坐視。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說:「近段時間以來,香港發生一系列極端暴力事件,嚴重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大局,嚴重挑戰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威脅到香港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也嚴重觸碰『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絕對不能容忍。我們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別打嘴炮吧!目前香港不是已經陷入癱瘓,處於極危急狀態嗎?警隊情緒失控,無法再專業履行職務,人所共見,中央刻下不介入尚待何時?請援用《基本法》第十八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快些為香港帶來希望,帶來明天!

不敢實現「雙普選」,是為「民主無量」;不敢直接出動解放軍南下掃蕩鎮壓,是為「獨裁無膽」。「搞民主無量,搞獨裁無膽」乃毛澤東對蔣介石的譏諷,真想不到現在成為中共對港進退失據的寫照!

香港局面如何「收科」?這不是市民去想,是那群「肉食者謀之」。勉強要答的話,要麼盡快誠心誠意答應市民訴求 (哪怕是若干訴求),要麼高壓到底,宣佈戒嚴,請出解放軍。

既然美帝謀中國之心不死,他要保「一國兩制」,我偏不依他,變做「一國一制」。香港生不出金蛋?有前海、有上海、有深圳,死不了!總之洗雪殖民恥辱最要緊,繁榮穩定算什麼!屆時習帝身穿軍服君臨香江,高呼:「各位同胞大家好」,多威風!

趕緊做吧,香港人等待著,勿再叫妹仔滿臉委屈出來恐嚇:「是否要押上七百多萬人的穩定生活,及香港的未來作賭注?現在我們的經濟及民生已出現問題,市民的生計、市民的飯碗都受影響,我們的社會已經變得不安全、不穩定……這一種有人形容為玉石俱焚的做法,會將香港推上一條不歸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