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詭計

繼元朗後,北角、荃灣俱發生社團和大陸人襲擊抗爭者的事件,一次是偶發,連續多次就是精心部署,中聯辦已開始動用見不得光的勢力助警平亂,估計警黑合作將成常態,抗爭者要有自衛的準備。

八月五日抗爭遍地開花。雖然如此,抗爭者未有燒車、破壞商店、乘機搶掠,反而警方暴力升級得駭人聽聞。據統計,六月九日至八月四日,警方共施放 1000 枚催淚彈、160 發橡膠子彈、150 發海棉彈。八月五日一整天,警方卻施放 800 枚催淚彈、140 發橡膠子彈、20 發海棉彈,直追個多月的數字。筆者想問,警方使用這些武器的準則在哪裡?抗爭者連起火、丫叉投石都笨手笨腳,你加大數倍暴力?這算不算蓄意謀殺?還未計有警員在金鐘用槍瞄準抗爭者。

殺人政府,港共當之無愧!坦白說,一個不人道的非法政權見記者,其說辭人民是可以置之不理。奈何不少立場溫和甚至些微親建制的人喜歡咬文嚼字,今亦不妨把林鄭的謬論挑破,中共的陰謀戳穿,好讓仍然有理性的溫和派、親建制派頭腦清醒一下。

破林鄭謬論

香港是一個我們非常引以為傲的自由社會。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但是一部分人用暴力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罔顧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更嚴重的是部分極端分子已經令這件事變質,有人污損國徽,甚至把升起的國旗拆下來丟落海,他們揚言要搞革命,要光復香港。這些行為已經遠遠超越原來的政治訴求,這些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

香港以前確實是個自由社會,但近幾年,TVB 新聞自我審查,三中商壟斷出版,選立法會可被 DQ,甚至遊行都可以遭警方發反對通知書,不知香港還自由在哪處?有什麼引以為傲?林鄭說謊也!

「一部分人用暴力表達他們的政治訴求,罔顧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一部分人」指誰?

如果是元朗、北角、荃灣的兇徒,當然暴力啦,你抗爭我就打你插你,不是罔顧抗爭者的政治權利和人身自由嗎?

不過,林鄭一定不是指這批,而是指抗爭者。筆者想問,抗爭者有無主動出擊打藍絲、殺警察?有無四處放土製菠蘿?暴力在何處?藍絲、大陸人可以連續兩次搞大型撐警大會,連儂牆上可以貼反對抗爭的意見,又如何「罔顧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相反,抗爭者太尊重親中愛國撐警人士的權利和自由了。

說謊,誇大失實,抹黑抗爭者,這個婆娘配不配做香港最高領導人,已經很成疑問。

接著更加荒謬。

部分極端分子已經令這件事變質……他們揚言要搞革命,要光復香港。這些行為已經遠遠超越原來的政治訴求,這些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

什麼叫做「部分極端分子」?是指「港獨分子」?抑或其他?請交代清楚!

對,許多抗爭者都說要「搞革命」。「搞革命」也者,革你林鄭月娥的政治壽命!革港共一眾高官的政治壽命!解散現有政府,由常任秘書長成立看守政府,五星紅旗仍然高掛,如何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用現行方式按照《基本法》重選特首,長遠而言爭取落實雙普選,如何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

「光復香港」更易理解,恢復九七前井然有序的社會、廉能高效聽民意的政府、優秀專業不濫暴的警隊,中共做得到吧,你做得到,「光復香港」又如何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

至於「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勿忘記中國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升溫、外資對香港人權自由狀況的憂慮乃至陳茂波的理財能力都可能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焉能視挑戰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是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的主要因素!

我明白市民對於政府有不滿,但希望大家想一想,我們是否要押上 700 多萬人的穩定生活和香港未來作賭注。現時我們的經濟和民生已經出現問題,市民的生計、飯碗都受影響,我們的社會已經變得不安全、不穩定,這些都不是在短時間內可以容易重新建立起來的。這一種有人形容為玉石俱焚的做法,會將香港推上一條不歸路。

第一,罷工、堵路、衝擊都只是一日,翌日即回復正常,大家繼續返工。說「押上 700 多萬人的穩定生活和香港未來作賭注」,未免誇大得過份。更何況,抗爭進行期間,不少良心小店是多做了生意的,良心歌手的唱片亦多人買了。

第二,如上述,中國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戰升溫、外資對香港人權自由狀況的憂慮乃至陳茂波的理財能力,皆會影響經濟和民生,抗爭持續非唯一原因 (若然是的話)。一面倒將市民的生計、飯碗受影響歸咎於抗爭持續,這是以主觀偏見掩蓋客觀事實。

第三,放了火不知如何用,丫叉投石又投不出,說「社會已經變得不安全、不穩定」,太看得起抗爭者了。反而防暴警察打記者、對女抗爭者施以性暴力、恐嚇十六歲小妹妹,他們才是令「社會已經變得不安全、不穩定」的主因,為何隻字不提?

第四,「玉石俱焚」有點用詞不當。香港現在是腐爛透頂,要自由民主沒自由民主,生存亦甚艱難,叫它做「玉」不合適。而抗爭者是年青人,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毛澤東語),他們的人生前途斷非「石」,亦比「玉」高貴,何來「玉石俱焚」?至於「將香港推上一條不歸路」,又是誇大誣蔑,上文已解釋。

我希望大家每一次提到五大訴求的時候,都想想其中有些訴求,是否我們香港一個法治社會應該去認同和爭取,包括希望特區政府釋放所有被捕人士。這兩個月發生很多違法行為,包括製造炸藥、藏有大量攻擊性武器、襲擊警務人員,是否全部都要不追究?

不釋放所有被捕人士,亦可以撤銷用暴動罪控告,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濫用暴力。若干訴求答應不了,不代表全部訴求都不答應。

很多打工仔都是手停口停,堵塞道路或阻礙別人上班,打破一些人的飯碗,受影響的將會是很多基層家庭。

罷一日工、堵一日路就立即打破基層人士飯碗,有沒有那麼容易?難道位位僱主都缺乏諒解同情?若果如此,颱風山竹過後,你林鄭不要走出來叫僱主體諒嘛,他們冷酷無情的,你出來勸籲是在做公關 show 嗎?

基本上,林鄭全段發言都是站不住腳,實際效果是鼓動基層市民鬥「部分極端分子」,亦令著重經濟繁榮穩定的溫和黃絲動念與「部分極端分子」切割。

「以階級鬥爭為綱」(煽動手停口停的基層對抗有父母養的後生仔),屬典型極左思維。「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是毛澤東親口傳授的統戰技倆。再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徐露穎的話,其與林鄭的套路是一脈相承。

戳穿中共陰謀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說:

香港是甚麼地方?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香港這樣一個地方,你們想光復甚麼呢?你們想把香港光復到哪兒去呢?就是衝著「一國兩制」,其中的「一國」根本來的,和對「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嚴重的挑戰。玩火者必自焚,該來的懲罰終將到來,違法不被懲處,法律就沒有威嚴;法律沒有威嚴,法治就蕩然無存。

關於「光復」什麼,京官相距香港太遠,太「離地」,不了解,不妨重申一次,「光復」指恢復九七前井然有序的社會、廉能高效聽民意的政府、優秀專業不濫暴的警隊,中共是做得到的。

「衝著『一國兩制』」云云,根本沒有這回事,中共是蓄意借「光復香港」做文章,目的是扣抗爭者「港獨」帽子。

「玩火者必自焚,該來的懲罰終將到來」即是解放軍未有那麼快入城、深圳亮劍行動是靠嚇 (公安、解放軍混入香港警隊除外)。

「違法不被懲處,法律就沒有威嚴」,現在不是叫你完全不懲處,是要求你用合適的罪名去控告,勿動輒用暴動罪!既非叫你不懲處,何來法律沒有威嚴?再者,元朗打人的兇徒們全被懲處沒有?順你的思路,誰令法律沒有威嚴?

「法律沒有威嚴,法治就蕩然無存」,法治 (rule of law) 不是用法律有無威嚴定,而是看最高統治者受不受法律制裁定。

他們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竭力鼓吹所謂「公民抗命」,企圖逼使全體香港市民捲入政治紛爭,激化社會矛盾……我要告誡一切犯罪分子,切莫誤判形勢,把克制當軟弱,切莫低估香港社會守護法治、維護安定的強大正義力量。

前半將「港獨」帽子扣向「泛民」,後半「香港社會守護法治、維護安定的強大正義力量」指黑社會社團、藍絲、收錢做事的大陸人。

徐露穎說:

當很多的老師鼓動青年學生上街遊行,甚至參與暴力衝突的時候;當很多的孩子走上街頭,而他們的家長沒有制止的時候,請問我們能單單怨這些青年人嗎?

此乃將「港獨」帽子扣至開明的老師們、家長們。

二人又說:

目前香港的局勢是部分激進暴力分子站在前台,居中的是受誤導的善良市民,「反中亂港」勢力在背後慫恿暴力,香港市民應冷靜思考如果亂局不可收拾,最終誰會得益、誰會受害。 「泛民」、年青抗爭者屬「部分激進暴力分子」,開明的老師們、家長們是助成「部分激進暴力分子」,此為一派,可視為「死不悔改的頑固派」。 另一派是「居中受誤導的善良市民」,即著重繁榮穩定大於一切,表達訴求得來企硬要和平的市民,可視為「中央樂意與之溝通合作的溫和派」。 這一種劃分,呼應著林鄭的發言,旨在令後者和前者切割,是徹頭徹尾中共的拿手好戲 – 統戰分化神技! 中央對林鄭月娥行政長官的支持是堅定不移、毫不動搖的,反對派逼迫林鄭月娥行政長官辭職的圖謀,注定不能得逞。

「以階級鬥爭為綱」、「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的極左思維,林鄭、中共一線貫通。

結語

假如上文分析無誤,中共及其傀儡完全無意退讓!他們:

(1) 用盡各種歪理、誇大失實的謊言誣衊抹黑抗爭者;

(2) 動員社團人士對付抗爭者,警察予以配合;

(3) 遊說抗爭意志軟弱的市民同情政府及警方,堡壘從內部攻破;

(4) 進一步提升警隊鎮壓暴力;

最終之目的,是要將「泛民」、年青抗爭者、開明的香港人趕入絕路,消滅異見聲音。

屆時香港只有順民、奴隸,黑社會橫行,官員指鹿為馬,警察為所欲為,竟無一人敢說公道話,仗義執言,儼如北方的「地獄鬼國」。

毛澤東走極左路線,處理香港問題卻始終審慎,恪守「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原則。鄧小平篤信「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摒棄「以階級鬥爭為綱」,集中發展國內經濟,取得成就。他也是「一國兩制」總設計師,保障了香港 1997 – 2003 年相對自主的局面。江、胡年代雖慢慢收緊,遮醜布仍未掀起。重行極左路線,而且肆無忌憚插手香港事務,乃中共建政以來所未見,竊以為也是死路一條,背棄毛、鄧二公。

支持抗爭的香港人,假如你並非葉公好龍,你有割蓆的本錢嗎?捫心自問,中共、港共的理由有說服力嗎?抗爭者破壞一些交通燈、玩玩火很暴力嗎?還有,最要緊的一點,你承不承受到在「地獄鬼國」生存?

連登仔開記者會,有理有節,不乏幽默 (出解放軍會點?我哋會 be water ,返屋企瞓覺)。他們又懂得自我檢討反思,明知放火作防線不可行,決定暫不採用。同時成立禮貌小組、高 EQ 解說小隊、記者會寫稿發佈小隊,「由和理非將勇武包裝為仁義之師」。最欣賞他們說:「每一位都係呢個生命體嘅齒輪同螺絲,搵到自己崗位盡做就可以推動呢套機器同極權機器對抗」,我們捨得因為自己的認知局限,丟下這群可愛的年青人嗎?為何不相信他們一次?

「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可以照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亦然。何必因怕給予中共口實而自我審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總之「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不分化」,堅持走下去,勝利會屬於我們香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