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劉細良想叫停「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

昨天(8月5日星期一)由民間自發起動的罷工、罷市、罷課,再次演變成香港警察以驅逐示威者為名,在全香港不同區分瘋狂施放催淚彈。示威者高叫「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特首林鄭月娥在昨天早上的記者會,指責部分示威者已經令事件變質,更為「光復香港」這句口號曲線宣傳,揚言搞革命只會摧毀香港的繁榮安定。

曾蔭權年代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劉細良,今時今日是網站紅人,據說他的節目有幾萬人現場收看。他昨天在自己「三不館」的節目表示,不想抗爭群眾再用「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作為口號。他的理由,是口號沒有具體訴求,模糊了五大訴求和警察暴力的焦點,而林鄭用這句口號作為口實,「俾位人入」,所以不宜再用。連登討論區相關的討論,支持劉細良的正評有 2100 多個,負評只有 1100 多,積極參與今次抗爭的連登仔,多數同意劉細良的講法。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是 2016 年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梁天琦的競選口號,梁天琦及後被法庭以暴動罪判監 6 年。示威者這幾個星期再次高呼這句口號,是重燃 2016 年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本土民主前線提倡的那種以武抗暴的精神。事實上,這兩個星期香港前線抗爭者的成熟表現,相比 6 月初剛開始反送中抗爭時的幼嫩,可謂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光復香港,亦即群眾立志要從港共政權奪回香港;時代革命,所謂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上街的民眾知道這並不是點到即止的和理非遊行,而是在這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決心和港共政權決一死戰。

那麼為什麼劉細良不想示威者再叫這句口號呢?劉細良喜歡說「鬼故」,不久前曾指杜汶澤是鬼,亦即收了共產黨錢為共產黨在民主陣型搞破壞的人,最後要向杜汶澤道歉並收回言論。幾年前仍然是泛民主派 KOL 主導輿論的年代,劉細良亦三番四次或喑示或明示,青年新政兩位年輕議員是鬼,故意在宣誓時玩嘢,「俾位人入」,令中共對香港重新解釋定義基本法第 104 條。至於梁天琦,因為他在補選得 6 萬多票,劉細良要說服聽眾一個如此高支持度、而身在囹圄的年輕政治領袖是鬼,太難自圓其說,只能以共產黨 let it happen 來分析。2016 年年初一的旺角警民衝突,捉鬼專家劉細良說,是共產黨請君入甕的一場大龍鳳,目的就是要民意把抗爭等同暴力,而梁天琦、黃台仰、一眾本土民主前線的藍衣軍及其支持者,亦因此付出沉重代價,太不值得。所以劉細良奉勸聽眾:勇武派、本土派的政治路線並不可行。

不過,三年半後,2019 年夏天的香港前線抗爭一族,明知被捕後有機會被判十年監禁,但仍然前呼後繼的湧滿每個星期示威遊行的街頭。當香港警察由 7月 27 號元朗反黑示威開始,把在民居附近放催淚彈成為例行公事;由 6 月12 號開始,警察一而再再而三用橡膠子彈開槍射示威群眾,香港人不再嘩然而是極度憤怒,示威抗議群眾不再只限於全副武裝的年輕人。對黑警橫行滿腔怒火的各區街坊,只是穿着平常在家會穿的衣着,走到防暴警前狂罵以洩心頭之憤。這不是民眾醒覺,勇於站出來光復香港又是什麼?

泛民主派的議員和評論人,多年來的政治操作,都是首先建立一個大台,由大台控制抗爭者必須謹守和理非路線,否則大台輿論機器指責某某是鬼,便可輕易而舉把抗爭的異見聲音排擠出去。但這次由反送中演化為光復香港的抗爭,泛民主派可說是完全沒有領導地位。泛民議員只能在抗爭前線搶搶鏡頭打打卡,表示自己有出過力而已。但最近兩個星期情況有點「失控」,前線抗爭者叫起「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泛民議員如果繼續出現在前線,定必擔心被共產黨扣帽子,說他們有份支持香港獨立,下次選舉時被選舉主任 DQ 怎麼辦?但是泛民議員又不甘在這場有大量香港人支持的群眾抗爭運動玩失踪,那麼如何是好呢?

劉細良政治觸覺一向不錯,見林鄭在記者會唸出「光復香港」四個字,機不可失,便馬上利用「唔好俾位人入」的慣常必殺技,呼籲示威群眾停止叫喊這句口號。如果成功,那便可以是泛民主派奪回抗爭戰略領導權的第一步。試想想,如果有人在群眾中高呼「光復香港」而遭其他多數人喝罵或勸喻,便會造成前線抗爭者的心病和分裂。再進一步的可能,就是少數堅持叫光復香港口號的義士,被捕後遭泛民大台或明或暗的割蓆。勇武派一旦出現理念上的分歧,便是泛民主派黃雀在後的收成期了。

泛民的實然領袖黎智英,正在等待時機,取回抗爭的主導權。有了主導權,才可以和港共政權檯底交易。到時候,什麼五大訴求,統統可以按下不表。有美國背後支持的泛民主派,向中共所求的,就是香港一人一票選特首,中共可以篩選候選人,只要給泛民主派一個候選人入閘,就心滿意足了。

曾經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同路人,現在你們明白為什麼劉細良想叫停我們這句口號了嗎?這不是「唔好俾位人入」那麼簡單。政治是黑暗的,不要以為大家都在前線出現,就一定是同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