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是時候要政變了

香港警察最大的敵人不是示威者,是背後的特區政府。

張建宗日前涉嫌代警隊道歉的言論,雖在警察康樂組織的怒吼下急急跪低解釋討饒,卻仍是個重要的風向標。

這幾天以來,越來越多聲音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中不乏建制及商界人士,這到底意味著什麼?

回想五年前的雨傘革命,面對示威者的「真普選」訴求,整個建制板塊高度統一口徑,從來沒有建制人士會走出來同意要求公民提名之類的。為什麼呢?

因為香港的政制直接牽涉中國的國家安全,是大原則問題,故此一步都不能讓。誰不跟從中央主旋律起舞,即是叛徒,斬立決。如田北俊要求梁振英下臺,政協位置即時革除。

但今日「田北俊」越出越多,卻沒有任何一個被處分,為什麼?

因為保存香港警察不是國家的大原則問題啊。換言之,中共並沒有說香港警察是非保不可的,從港澳辦的記者會上已見端倪。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不傷中國政府分毫:一是港警濫權施暴已令人民對要求民主政制的目光移開,那才是中共的真正軟肋。二是委員會調查後最多不過找數十名「散仔」及中層出來祭旗,這些被犧牲的警員在中共眼中,屁都不是,只要安插在警隊內的高層沒事就好。

既然共產黨在中國可以屢屢以「反貪官」旗號來魅惑人心,在香港何嘗不能以「反黑警」消除政治危機?

但為何遲遲不做呢?因為安全措施未準備好。

彭博社昨日(31日)引述美國官員消息報道,多支中國解放軍編隊或武警在香港邊境集結。

要鎮壓示威,根本毋須動用駐港解放軍,因為警察在歷次示威中攻必取、戰必克,綽綽有餘,更不用說勞煩外來部隊及武警了。

那麼這次調動難道是搞夏季旅行嗎?

根本上,外來解放軍是配合駐港部隊,來鎮壓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後,暴亂的持械香港警察。武警則是暫時進駐香港,補充鎮壓後真空的警力,維持社會秩序。

香港警察現在的「底氣」,到頭來只是來自「有我在位一日,都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句諾言—來自林鄭月娥,一位如風中殘燭的特首。

事已至此,警隊如何自保?標題已經解答,趁解放軍兵力尚未集結,共產黨政治局會議未落實方案前,將權力奪過來,讓警察政權成為事實。

至於如何做,阿sir做嘢不用我教,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