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兮禍兮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徐露穎介紹對香港當前局勢的立場和看法,提到三個「希望」四個「堅決」。

「希望香港社會各界人士旗幟鮮明地反對和抵制暴力。」

此處之「暴力」主要指抗爭者,不過不用「暴徒」而用「少數激進分子」,語氣較收斂。

「希望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堅決守護法治。」

這裡其實有下文,「我們特別理解和體諒香港警隊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借此機會,謹向一直堅守崗位、恪盡職守、無懼無畏、忍辱負重的優秀香港警察,致以我們崇高的敬意!」此乃挺警的宣示。如此高調挺警,和目前前線警員軍心散渙有關,旨在激勵士氣。

「希望香港社會盡快走出政治紛爭,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這是中共對香港當下困局的解決之道,也符合其唯物論立場。中共從來以為,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屬上層建築,上層建築是由下層建築,即經濟生產力與生產關係決定。

要化解現時香港的矛盾,當然不是給予雙普選,而是由下層建築著手,即「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特別是幫助年輕人解決在住房和學業、就業、創業等方面遇到的實際困難,紓解他們的怨氣」。撇開許多抗爭者並非年青人,縱使是年青人亦不是「廢青」不論,中共的態度明顯偏向軟性,而非鐵板一塊的強硬。

「堅決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建制派中自由黨曾表示希望林鄭考慮下台,第一個「堅決」是要讓所有建制派歸隊,同時闢去林鄭請辭的謠言。

「堅決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為警隊在元朗恐襲當晚的做法向市民致歉,第二個「堅決」等於摑張建宗一記耳光,給警隊派定心丸。箇中原理亦不難理解。中共刻下的確需要「槍桿子」在香港維穩,特別是解放軍無法出動 (見下文),警隊幾乎成為中共唯一可以動用的合法武力,其自然要大撐特撐。

警司協會主席陳民德表示理解張建宗的言論,卻不接受警隊需要道歉。水炮車終於派上用場。甚至有警察視抗爭者為曱甴欲射殺之而後快。這些都是中共派定心丸後所產生的副作用。

「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有關部門和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

換句話說,中央不會插手干預,解放軍不會南下香港。

美國、英國對於中共粗暴摧毀「一國兩制」非常敏感,派解放軍南下那麼明目張膽,它是決計不會做,亦不敢做。

然而,此對香港人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港共已用暴動罪起訴七二八在上環被捕的 45 人,加上警隊武裝不斷升級而抗爭者仍停留在用原始武器防守的狀態,持續下去,抗爭者意外喪失性命的風險極高。

「堅決支持愛國愛港人士捍衛香港法治的行動。」

此有兩解。一是鼓動「藍絲」繼續開撐警撐政府大會,偽造主流民意。一是暗中勾結黑社會社團必要時出場維穩 (儘管其循例說和白衫人誓不兩立,假話也)。

記者會未有出現「顏色革命」、「暴徒」、「反革命動亂」、「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領土」一類字眼,態度是中性的,甚至溫和的。即使談到政改,「香港選舉方式是由基本法及香港相關法律規定,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我們都要按照法律的規定,循序漸進地來發展適合香港實際情況的民主制度。香港選舉的法律基礎亦包括全國人大常委的有關決定。」勉強叫做保住重啟的可能性。

誠然,這種巧妙的講法,乃至安排西裝筆挺、略帶英俊的楊光發言,都是經過精心部署。整個記者會不完全為香港人而設,亦為美國而開,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馬上回應:「我們希望中國做正確的事,尊重涉及香港的協議。」就可以知道。 對抗爭者而言,解放軍暫時不南下,敵人只有警隊和社團勢力,多少是個好消息。可是,假如抗爭模式仍然維持現在的模樣,使用原始武器,在大馬路築起防線死守,防暴警察一急步挺進即招架不住被捕,隨著水炮車加入,搭配各種子彈,基本上無勝算可言,更可能枉送性命。 綜觀中外歷史,面對接受過正規訓練的官方部隊,不宜與其打陣地戰,宜以流竄、游擊制敵,選擇丘陵地帶牽制其裝甲部隊尤其必須。另外,適度的向前推進及進攻是需要的,不能永遠後退,示人以弱,請記緊你們已被看成曱甴了。 香港正處於歷史轉折的大時代,凡歷史之大變動處,必有死傷,或死傷無辜平民,或死傷當權者之爪牙鷹犬。作為香港人,作為抗爭者,好好保護自己及身邊的同路人就足夠。至於敵方的,我們已屢次好言相勸,是福是禍,由他們自己抉擇,他們自己承擔,不必顧慮太多,也不必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