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港共政權又行錯棋

要動用到鄉黑劣紳來對市民施以恐怖襲擊,港共政權已經無計可施了。

大概政府打著的如意算盤是,黑惡勢力搞到人心惶惶,再也不敢上街,然後警察出來做場大戲,抓幾個替死的小頭目,讓市民見到黑警在維護「穩定」和「秩序」,藉此達到消滅抗爭和重建警察形象的兩大目的。

可惜的是元朗區黑警與元朗劣紳的關係太過密切,根本一家親。他們連作狀衝突的大龍鳳都懶得做,竟在記者鏡頭前搭晒膊頭,有講有笑,合作無間;對著市民的求助則窮凶極惡,態度囂張。這些畫面,除無腦的極深藍人士外,恐怕沒幾多人可以為黑警的行為辯解。

所以,「重建警察形象」的計劃失敗了,甚至令市民對黑警的印象變得更糟。那麼恐嚇市民不敢上街的陰謀又如何呢?

表面上,昨日元朗等多個區域在黑幫撕殺的流言陰影下變成死城:店舖落閘、居民急急返回家中,猶如分區戒嚴。但實際上,民眾在對警察徹底失去幻想後,已正在自發組織民間防衛隊—這是極具意義的時刻,香港人正在逐步以民間組織取代失效的政府部門,包括立法會及警隊。初時這或會被視之為笑話、鬧劇、「煮飯仔」,但世事如棋局局新,誰知道笑話和鬧不會有一日弄假成真?

越強越多的打壓,令香港人正急速成長,元朗恐襲將令香港人不再害怕流血和反擊,而現在要害怕的該是政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