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流滔天 – 促請行政會議增設新義安、和勝和當然成員,還第二支執法隊伍一個名分

這樣事,和誰細講?夏慤道、元朗站之前,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本質係暴徒政權,由一九六七年策動多宗炸彈襲擊嘅香港工委後身「中联办」把持、倚重七七年攻打過廉政公署嗰隊有牌爛仔治港,和勝和、新義安、 14K 以下黑幫則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恐為「法治社會」諸君子笑──笑我太瘋癲。然則二〇一九年七月廿一號晚有關外判服務承辦商既血洗元朗西鐵站一帶、傷及四十四名無辜市民,以白衣為記始、冇人被捕終……各大「護法」為之語塞,筆者就係時候直抒胸臆喇。

首先,身兼三合會成員啲新界原居民當晚持械追擊甚至圍毆村外人,乃行使「憲制」權利、扮演「憲制」角色,實屬《基本法》第四十條所載「合法傳統權益」不可分割一部分;訴諸宗族械鬥解決糾紛一段歷史,甚至源遠流長過現行鄉議局體制,詳見筆者學弟謝君淏嵐著《保家不必衛國:香港民間軍事化簡論》一書。此番「投筆從戎」,可謂一場「武藝復興」;破舊立新之處,則在於孕婦以至老翁均無法倖免,有違三約二十七鄉「重男輕女」共識與常態。

何況三合會植根新界,與原居民共生、共存、共榮多年,已成鄉郊社會經濟生活一道獨特風景;據鄉議局執行委員侯志強介紹,「而家香港嘅黑社會,如果推返去幾廿年前呢,反清復明,義士嚟嘅!你明白嗎……喂,一個人活到幾廿年,如果地方名流、地方人仕都唔識得幾個嘅,點出嚟蒲呀?係咪,黑唔黑社會係某些人嘅眼光去睇啫,大家都有佢哋謀生嘅辦法」。又例如元朗唐人新村張銓漢、東頭圍曾樹和、錫降圍鄧勵東、河瀝背村鄧瑞民、坑尾村鄧志學……各位大佬黨齡,俱在特區政府區々二十二度春秋之上;「一国两制」總設計師鄧匪小平愛將、時任紅色中國「公安部部长」陶匪駟駒,亦有言在先:「黑社会也有爱国的!」當局調動黑底鄉勇助剿「黃絲賊」、殃及路人以殺雞儆猴,並未辜負佢阿爺「嚴格依照《基本法》辦事」託咐;至於警隊管理層耳提面命、黑社會令行禁止啲先例,詳見拙文〈赤柰無辜喻猛人:試論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林(匪)曉彤對本港之持續威脅〉,不贅。

要打破目前僵局,我建議素號「好打得」嘅月娥肆貳陸馬上改組行政會議,虛位吸納新義安及和勝和兩大社團頭々,各級諮詢委員會則推出「江湖猛人自薦計劃」,開心見誠以行動向本港以至國際社會表明黑社會係特區政府制訂與執行各項公共政策嘅重要持份者,震懾異見與異議。其他行會成員恥與為伍,聽其自便;親如香港工會聯合會,繼續講就凶狠、做就碌𨶙,枉食朝廷官祿、不復六七年勇,仍須啟奏聖上免去其代表黃匪國健一切職務,以儆效尤。

特赦被捕青年、與青年對話,首選跑馬地警署縱火案二十五歲疑犯、「東區小霸王」莊鑫淼,取其背景豐富;《橙新聞》時事評論員袁匪海昌,汽油彈「預言」奇驗無比,應量才授職,助理民政事務局,主管「青年工作」。《經濟日報》副社長鏡泉肆壹伍事發前夕於「守護香港」集會上面授機宜:「屋企有冇藤條呀?攞藤條出嚟,搵長少少嘅,打仔!屋企冇藤條點呀?我哋去五金舖,買條 20mm 嘅水喉通,教仔!」一眾肆玖仔言聽計從,宜出任保安局副局長,為家超肆參貳、偉聰肆捌玖出謀獻策。

為免坊間誤會「法不責眾」,放生東區小霸王後,務必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絕不姑息、嚴肅跟進並追究灣仔、金鐘、上水、旺角、沙田、中環、上環、西區示威者與傷者到底,以全「管治威信」;追逐獵物期間心臟病發嗰位叔父「飛天南」一旦不治,有幸為國捐軀,靈柩請用五星紅旗覆蓋,以重建共黨香港工委書記王匪志民念茲在茲、幾點墨水就足以泯滅啲「国家尊严」。

教育方面,小學中國語文科教學語言須採用粵語、範文則包括〈保女詩〉,以策女生安全──普通話唸「日出東方一點紅,蓮花擺在路當中;義兄採花別處採,此花只是洪家種」,與「義兄」言語不通,恐怕並非「一點紅」了得、未必見到「日出東方」。

最後,為最早發表聲明嚴厲譴責「元朗西鐵站發生的嚴重暴力事件」嘅民主建港協進聯盟忠告鄭匪月娥勿恃熟賣熟,酬庸勝和、 14K 同時,不得犧牲民建聯友好啲利益。記得新義安創辦人向前少將遺族曾捐款港幣十萬圓正畀民建聯新界西立法會議員、新界社團聯會話事人梁匪志祥旗下天水圍居民服務協會,而大西北「自古以來」即是新義安「固有領土」,不但一五年十一月至一六年二月水房屢次侵略屯門良景邨不果,勝和上海仔假手巴基明組建膽正命平南亞兵團覬覦元朗市區,同期亦被新界北警察總區瓦解──當然民建聯、新民黨大力「打擊假難民」、切斷其兵源,冇功都有勞,不在話下。到元朗橫洲公共房屋發展計劃敲定,上述「新」字頭單位為新世界發展( 0017 )保駕護航,同心協力建設好呢笪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地段,更關乎全盤「国家发展大局」──所以林班子要犒賞勝和、 14K ,就分封佢哋去荃灣、沙田、大埔、粉嶺、上水、將軍澳、東涌啲新市鎮啦;屯門、元朗、天水圍三處,新義安圈哂地、插咗旗喇。

攤開香港地圖,你搵到「法治」兩個字嗎?

二〇一九年七月廿二日於勝和勢力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