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辭職的,又豈止是香港警察?

上星期日(7月14日)晚上九點左右,數百個防暴警察,全裝武裝,闖進沙田新城市廣場,把本來參加完沙田遊行的示威者的退路封死,再在室內狹窄的空間與示威者你追我逐,展開混戰,場面猶如電影《寒戰》的情節。香港警察原來可以完全不顧普通市民安危,警務處長盧偉聰化身寒戰中的梁家輝郭富城,對市民說:「有人違法就要追捕。」

鏡頭出現一個衝鋒陷陣的防暴警,孤身一人殺入示威人群,如同小學生在學校被「閹」了一下後失了常性,毫無防守意識,發了狂的要追上示威者報仇,結果被一名示威者飛身一腳踹中背脊,從扶手電梯滾下,再被示威者圍剿了幾秒鐘。鏡頭另一邊,一個防暴女警被示威者推撞,馬步不穩,連挺起站直身子都有困難,手忙腳亂下,來不及推開示威者的挑釁,又想伸手扶正快要掉下來的頭盔,但示威者的長遮隨時刺到,她只好把頭顱像喝醉了一般快速微微的不規則搖了幾搖,令頭盔平衡好位置,好讓騰空出來的雙手揮舞警棍,撥擊四方八面的攻擊。新城市廣場的水晶地蠟,令防暴警跣倒在地上,而且不只一次,連續幾次幾個防暴警像骨牌的滑倒在地上,充滿了「喜感」。我打你一棍、你回我一腳,來來回回,防暴警與示威者的困獸鬥,最後以拘捕 40 多名示威者,一個示威者被拗斷手碗,超過十名警員受傷,其中一名出陰招挖眼時被咬斷手指而暫告一段落。

警民大戰電視和網絡全程全方位現場直播。無論政治立場,香港人都見證了香港防暴警察在毫無需要下衝入購物商場,造成普通市民恐慌,再看到香港警隊的窩囊、和被示威者追打而大大出醜,威嚴掃地。

事件在社會沉澱了兩三日後,還有丁點良心的香港警察,輿論希望他們辭職的聲音,好像越來越得到迴響。今時今日的香港,做警察是為了服務市民、維護公義,連全力支持黑警的藍絲一族,都不會相信。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香港警察是一份優差,薪高糧準福利好兼有警察宿舍,香港更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香港人比綿羊還要馴良,一年都難得有一個警察殉職。你可以繼續罵他們是黑警、魔警,但「搵食大晒」是真香港精神,藍絲黃絲都不例外,所以黑警「睬你都有味」,只會繼續在行動中對示威者和記者洩忿。

上月底網上流傳一個 CCTVB 記者的自白,訴說自己如何在無綫電視新聞部有限的編採空間爭取報導事實的真相。但一提到辭職,這位記者馬上發揮真香港精神,反問為什麼我需要辭職而袁志偉這樣的高層可以繼續坐享高薪厚祿?而且香港人心底都知道,「我唔做咪第二個做」,所謂肥水不流別人田,錢為什麼要讓給別人賺?大家這十幾年來有聽過香港的新聞主播因不滿編採自由受限制,決定「劈炮唔撈」嗎?CCTVB 的所謂新聞小花爭風呷醋搶出鏡的花邊新聞,卻時有所聞。無綫電視的新聞部員工不見得相對待遇比香港警察好,而轉工也沒有警察那麼難,他們在街上採訪受到辱罵,尚且「忍辱負重」,可能是因為懶惰、怕麻煩、或是怕轉變,總之因此甘願把自己的專業操守,繼續為虎作倀而不會自責。

其實,應該辭職的,又豈止是香港警察和 CCTVB 的新聞從業員?其他報紙的記者,有幾多個是出了一篇報導,卻被編輯改得面目全非仍要忍氣吞聲?工程界有幾多個香港人見到一個又一個不合格的工程獲批而假裝不知情?會計金融業有幾多個香港人明知是假數而隻眼開隻眼閉?政府各部門的公務員,有幾多個香港人對港共政權的各式各樣倒行逆施置之不理?

各行各業的香港人,你們撫心自問,這些年來,你們有盡過力守護過香港的自由和公義嗎?還是「打份工搵食啫」的心態?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有朝一日,黑警一棍打爆你的頭,請不要埋怨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