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心不老

自六月九日開始波瀾壯闊的反送中抗爭以來,年青抗爭者固然是運動的主體,但一群老年人也不能忽略。他們不怕艱辛,身體力行站出來,或舉旗表態,或指罵黑警沒良心,甚至有在前線用血肉之軀替年青人擋子彈。人老心不老,教人肅然起敬。

遊行隊伍中常見一支米字旗隨風飄揚,正是年逾六旬的王婆婆的手筆。王婆婆是不是想香港歸英呢?非也,她解釋說:

「第一,是懷念英國人。第二,是感激英國人。第三,好希望年長的人,要記起英國人當年給我們的待遇,當時多好。」

跟許多中老年香港人一樣,王婆婆亦有大中華情意結:

「97 年 (香港) 回歸之時,其實我是信錯共產黨……當時,我想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可是,隨著中共背信棄義,違反落實雙普選承諾,年青人奮起抗爭,王婆婆覺醒了,「其實我的思想是一直被年青人喚醒……我想不到,我現在都 60 多歲,又是被現時的年青人喚醒。」

王婆婆分析問題的癥結:「根本一直以來,過去 20 多年 (政府) 承諾了的沒有兌現……(年青人) 被政府逼出來,逼到走投無路。」

基於對中共不信任,現時的她傾向「獨立是第一選擇。如果沒有自立,好難有自主」、「以前我還會認自己是中國人,現在,我漸漸想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香港人。純正香港人」,非常前衛,非常開通,遠非藍絲廢老的反智思維可比!

在金鐘海富天橋進行絕食長達 10 日的陳伯,原名陳基裘,為馬屎埔村民,今年已 73 歲。抱著「就算搏咗條老命都要維護青年」的至誠之心,陳伯捱飢抵餓,卻不以為苦。有人勸他放棄,他也不為所動,意志非常堅定。傳道人陳凱興形容他是「有文氣的耕田佬,思路和說話清晰」。

新城市廣場困獸鬥當晚,陳伯接到消息後,義不容辭組成小組,前往沙田聲援抗爭者,調停警民衝突。突破警方重重阻撓,他站在最前線,與黑警對峙,「即使犧牲自己都無問題」、「拯救多一個青年就多一個青年」。這是何等的正氣凜然!

他又質問:「點解政府要用武力擠壓 (迫) 市民?點解唔用資源做群眾 (諮詢) 工作?點解唔能夠回應問題?點解警務處處長執 (知) 法犯法?」並苦行上禮賓府要求林鄭與市民對話及回應訴求。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能夠如此奮不顧身為香港,許多年青人尚且自愧不如。

六一二在前線中橡膠子彈的綠衣伯伯叫「老吳」。「老吳」 58 歲,患有第三期肺癌,飽受病魔煎熬。據其女兒 Francis 表示:「爸爸覺得自己日子已經唔多,如果唔為年輕人企出黎,可能就冇機會,佢已經覺得 nothing to lose。」

六一二當日,「老吳」腹部中槍倒地,被幾名黑警抬走,送往醫院。他一直被扣上手銬。未幾,警方申請搜查令搜屋,欲搜出更多證據改控「老吳暴動罪,迫得女兒不斷呼籲尋找爸爸中槍一刻的片段。

一個末期病人,大可對社會、對政治不聞不問,對香港的年青一代不聞不問,但「老吳」不是。堅持的結果是身體受創,隨時身陷囹圄,「老吳」說些什麼?「無悔為年青人走出來。」孔子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老吳」親身作出了示範。

除了王婆婆、陳伯、「老吳」,今天 (7 月 17 日) 下午參與遊行聲援年青人的一群銀髮族,他們的心意與三人是相通的,都是本乎一己的良知做應該做的事,孟子將良知稱為「赤子之心」,「赤子」即初生嬰兒,初生嬰兒如實直接表達好惡,不懂矯情掩飾埋藏,孟子以為此即是良知。

銀髮族年紀很大了,人漸老去,但良知不泯,內心未被現實磨平蠶食,這非常可貴!

今人好談「世代之爭」,其實「世代之爭」本不存在,只有良知、無良知之爭,善與不善之爭。看見遊行終點有年青人向銀髮族鞠躬致謝,銀髮族齊勸年青人「要小心,要保重身體」,此乃真正的 We Connect,connect 的基礎在良知、在一心的善念上。

年華老去,每個人都要經歷。變老變醜,我們無法阻止。但是,有一樣東西我們可以選擇,就是做一個好人抑或壞人。好壞全由心術決定,懂得關懷顧念他人是好人,冷酷無情、涼薄刻毒是壞人。

林鄭對四名自殺殉港者無動於衷,黑警家眷揚言要解放軍出動殺抗爭者,盧偉聰指被圍毆的抗爭者「失去常性」,他們都選定做壞人,由此更見上述老人家彌足珍貴,他們在生,是香港的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