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警員的恐懼

經過沙田一役,示威者再一次向警方表示自己不再是溫馴的綿羊,不會再任由屠夫宰割。『寧為玉碎 不為瓦全』的精神或許是三年前,經由黃台仰 (RayWong) ,梁天琦(Edward LEUNG Tin-Kei)以及一班義士埋下的種子。短短一個六月,香港已成軍政府時代。警察所使用的暴力日益嚴重,與日俱增,言語及行為更加肆虐。這種管治手法必定會令示威者反咬一口,這個局面一發不可收拾,從當日流出片段可見,被圍堵的警員內心的恐懼是有多大。

可惜,每當有示威者不再願當溫馴的綿羊,對肆虐的警權奮力一搏時,往往會有一些覺得自己看清局勢的所謂抗爭支持者走出來,為警察護航、洗白。就說甚麼警察朋友跟我說、甚麼前線警員怪責上司、甚麼前線警員壓力爆煲等等,就是想渲染警察都有好人的歪曲風氣。站在警察及示威者之間,向兩方各打五十大板。如果警察真的有好人的話,就卸下裝備,卸下制服及脫逃為腐敗政權服務的警隊。別忘記,警察是公僕,不是家奴。但你選擇穿上制服,穿起武裝,就代表你是這不義政權聘用的劊子手,選擇平庸之惡一路,與民為敵。就別再一邊穿著武裝,一邊『賣小強』搏同情!

「Be Water」也成了行動的方針,以達至不受傷不被捕的原則。但當液態水受到過量的壓力,由水變成冰塊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懇請警方使用暴力時,提醒一下自己,到底是誰將示威者迫成這樣。再用這種手法對抗示威者,繼續用這種高壓手法對抗示威者,其反作用力之大確實難以想像。絕對不是失去一隻手指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