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狀態

自七一金鐘起義後,黑警每次行動,明顯傾向一網打盡。

七七旺角黑夜,名義上叫清場,實際是包抄、圍堵,玩甕中捉鱉。

七一三光復上水,遊行龍尾未散,黑警即暴力驅趕,和平遊行人士倉皇逃命,一名十六歲少年更被追得墮橋。

至昨天(編按:星期日)的沙田遊行,黑警表面上扮客氣友善,叫抗爭者散去,背地裡是預備一場「圍堵行動」,多面包抄,竟封鎖一切退路,連沙田站的閘口也封。當時許多參加完遊行的和理非抗爭者仍在集會,並未離去。

黑警基本上是要對所有參與抗爭的人欲捕之而後快,不論你是和理非抑或勇武,都是目標獵物。黑警是一部鎮壓機器!維穩機器!不是在維持秩序,保障市民的生命財產!

事勢發展至此,一些爭拗很是無謂。別再辯解警察都是被擺上枱,警察都是打份工,警察都是人有良心,一次又一次的行動證明他們是想置抗爭者於死地。包抄、圍剿、聚殲、誘敵深入都是戰場上用以對付敵軍的戰術。黑警就是港共的黨衛軍!是抗爭者的敵人!

早在六一二對抗爭者頭部開槍始,警察就不再是警察。至昨晚在新城市廣場圍捕抗爭者,手起棍落,殺氣騰騰,那時其實有很多沙田街坊一家大細吃完晚飯準備回家,有小孩,有孕婦,都如此粗暴。部份黑警甚至闖入私人住宅平台搜捕,這是警察來的嗎?

可恨是無線電視新聞部居然助紂為虐,和黑警配合,放大抗爭者的還擊、黑警的傷勢,將黑警進行圍堵的前因後果、抗爭者被黑警打得頭破血流、沙田居民的激憤等一概略過不提,這算是什麼中立客觀?金盈報導偏頗,當然啦,她本身就是新香港人!有留意她的人都知道她初時報導新聞有很濃重的大陸口音。中共滲透香港傳媒多年,終於成功利用電視鏡頭及新聞主播殺死抗爭者,虧無線電視新聞部還標榜無畏無懼、中立報導,真不知羞恥為何物!

更可恨是新城市廣場保安引黑警入商場。何解太古廣場容得下大批抗爭者席地而坐,新城市廣場則要迫害抗爭者?據說新城市廣場由新鴻基地產擁有及管理,而新地的市務總監楊祖賜是現任輔警總監,答案不言而喻。

面書有兩則帖文:

「七月十四日晚一批懷疑冒充香港警察的恐怖分子突然衝入沙田新城市廣場,大肆破壞及毆打途人,造成嚴重混亂。幸得現場市民英勇抗敵,成功制伏一名疑似恐怖分子。消息指該批人士穿着整套香港警察防暴裝備,但沒有任何合法委任証,更用上反光膠紙、反光鏡遮蔽樣貌,行動有組織及預謀,外界懷疑涉及外國勢力參與。」

「冒警的恐怖份子衝入商場,意圖無差別殺人,有見商場中不少老弱婦孺,熱心市民必須執行公民逮捕權,將疑犯制伏,才能保護無辜市民。由於疑犯手持攻擊性武器,熱心市民將其制伏時亦無可避免使用最低限度武力,一如警察制伏疑犯亦需要使用武力。合情合理合法合義。」

竊以為比較貼近事實真相。

最後,筆者想向抗爭者進言:

(1) 從沙田出事盧偉聰第一個開聲批評「暴徒」「失去常性」,林鄭只是附和,而且全程由李家超陪同,可見林鄭大權已然旁落,實際控制香港的,是保安局及警務處,視香港目前處於軍政府統治,非常恰當;

(2) 從六一二開槍到旺角、沙田有無辜市民遇襲,港共軍政府已被證明是一個不人道的非法政府。既為不人道的非法政府,其對外作出的種種公告,包括譴責暴力、支持警隊、三不 (不撤回、不下台、不調查) 等,大可置之不理,不用上心 (會聽民意講人話就不會射殺滋擾平民,變非法政府啦);

(3) 鑒於港共軍政府屢次採用圍堵戰術,其已將抗爭者當成戰場上的敵人。面對戰場上的敵人,要麼投降,要麼奮戰到底。別再萌生打動黑警的念頭,也別再相信黑警是迫於無奈、政府想推一前線警員殉職以逆轉民意一類妄言,戰場無父子,彼以惡言惡行相向,我即以武制暴,偶有損傷,天經地義。況且,傷不只黑警,也有抗爭者。要去責難,就責難誰弄得黑警和抗爭者陷於戰爭狀態,不要什麼都上抗爭者的數;

(4) 由於港共軍政府是在和平遊行後才採用圍堵戰術,抗爭者日後即使參與遊行集會,亦必須穿著及攜帶足夠的防禦裝備,並預先擬好可以撤走的退路,以防被黑警包抄,特別是遊行地點並非四通八達之地,交通工具又欠奉,擬訂行軍路線更屬必須;

(5) 小童、老弱、傷殘者盡量避免參與,即使參與,亦要有心理準備,應對黑警突然來襲,青年及中年人要極力保護、看顧他們;

(6) 新城市廣場血戰前夕,黑警盛傳抗爭者會出動汽油彈,因而大幅增強武裝。早於高鐵集會時,黑警亦被拍得鬼祟撬磚。栽贓嫁禍,再利用媒體渲染,藉以對抗爭者施以更高程度的暴力,相信是黑警一貫策略。抗爭者更應該保護自身性命安危,裝備不能只停留於膠頭盔與紙盾牌。

(7) 身處戰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期間容不下半分嬉笑怒罵。既然明白港共是一非法軍政府,警隊已成黨衛軍,走去對黑警種種罪行嘲諷、批評是沒意思的 (遑論去查拗斷人手腕的黑警是否柏林仔、譏笑購物女士狼狽逃跑),不如想想用什麼方法令黑警執勤時綁手綁腳,用民間的智慧制約黑警的濫暴;

(8) 當生命受到威脅,適度的自衛還擊是少不免的。網上留傳一張照片,有位伯伯用手堅握防暴警察的鐵警棍,功架十足,這是抗爭者需要學習的,以前新界原居民也有這種勇悍民風,不是挑釁,而是自保;

(9) 如果泛民及其支持者都是抗爭者的一份子,謹奉勸諸位,勿再質問黑警為何盡封所有出路,也勿再於抗爭者自衛還擊時予以阻止。黑警是把你當戰場上的敵軍,世上哪有軍隊會給敵軍留後路?至於抗爭者自衛還擊,一定是怒不可抑,勸既無用,反容易令自己受傷,何必?

(10) 有些抗爭者堅信用大愛包容舉高雙手可換來極權倒下,即管做去。不過,抗爭方式有很多種,以武抗暴,看起來是不好看的,但初衷無異於和理非抗爭者。各有各做,彼此諒解就可以了。緊記,有馬丁路德金,也要有 Malcolm X。有孫大炮,也要有黃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