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7印度的征服者

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時代 西方科學和藝術史第一個黃金時代

紀念亞歷山大大帝征服印度既銀幣,銀幣背面有印度戰象

入侵印度

公元前327年春,中亞地區已經在馬其頓軍隊嘅掌控之下,亞歷山大將視線轉向南方嘅印度。對於佢黎講,呢個係征服波斯同中亞之後一個合理嘅舉動,因為位於今日嘅巴基斯坦境內嘅印度河流域早響公元前6世紀已經在波斯帝國的控制之下,而征服印度河流域意味住波斯最後的疆土最終落入馬其頓的手上。公元前326年,亞歷山大既軍隊遭遇印度西部國王波羅斯 (Porus),並爆發左希達斯皮斯河戰役 (Battle of the Hydaspes)。

根據歷史文獻記載,呢場戰爭係亞帝打過最難打既一場戰役,並將會成為東征戰爭嘅最後一場大型會戰。波羅斯率領數萬大軍、數千騎兵並200頭戰象抵抗馬其頓軍隊的進攻,而佢明顯係有備而來。亞帝率軍來到希達斯皮斯河西岸,見對方大軍空群出動迎接,以及河水湍急,就知道勉強渡河係冇好結果。佢派出探子視察地型,最終決定於離營地27公里的一地點趁夜色渡河。

為左唔比波羅斯知道自己渡河的確切地點及時間,亞帝命令軍隊作虛假的、似是疑非既調動,並兵分兩路,將部分軍隊留在河西岸的營地,另一部分則隨亞帝響夜色掩護下往渡河點過河,以擾亂波羅斯的視線。亞帝既戰術效果相當成功,當波羅斯知道佢過咗河之後,立即派出佢兒子率領2,000兵力、120輛戰車前往阻止對方過河。

然而,佢最終都係後知後覺,因為亞帝此時已經讓5,000至6,000士兵過河並組織好隊型。呢場前哨戰嘅結果係馬其頓嘅勝利,波羅斯嘅兒子戰死,而所率領既前哨部隊全軍覆沒。

希臘軍及波羅斯軍隊雙方隔河對峙,亞帝率軍於營地27公里外過河

與之同時,留在原處嘅希臘軍隊蠢蠢欲動。波羅斯將戰象部署響第一線,以阻嚇亞帝既騎兵,兩翼以騎兵保護。亞帝見對方中央部分陣型整齊,不易突破,就挑選左右翼集中己方騎兵,務求令對方左翼騎兵招架唔住,而馬其頓方陣則斜行前進。亞帝命令方陣不要急於投入作戰,待騎兵分出勝負才作進一步行動。馬其頓軍以弓兵向敵方騎兵灑下箭雨,以擾亂對方陣營,此時由希臘軍將領科那斯率領的騎兵成功迂迴至印度騎兵後方,印度騎兵不敵只好往戰象處撤退並尋找掩護。

希臘軍隊以標槍及弓箭對付戰象,但巨大嘅戰象踐踏馬其頓方陣,並擾亂左希臘軍既隊型。不過希臘士兵好快就掌握對付戰象既方法,就係對方一前進己方就後退,對方後退,己方就以標槍攻擊戰象。好多印度兵就咁夾響戰象中間遭到踐踏,波羅斯一方損失慘重,但即使面對戰敗,佢仍然未有如波斯王大流士三世一樣放棄自己嘅軍隊逃跑。佢英勇咁留到最後一刻,被亞帝俘虜。戰後,亞帝欣賞對方嘅勇氣,決定以向馬其頓帝國臣服作為條件將佢既王國歸還比佢。

希達斯皮斯河戰役雙方陣型圖

波羅斯手下印度軍隊嘅英勇作戰令亞歷山大嘅軍隊損失嚴重,雖然波羅斯最終戰敗,但馬其頓軍隊嘅信心已經受到動搖。尤其當佢地知道更東的印度難陀王朝軍力遠比波羅斯的軍隊龐大,加上不適應印度炎熱潮濕嘅天氣以及經多年在外征戰既思鄉情緒,馬其頓軍到比亞斯河之後拒絕繼續前進,亞帝的軍隊最終止步於比亞斯河(Beas River)。

本來亞歷山大打算繼續進軍1,000公里左右並到達當時希臘人已知既世界盡頭,但由於軍隊佢絕前進,最後佢同意放棄繼續完成對印度的征服,並準備好返回西方。希臘軍響亞帝既率領之下沿印度河向出海口前進,期間攻打當地的部落並遇到頑強既抵抗,而期間亞帝本人亦遭弓箭射中而受傷。亞帝響印度河建立多座希臘式殖民城市,而呢批城市將來將會成為希臘化印度王國(Indo-Greek Kingdom)既文化同行政中心。亞帝到達印度河河口,與海軍會合並取道南路返回巴比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