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18)卡佚石大戰

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

自從年輕時代起,拉美西斯就一直比佢既父親塞提一世培養作接班人,響佢既青年時代就已經被確認作王儲的地位。當塞提一世響公元前1279年駕崩後,拉美西斯順理成章登位成為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拉美西斯二世登位既頭三年都忙於處理國內事務,但到左第四年佢已經準備好係敘利亞擴大勢力範圍。

前1275年,拉美西斯二世對敘利亞既小規模軍事行動為翌年更全面既戰事鋪平道路。到左呢個時候,大部分埃及第一次敘利亞戰爭所奪來的土地都牢牢響埃及控制之下,包括迦南(Canaan)、提爾(Tyre)同比布魯斯(Byblos)。塞提一世所征服既阿摩利王國此時有可能又被西臺人重奪,但即使如此拉美西斯二世將決定重新將阿摩利王國收歸埃及,此外亦有歷史學家認為阿摩利王國並無被西臺控制而一直都係埃及的附庸國。如果屬實,咁拉美西斯二世第四年的敘利亞戰爭都係屬於試探性質,用作確認眾埃及附庸國忠誠度既一次機會,以確保呢d國家響埃及同西臺直接衝突時會站在埃及一邊,並方便埃及軍隊熟悉地形,為即將來臨同西臺之間既大戰作一次預演。

拉美西斯二世第五年,戰爭既準備工夫已經就緒,埃及人決定重返敘利亞並預備好同另一個青銅器時代晚期的近東強權:西臺帝國一決高下。而拉美西斯二世既目的係摧毀西臺響敘利亞既勢力,並重建圖特摩斯三世期間埃及響敘利亞享有既地位。響戰爭發生既時代,西臺同埃及既邊界係位於奧倫提斯河流域既卡佚石附近。從好耐之前起,卡佚石既立場就響西臺同埃及之間搖擺不定,響塞提一世期間,卡佚石同阿摩利都被埃及征服並成為埃及屬國,但到左拉美西斯二世時期,此國顯然又回到西臺一邊,因為響第二次卡佚石之戰期間,卡佚石明顯站在西臺一方。

公元前1274年卡佚石大戰(Battle of Kadesh),人類史上最大規模戰車對決

卡佚石大戰復原圖

關於最終響前1274年發生響卡佚石附近既大戰,埃及方面的歷史記錄記載響五座埃及神殿既牆上,包括位於帝王谷既拉美西斯神殿(Ramesseum)、卡納克、樂蜀、阿拜多斯神殿以及阿布辛貝(Abu Simbel)神殿,而且有兩種版本:史詩版同簡短版。兩種版本唔只有講述戰爭過程,而且有描述戰前準備,包括軍隊從離開埃及起既前行進度。不幸既係我哋並無此場戰爭西臺方面既記載,因此我哋必須接受埃及版本記錄存在誇大、偏頗同扭曲既內容。即使如此,埃及版本的記載為我哋提供左古代史中少見既詳細記錄,呢樣允許歷史學家重構戰爭發生當日同前一日所發生過既事。

從西臺一方而言,穆瓦塔尼二世為永久解決埃及響敘利亞既問題,佢集結左一支龐大既軍隊。呢支軍隊入面有西臺正規軍、附庸國的軍隊,以及僱佣兵。拉美西斯一方形容西臺軍隊好似蝗蟲一樣鋪天蓋地,並估計對方兵力有47,500人,當中包括3,500戰車兵同37,000步兵。當然埃及一方好有可能誇張左數字,但根據西臺可以調動到既資源黎計,確實有可能動員到咁龐大既軍隊。

至於埃及軍隊則集結響拉美西斯城並由四個師組成:從底比斯來的阿蒙師(Amun)、從希拉波利斯來的拉師(Re,即太陽神)、從孟斐斯來的普塔師(Ptah)、從坦尼斯而來的塞特師(Sutekh)。公元前1274年既5月尾,埃及軍隊離開埃及本土,浩浩蕩蕩咁北上朝住西臺控制既敘利亞地區前進。拉美西斯二世同佢既隨行人員,以及阿蒙師迅速進抵卡佚石,佢哋既前進非常迅速,沿路冇遇到過任何抵抗,一個月之內佢已經到左目標範圍之內。

但拉美西斯二世並無做足預防措施,而且埃及軍隊既行軍被認為係計劃得好差,而且忽略左偵察敵情。埃及人所冒既風險其實好大,佢哋而家已經響敵人既領土入面,一旦遭受攻擊,埃及所能夠調動既就只有阿蒙師,因為另外三個師都分散左跟響後面。響繼續前進之前,拉美西斯應該停落黎等等未跟上既三個師,同埋執行一d基礎既偵察敵情。埃及既軍事僱問肯定係咁樣建議,但呢個建議則被拉美西斯忽略。

當拉美西斯帶軍越過奧倫提斯河之時,有兩位貝都因人前來投靠埃及軍,他們說自己不想再為西臺人辦事,希望轉投埃及軍。經仍細盤問下,兩位貝都因人說出西臺軍隊的位置,他們仍在北方很遠的阿勒頗,拉美西斯聽罷鬆左一口氣,而且自信心比任何時候更加強。

西臺人對埃及拉師(Re Division)既奇襲重創左埃及軍隊

然而他們不知道,兩位貝都因人所說的全屬杜撰,佢哋係穆瓦塔尼二世派來偵察埃及情報的間諜。或者係因為過份自信,拉美西斯並無進一步核實就接受左佢哋講既野,佢並無派人作任何偵察,就指示阿蒙師涉水過河,並響卡佚石西北面駐紮。

此時拉師仍在過河,因此與阿蒙師隔離,而普塔師同塞特師則仍左數公里遠既後方前進中。正在此時,埃及軍捉到兩個西臺人間諜,響屈打之下,呢兩人招認既事實令拉美西斯嚇左一大跳,原來西臺軍隊根本不在阿勒頗,而係早已經來到卡佚石,隨時準備好攻擊。拉美西斯即時既反應係傳召埃及軍官並且將佢哋痛罵一頓(但事實上成件事都係佢自己既責任),並且派出兩位助手摧促拉師及普塔師全速趕過來同佢會合。事實上,塞特師由於距離太遠已經冇任何作用。

埃及人的反攻

正響呢個時候,西臺軍隊悄悄來到卡佚石既南邊,並突襲正在過河既拉師。由於受到奇襲,拉師的陣型即時土崩瓦解,士兵響混亂中匆忙逃離並逃往拉美西斯二世以及阿蒙師的陣營,而西臺的戰車則緊隨其後。然而當似乎埃及戰敗已成定局之際,拉美西斯二世拋開左佢魯莽同容易受騙一面,勇敢咁面對敵人,當西臺既戰車逐步緊逼圍困埃及軍隊之際,拉美西斯帶領佢既部將從絕地反擊。

根據埃及既歷史記錄,阿蒙神親自眷顧左拉美西斯,佢既反擊非常成功且大破西臺聯軍,最終導致穆瓦塔尼向法老乞求和解。但呢個記錄有幾可靠?首先,拉美西斯所擁有既軍事支援肯定比佢聲稱既多。我哋唔應該睇低危難時刻拉美西斯個人品質同勇氣既影響,但阿摩利盟軍及時到來相助,肯定引開左西臺軍隊既注意力,並且避免兩個埃及師全軍覆沒,並為埃及軍隊買來寶貴既時開重新集結並等到第三、四個師既到來。

另一邊廂,西臺軍隊由於有好多附屬國帶來的雜牌兵,所以當一開始偷襲成功之後軍紀可能崩壞,呢班士兵無心作戰而專注於搶掠敵營財物。即使埃及的記錄有所誇大,但歷史學家普遍相信西臺軍隊承受左嚴重既損失。響拉美西斯神殿既牆上就記載有戰爭中被殺既西臺軍官名單,而部分名字甚至響阿拜多斯既拉美西斯神殿以及阿布辛貝神殿重覆出現。

戰爭的終局

咁到底呢場戰爭邊個先係勝利者?埃及人當然宣稱係佢哋勝利,但西臺人同樣宣稱勝利,歷史學家相信最大既可能性係雙方都遭受慘重損失,簡單d黎講係兩敗俱傷,戰術上當作打和。

但長遠戰略上黎講,似乎西臺先係勝利一方。當拉美西斯成功抵擋住西臺軍隊既攻擊後,他命令埃及軍隊向南方後撤。拉美西斯重奪敘利亞控制權既戰略目標落空,而且撤退中既埃及軍隊甚至被西臺軍一路追打入埃及既領土直到大馬士革。大馬士革被西臺軍所征服,穆瓦塔尼將此地交由哈圖西里管治。

對於穆瓦塔尼而言,佢響呢場戰爭中最大既收獲係重新征服左阿摩利王國,由於其戰略要衝既位置,對呢個國家既控制對於西臺響敘利亞既勢力至為重要。當阿摩利王國在塞提一世期間落入埃及手中,西臺為此一直感到坐立不安。

事實上,阿摩利王國既控制權比左穆瓦塔尼直接同埃及戰鬥既動機。而西臺人認為阿摩利王國既叛變,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都要負上責任。因此西臺人將Benteshina捉住並帶回西臺本土作人質。

但Benteshina當時都冇咩選擇,因為埃及大軍壓境,而西臺援軍遲遲未到先至轉投埃及。但穆瓦塔尼並無理會Benteshina既辯解,送走左佢之後,西臺安排左Shapili登上阿摩利的王位。但Benteshina最終將成功向哈圖西里上訴並獲得對方既同情同信任,最終得以重返阿摩利國王既寶座。

總而言之,埃及人雖然自稱勝利,但響戰場上損失慘重同被逼撤退對埃及既面子同聲譽係巨大既打擊。響卡佚石之後既兩年,迦南同巴勒斯坦地區的領袖公開叛變,拉美西斯被逼再次派軍鎮壓。呢場戰爭係佢第八年、第九年深入北方既戰爭既前奏。

埃及再一次深入西臺勢力範圍,進軍奧倫提斯河,並攻破突尼普(Tunip)及達普爾(Dapur)兩城。當此區牢牢在握時,埃及人再次威脅到西臺響大馬士革、阿摩利同卡佚石既控制權。響穆瓦塔尼餘下任期十六年間,西臺同埃及既關係持續緊張,另一場大戰似乎山雨欲來。

但兩個都冇辦法負擔起再來一場同等規模大戰既後果,因為兩國既軍事資源都被卡佚石之戰虛耗殆盡,並且兩國都未能從卡佚石大戰既損失中恢復過來。此時,兩國鷸蚌相爭,另一邊廂蠢蠢欲動既亞述帝國正準備成為得利既漁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