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銀排隊撳錢,你都做得到!

(網上圖片)

今日(7月8號)網上傳來「長輩圖」,呼籲大家小心黃屍煽動全民到中國銀行提款。「親生仔不如近身財,小心你畢生的積蓄,小心你的棺材本!」以殘體字勸告目標群眾,錢還是放在身邊比較好。

香港人這個月來,兩次過百萬人上街、四位烈士自殺以死控訴港共政權、包圍警察總部、攻入立法會大樓,一連串行動,以四條人命和上百義士被捕的代價,僅僅換來林鄭月娥暫緩送中修法。港共政權在 6 月 12 號開槍鎮壓示威群眾不成功後,改變策略,採用五年前佔領運動的拖字訣,任由香港人每週遊行抗議,盡情發洩,但抗議的訴求卻一於置之不理。港共十分清楚香港人的本性,香港人對得不到即時成果的付出,不會持久。五年前兩個多月金旺銅三區的佔領運動,香港人由一開始的樂觀其成,到後來覺得佔領沒有成果兼阻自己搵食,支持度急轉直下。同樣道理,港共如今的如意算盤是,再拖幾個星期,反抗運動便會只剩下少數人的掙扎,到時候再把這群最冥頑不靈的抗爭者一網打盡,香港人也只會發出不忿的哀鳴,卻對大勢而去無可奈何。

所以,把抗爭的想像抗大至街頭運動以外的範圍,十分重要。打蛇要打七吋,當今令黨中央和習核心最頭痛的問題就是中美貿易戰。貿易戰把中共這些年來「先使未來錢」的致命弱點暴露了出來。人民幣不能繼續濫發,但各行各業借來的錢,恐怕連利息都沒有足夠流動資金償還!香港作為中國的唯一國際金融中心,最重要的作用是吸引外國資本投入中國市場。今次網上策動到中國銀行提取自己的存款,方向絕對正確。把抗爭戰線伸延至生活的一部分,令能夠參與這場抗爭的門檻大大降低。

不難想像,如果「中銀撳錢」這個概念一傳十,十傳百的廣傳出去,總會有一些支持遊行抗議、但不支持利用香港金融系統去抗爭的反對聲音。反對的意見大概都是:打擊中國銀行等同打擊香港金融體系、不要破壞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自毁長城正中敵人下懷等等,總之都是香港一班黃絲既得利益階層,既想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但更想繼續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賺中國人的錢。要他們把香港的金融業押上去作為籌碼,威脅共產黨,如果不給香港真雙普選,那麼也休想再利用港幣做人民幣兌美元的中介兌換貨幣,黃絲們當然大驚失色,會比年輕人衝擊立法會大樓更大反應,要求立即停止「愚蠢自殘的行動」。

另一網上流傳的主意,是眾籌在英國各大報章登廣告,向英國民眾宣傳,指控中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這也是一個極好的主意。中共如今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圍剿,香港人能夠幫忙助攻的事,莫過於指控中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讓國際社會明白,中國「自古以來」都沒有契約精神,簽約後可以厚顏無恥的大聲說協議是歷史文件,再沒有法律效力。兩星期前的 G20 峰會,雖然眾籌了 600 多萬而且成功在多國報章刊登廣告,但傳遞的訊息太以香港人作中心本位,外國記者對香港人的所謂「五大訴求」在 G20 峰會提出來,完全沒有興趣。美國總統一個半鐘頭的記者會,沒有問題提及香港兩字,可以說是 G20 登報運動的失敗,這是個必須汲取的教訓。幸好幾天後,7 月 1 號晚示威者攻入立法會,幾小時後的白宮例行記者會,馬上有記者問美國總統關於香港發生的事。示威者因此得到美國總統正名,攻入立法會是為了爭取民主。

金融和外交,是中共的命門。香港人看穿了破綻,夠膽去碰,定必惹來共官的厲聲恐嚇,比攻入立法會大樓十次緊張百倍。自稱是和理非、其實是極度膽小怕死的香港黃絲一族,最怕「激嬲共產黨」,到時候,他們會在他們的網台,大力抹黑「別有用心」的人破壞香港金融體系穩定。不過當黨媒官媒連同黃絲大台都開動宣傳機器反擊叫停的時候,我們知道自己是做到了,請以「兄弟爬山、各有各做」回贈給他們吧。反問他們:和理非的龍門,是否只能集會遊行,不能銀行排隊提款?

最後順帶一提,如果閣下沒有中國銀行或某某目標銀行的戶口,不要緊啊,到時候,也歡迎你加入排隊提款的行列,讓拍出來的相片看上去更人頭湧湧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