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17) 遷都達塔薩

埃及第十九王朝的興起

霍朗赫布在位年間,一位從埃及東北部出身的貴族子弟通過軍隊中的內部晉升,地位在軍中日益重要,並最終成為埃及的大宰相,呢個埃及人個名大家應該好熟悉,佢叫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仕途一帆風順,好有可能係霍朗赫布親自賞識提拔既結果,因為霍朗赫布自己本身無子嗣,佢好賞識年輕的拉美西斯,並有可能花唔少時間培養佢成為接班人。公元前1295年,霍朗赫布駕崩,拉美西斯順理成章成為埃及的法老王,是為拉美西斯一世(Ramesses I)。佢既登位,亦都標誌著埃及第十九王朝:一個可能係埃及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王朝,既開始。拉美西斯一世並無幾多時間實現佢既宏圖大計,因為佢一年多d就死左。前1294年,拉美西斯一世在世時已經將佢兒子塞提提拔作共治國王,並響死時將王位傳比佢,是為塞提一世(Seti I)。野心勃勃既塞提一世帶領埃及軍隊再次發動擴張性戰爭,自從佢一登位開始,佢就決定要帶領埃及恢復曾經擁有既榮耀同國際地位,並以圖特摩斯三世為偶像同目標,為達成呢個目標,佢首先將注意力投放到敘利亞,希望可以響當地建立榮譽同影響力。佢既戰爭場景被刻畫響卡納克神殿的多柱大廳之上,塞提一世首先攻打敘利亞地區叛變的附屬國,重建埃及的勢力,另外佢擊敗迦南既貝都因人,並將巴勒斯坦地區的一堆小國屈從響埃及權威之下。當埃及人成功響當地建立威望同統治之後,佢再將視線投放響野心更大既計劃:征服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從之前既文章我地知道呢兩個國家經常遊走響西臺同埃及之間,雖然從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開始呢兩個國家就成為左西臺既屬國,但對此埃及一直不予以承認。當西臺強大既時候,埃及可以做既好有限,直到塞提一世登位,佢下定決心一定要贏回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根據埃及的銘文,呢兩個國家好快又倒向埃及一方。塞提一世既行為對西臺響區內既勢力係一場赤裸裸既挑戰,甚至等同向西臺直接宣戰,穆瓦塔尼對此不可能視若無睹。從此,埃及同西臺兩大國之間發生直接衝突,似乎已經只係時間問題。

雖然埃及對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既征服直接威脅到西臺響敘利亞地區的勢力,但西臺至少要等多一年先會同埃及衝突,原因好可能係因為穆瓦塔尼被安納托利亞的事務纏身而無法抽出時間。如果係真既話,塞提一世揀呢個時間正係恰到好處,佢計過西臺人冇辦法即時以軍事手段回應。塞提一世亦都好彩西臺冇即時派軍敘利亞同佢打過,因為埃及本身有利比亞問題要從敘利亞抽調軍隊處理。當埃及人完成利比亞的戰役後,他們相信測試西臺捍衛敘利亞附庸國決心的時刻已經到來,塞提一世模彷圖特摩斯三世的做法派軍敘利亞卡佚石地區,根據埃及人的講法,他們打贏左呢場戰爭並且奪得卡佚石及阿摩利的控制權,兩國響塞提一世餘下的任期內一直維持埃及附庸國的立場。埃及人成為左敘利亞南部的主宰。至於穆瓦塔尼則無奈被逼接受現實,兩國簽下條約,兩國勢力範圍以卡佚石為界,卡佚石以南以至阿摩利王國的海岸線歸埃及,卡佚石以北歸西臺。即使兩國達成協議,呢份協議對西臺人而言只係權宜之計,當穆瓦塔尼二世完成準備,尤其係西臺國內的改革之後,西臺同埃及之間的大戰正山雨欲來。

西臺遷都達塔薩(Tarhuntassa)

哈圖沙既復完圖:從古王朝既哈圖西里一世(公元前1650年至前1620年)起,哈圖沙一直係西臺帝國既政治、經濟、文化、宗教中心

大約響穆瓦塔尼二世任期去到一半左右,他將西臺的首都由哈圖沙遷到達塔薩(Tarhuntassa),而且佢打算呢次遷都係永久性而非暫時,因為佢連哈圖沙神殿中既眾神祇都一併搬到達塔薩,並且自稱「達塔薩偉大的王」。穆瓦塔尼遷都的決定肯定遭到國內強烈的反對,雖然呢座城市位置上存在眾多缺點,但一直從西臺古王國以來佢一直係西臺國王既鄉下,眾西臺國王為捍衛呢座城市浴血奮戰,並且當佢陷落於敵手時仍不放棄光復它的任務。它是西臺帝國的象徵,風暴之神大神殿以及西臺諸神神殿的所在地。毫無疑問,哈圖沙係西臺帝國最偉大既一座城市,並且同帝國的權力中心等同:每年西臺附庸國的國王都會到呢座城市並對西臺國王進行朝貢。至於達塔薩,佢只係一個位於哈圖沙南部數百公里一個名不經傳既地方,響遷都既決定之前,我地甚至冇史料確認呢座城市既存在。穆瓦塔尼二世考慮遷都既理由肯定非常強烈,以致於遷都的好處遠遠大於留在哈圖沙既好處。即使如此,當穆瓦塔尼既兄弟哈圖西里三世決定將首都遷回哈圖沙的時候,後者仍然公開質疑穆瓦塔尼遷都的決定,並強調自己當年冇份作呢個決定。

講到遷都既理由,敘利亞既政治同軍事局勢既發展肯定佔左好重要的部分,當決定左遷都之後,穆瓦塔尼二世一直堅持呢個決定。達塔薩既地理位置為對敘利亞地區發動軍事行動提供左唔少便利。而且當穆瓦塔尼將大量軍事資源從帝國北部轉移到南部既敘利亞時候,西臺舊都守備薄弱好容易令西臺北面的敵人卡斯卡部落有機可乘。因此將首都移到遠離卡斯卡既達塔薩亦都係情理之內既決定。咁遷都之後哈圖沙點算?當然,穆瓦塔尼二世無意將哈圖沙荒置,佢將哈圖沙總督既位置交左比一位從穆爾西里二世開始任職的最高文書官(Great Scribe):米坦娜穆瓦(Mittannamuwa),而新任的最高文書官則係佢既兒子普蘭達穆瓦(Purandamuwa)。當米坦娜穆瓦成為哈圖沙總督既時候,到底穆瓦塔尼二世有冇將哈圖沙附近土地既管理權交比佢既兄弟哈圖西里?雖然有部分史學家相信呢個可能性,但我地始終冇確鑿既證據。當穆瓦塔尼二世登位之時,佢就已經比左哈圖西里好多個相當顯赫既頭銜:親衛隊隊長、軍隊將領、上地區的總督。呢d決定後來將被證明對於西臺北方既勢力,同穆瓦塔尼二世預備同埃及響南方既衝突相當重要。由於需要西臺人口重新殖民北方同卡斯卡地區接壤既、人口稀疏既邊境城鎮同地區,穆瓦塔尼二世將整個地區交左比哈圖西里並將佢提拔作一個北方緩衝國既統治者,呢個北方緩衝國位於安納托利亞中北部帕夫拉戈尼亞(Paphlagonia)的紅河北半,至東南面既錫瓦斯(Sivas)。穆瓦塔尼二世亦都將哈圖西里封為赫皮薩斯(Hakpis)既國王,呢座城市位於哈圖沙至聖城那裡克半路既重要戰略位置,可以直通卡斯卡地區,並且係重要既區域行政中心。從赫皮薩斯,哈圖西里管治西臺帝國既北部。穆瓦塔尼二世事實上將西臺帝國一分為二,包括原西臺本土在內既北部由哈圖西里直接管治。呢個將會響穆瓦塔尼二世死後帶黎惡果,但至少以目前形勢黎計,佢允許穆瓦塔尼二世集中精力預備南部同埃及即將來臨既衝突。西臺的老對手塞提一世駕崩後,一位野心大而進取既人登上左法老既寶座,佢就係塞提一世既兒子,埃及歷史上知名度最高既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