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6) 直到世界盡頭 (1)

位於今日阿富汗東北部嘅Ai-Khanoum遺址,曾經係亞歷山大大帝響中亞所建立的一座希臘式殖民城市。

鄉愁與叛逆

公元前330年,距離亞歷山大開始佢東征戰爭嘅第4年,佢已經征服左波斯帝國嘅大部分。但作為征服者,亞歷山大當時似乎採納左過多嘅波斯習俗,包括穿著波斯國王的服裝和引入服從禮及跪拜禮等,都引起佢部將同希臘士兵嘅不滿。亞帝響征服波斯帝國並深入了解對方之後,似乎漸漸對東方文化產生好感,呢點令佢同其他希臘人起左衝突,軍中一場危機正在醞釀。

公元前330年,亞帝首次揭發軍中一場針對佢嘅暗殺陰謀,希臘軍中名將帕曼紐(Parmenion)的兒子菲羅塔斯(Philotas)涉事並遭到亞帝處死,帕曼紐更遭到株連而被亞歷山大派人殺死。公元前328年中亞深處嘅烏玆別克撒馬爾罕,曾經在格拉尼庫斯河戰役中救過亞帝一命的將領克利圖斯(Cleitus)響一場爭執中被亞帝錯手殺死。克利圖斯被殺前曾經批評亞帝的民族融合政策,並指控佢忘本(通過戰爭傳播希臘文化同生活方式)。雖然亞帝酒醒後對佢所做嘅事極其後悔,但呢件事仍然意味住亞帝因採納東方文化同希臘軍隊主流價值觀嘅文化衝突進一步發酵。

一年後的前327年,另一場暗殺陰謀被揭發,今次涉事嘅係陪伴亞歷山大東征並以文字記錄呢場戰爭嘅希臘歷史學家卡利斯提尼(Callisthenes),卡利斯提尼係亞歷山大跟亞里士多德(Aristotle)讀書時嘅同學,佢被亞帝處死亦都意味住亞帝同佢老師亞里士多德關係嘅破裂。同年,亞歷山大與響中亞戰爭中一見鍾情嘅羅克珊娜(Roxana)結婚,然而,呢段註定唔係一段受祝褔嘅婚姻。

亞帝嘅部將憎恨羅克姍娜,最重要嘅原因係因為佢嘅血統:羅克珊娜係一個亞洲人。佢哋覺得亞帝娶左一個亞洲女人,將來生出黎嘅「雜種」將繼承偉大嘅馬其頓帝國,係一種褻瀆,係污染左馬其頓皇族嘅希臘血統。但亞帝一意孤行要娶佢,麾下嘅希臘軍隊並無力阻止,不過希臘軍中內部嘅撕裂已經形成,幾年之後,極度思鄉且反感亞帝民族融合政策嘅希臘官兵將讓亞帝無法再有效指揮,並提早終結呢場浩大嘅東征戰爭。

翻越興都庫什山脈

興都庫什山脈

同羅克珊娜結婚之後,亞帝翻越興都庫什山脈(Hindu-Kush)進入今日巴基斯坦境內嘅南亞次大陸,以尋找傳說中世界的盡頭和大外海,當時佢已經距離馬其頓首都佩拉超過4,300公里。

亞帝要求原屬於波斯帝國的犍陀羅地區向他臣服,但結果只有塔克西萊斯(Taxiles)願意臣服。亞帝為此退還他的送的禮物,並賜予他波斯禮服、30匹良馬並1,000塔蘭的黃金。至今仍生活在巴基斯坦東北部深山地區的卡拉什人(Kalash people),佢哋信仰自然崇拜的多神教而非伊斯蘭教,傳說就係亞歷山大留響當地嘅部將後代(當然,呢個只係一個無根據嘅猜測)。

公元前327至326年,亞帝軍隊抵達印度河(Indus River),呢度曾經係孕育歷史悠久而燦爛嘅印度河流域文明(Indus Valley Civilization)嘅地方,如今正受到馬其頓軍隊嘅征服。亞帝兵分兩路,一路由赫菲斯提翁率領,在塔克西萊斯協助下準備入侵印度所需嘅物資並在印度河上架橋。而亞帝則討伐拒絕臣服的當地部落王國。

響激烈嘅戰爭中,本土居民嘅城市遭到屠城並焚毀,亞帝贏得最後勝利,但佢響戰爭中亦都受傷。傷癒後,佢返回印度河與赫菲斯提翁會合並過河,接受塔克西萊斯的款待以及準備入侵擁有大量戰象以及數量不少軍隊的印度王波羅斯(Porus)的王國。

公元前327/326年,亞歷山大以及馬其頓軍隊翻過興都庫什山脈入侵印度,到達已知世界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