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的眼淚,林鄭的冷血

反送中人民抗暴在昨晚義士攻入立法會後,迎來了新高峰,義士們深諳游擊戰精要,敵進我退,在警察清場前迅速撤離,打出漂亮一仗。

但有少數義士堅持不願離開,要由其他義士勸走或夾走。《立場新聞》記者在現場訪問了其中一位年青的女義士,她哭著說因爲知道有義士打算死守,所以上來會議廳把他們帶走,「佢地唔走我地都唔走」,稚嫩的聲音與沉重的內容毫不相稱。

記者到這時也不禁哽咽起來,但仍專業地繼續訪問女義士,害怕嗎?女義士痛哭著答,他們全部人都很害怕,但更害怕明日再也見不到想死士們。

訪問到這裡已經不能再繼續,記者本來應中立冷靜客觀地做她的工作,但相信沒有觀眾會責怪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看到視死如歸,團結一致的義士們,誰能不動容?

有的,那隻畜牲叫林鄭月娥。

這隻自稱香港人母親的畜牲堅持要舉行七一升旗禮,甚至不惜與各官員龜縮在會展中心內看電視直播,就是為了保存政權的所謂面子(但這樣就不丟臉嗎?)和威信。牠與權貴們在台上杯觥交錯,喝下的卻是人血:三位為反送中人民抗暴而犧牲的烈士鮮血!

凌晨四時,林鄭與牠的部下才敢出來見記者,譴責立法會有幾塊玻璃,少許藝術品被破壞—對死物如斯上心,對人命卻視若無睹。

牠們又想藉群眾對群眾來扭轉民意,挽回敗局,但這樣的陰謀終必失敗,香港人已經看了太多次牠的廢話記者會,聽著一式一樣的講稿內容,對牠的所謂回應失去耐性。當牠每扮一次錄音機,代表人民的行動還要再次升級,如果港共要以鐵鎮壓人民,那人民勢必以血來向牠們還擊!

看到昨晚的衝擊,很多人情感上一時難以接受抗爭者的行動,是可以理解,但筆者請他們先靜下心來,關掉電視(多數是開著無線新聞台吧),想一想:

你要做有人性的女記者,還是林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