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不怕被抹黑為暴徒的香港義士致最崇高敬意!

今日(7月1日)下午大概一點半,聚集在立法會大樓外的示威者開始衝擊。朋友馬上傳來圖文並茂的消息,圖片是示威者拿着長粗鐵通撞擊立法會玻璃大門,玻璃爆裂,全副武裝的警員在玻璃後戒備;文字是「傳聞有黑勢力混入示威者當中」。

安坐家中的黃絲,見到如此「暴力」的圖像,再加上一句「畫公仔畫出腸」的字幕,便馬上奔走相告,指責前線衝擊的示威者是鬼。不過,今次前線行動派選擇出擊的時間,不再是遊行曲終人散之後,而是正確的選擇在遊行之前,數以十萬計的群眾仍然人潮湧湧的在銅鑼灣聚集,令警方兩條戰線兼顧不下。

朋友問筆者,為什麼今天的示威好像忽然變得激進?朋友應該知道,這兩個星期已經有三位香港死士為抗議港共政權而自殺身亡。這種跳樓自殺、以死控訴港共政權麻木不仁,又算不算激進呢?三位死士自殺,傳媒沒有好像衝擊立法會大樓一樣直播,對一般民眾沒有震撼力,平常每天都會有香港人死,「咁多人死,唔見我死」是真香港精神,有人要自殺,與我何干?但是衝擊立法會的畫面,和佈滿一街的遊行群眾相配合,再不理世事的港豬,見到後都難免會有社會紛亂的感覺,既擔心自身安全,也害怕社會會不會亂到一個點,令自己飯碗不保?

6 月 12 號衝擊立法會大樓,成功令林鄭月娥在 6 月 15 號宣佈暫緩「送中」條例。15 號以後的抗爭方向,以「爭取民意支持」為重要考慮。上星期包圍稅務大樓後,更有十多個網民自發回到大樓向途人派傳單道歉,希望香港市民理解為什麼他們要發起不合作運動。宣傳理念沒有錯,但抗爭者必須明白:香港人都是勝利球迷,你們取得勝利,政府需要讓步,他們自然站在你們一方。這兩個星期的抗爭行動,停留在隔靴搔癢的社運模式,包圍警察總部、包圍政府各大樓,不會對港共政權產生即時的威脅,但受阻的香港人定必埋怨:你們又沒有為我立即爭取到什麼,卻麻煩我令我搵食受阻,我為什麼要支持你們?

這就是 5 年前佔領運動失敗的原因。香港人是個目光如豆、只看眼前利益的民族,你的行動沒有立竿見影的功效,更令他們利益受損,你向他們道歉一百次都沒有用。相反,香港人要的是速戰速決的戰績,不要拖泥帶水,更不要失敗後請求原諒。

示威者於入夜後成功爆破鐵閘,闖入立法會大樓,而本來在鐵閘後佈防的防暴警察,居然撤退得無影無蹤。示威義士攻入立法會大樓後,前線行動派會否留下繼續佔領?還是不強求,不想與警方回巢進擊時硬碰?現在還是未知之數。但要行動派有一致共識、共同進退,相信不可能。「不受傷、不被捕、不割蓆」,留守或撤退,都希望眾義士都能全身而退。

香港人十居其九都不明白不認同為什麼示威者要攻佔及破壞立法會。他們可以是藍絲,也可以是黃絲,心底就是害怕社會動盪,影響自己的生計。未來一兩天,左中右各大傳媒的宣傳機器,將會鋪天蓋地的開動,或有意或無心的對義士行為抹黑為「暴徒」。那些從來沒有上過前線,只在家中看電視而指點江山的香港人,便會鸚鵡學舌的附和指責一眾前線行動義士為「暴徒」,成為港共政權的幫兇。

這場民意宣傳戰,鍵盤戰士的全面出擊,比前線抗爭的戰鬥同樣重要。不論勝負,我們都必須嚴詞駁斥各種歪理,指斥偽善的香港人,為自己一己安逸偷生,站在道德高地怪責敢於犧牲的一眾義士。給他們看看毛孟靜以監禁十年試圖勸退義士的截圖吧。義士答:「預咗啦,已經有三個人死咗」,請問他們還有沒有顏面,對甘願為拯救香港未來而坐十年監的義士指指點點?說他們是鬼?說他們太衝動?說他們有破壞無建設?如果他們是擁抱極權的藍絲,說義士收了錢,便反問他們:「我給你雙倍價錢下次你負責打頭陣衝鋒吧!」他們是虛偽的黃絲,說義士不應該破壞立法會大樓,便反問他們:「破壞港共政權象徵式的立法威嚴,損害了你中國人的身份?令你手上的中資公司股票股價下跌?還是害怕終於要面對與共產黨最後對決?」如果他們堅持這是港共的圈套,可以反問:「空城計又如何?你不更應該為香港抗爭歷史向前邁了一大步而高興嗎?」義士的絕地反撲,竟然是為這些絕對值得在中國共產黨治下生活下去的香港人而戰,豈不能令人搖頭嘆息。

請大家廣傳這文章,向今日英勇攻入立法會大樓的義士,致以最崇高敬意!多謝你們為香港無私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