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5) 波斯波利斯的末日

阿契美尼帝國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遺址

波斯波利斯的末日

贏得高加米拉之戰的勝利之後,亞歷山大首先經巴比倫前往波斯其中一座最重要的城市,古都蘇沙(Susa)並掠奪當地所儲藏的寶藏。公元前330年初,亞歷山大同佢嘅將領帕曼紐兵分兩路,帕曼紐沿古老的波斯皇室大道(Royal Road)前進,而亞帝則帶領大部分的軍隊通過波斯之門(Persian Gate)進攻波斯帝國的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波斯之門係通往波斯波利斯嘅交通要道,其地勢險要,隘口只有數公尺寬並對防守一方相當有利。

波斯軍隊預計到希臘軍隊會通過呢個隘口,因此響呢度佈下埋伏,靜待希臘軍隊上當。呢個戰略起初起左效用,希臘軍隊通過波斯之門時,波斯軍向敵軍灑下箭雨和石塊,希臘軍隊傷亡慘重。波斯方面成功阻擋左亞歷山大嘅攻勢一個月,但後來一位牧羊人向希臘軍隊供出有一條經過山路的秘道,可以繞過波斯之門到波斯軍隊的後方。由於遭到後方而來的襲擊,曾經堅守波斯之門的守軍潰敗,其將領阿里歐巴扎尼斯(Ariobarzanes)戰死。自此,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中門大開,而城內的波斯人見大勢已去,決定打開城門投降,而波斯首都內金庫所儲存嘅7,290公噸黃金和白銀全部落入亞歷山大手上。

呢場仗係亞歷山大東征戰爭嘅轉捩點,亦都係亞帝同波斯之間所打嘅最後一場重要會戰。得到波斯波利斯的寶藏之後,亞歷山大成為當時整個世界最富有嘅人,佢一下子就擺脫左對希臘同盟財政上嘅倚賴,並為佢接下來浩大而成本高昂嘅東征戰爭提供左近乎無限嘅財政資助。

波斯帝國境內嘅皇室大道

攻入波斯波利斯之後,亞歷山大允許佢嘅部將進行慘烈嘅屠城。同亞帝之前寬大處理投降的波斯城市做法唔同,今次城內嘅波斯人遠遠冇咁幸運。波斯波利斯的男人被屠殺、女人被賣為奴隸。亞歷山大響波斯波利斯逗留左5個月,期間當地宏偉的大皇宮突然起火且火勢猛烈,最後呢座當時有百年歷史嘅建築物難逃被焚毀嘅命運。呢場火到底點解會發生?有文獻記載指亞歷山大故意響波斯波利斯放火,以報復第二次波希戰爭中波斯軍隊放火焚毀雅典衛城山之仇。亦都有指係佢飲醉左,響酒精作用之下放火。

無論真相係點都好,亞歷山大都後悔做左呢件事,並下令希臘軍隊救火。不過到左呢個地步,一切都已經太遲。薛西斯一世(Xerxes I)嘅宮殿起火之後火勢迅速蔓延,宏偉嘅波斯宮殿最後響呢場火災中付諸一炬,只剩下長450米、寬300米嘅石砌基座以及少數嘅浮雕石柱殘存落黎,見證住波斯帝國曾經有過嘅輝煌。

大流士三世之死

攻陷波斯波利斯之後,亞歷山大帶住佢嘅軍隊繼續追逐逃亡嘅大流士三世,先係到米底亞,然後更深入亞洲內陸嘅帕提亞(Parthia)。因戰爭失敗而亡命天涯嘅大流士最終難逃被推翻嘅命運,當亞歷山大嘅軍隊接近追上大流士之時,佢嘅部將貝蘇斯將大流士刺死。亞帝宣稱當佢到達現場時,大流士尚有一絲氣息,而大流士臨死之前嘅遺言,係將波斯帝國交到亞帝手上然後就斷左氣。

亞歷山大決定將佢呢位可敬嘅敵人按照波斯傳統風光厚葬,並繼續追殺往東逃跑並組織遊擊戰對抗馬其頓大軍嘅貝蘇斯。公元前329年,亞帝軍隊逼近貝蘇斯嘅大本營巴克特里亞,該區嘅人再次叛變將貝蘇斯捉住並交到希臘軍隊將領托勒密手上。托勒密將貝蘇斯交予亞歷山大處置,貝蘇斯最後因謀逆罪被判處死刑,並按照波斯刑罰將鼻子同耳朵割下。

直到世界盡頭

亞歷山大追逐敵人的做法,將佢帶到中亞一帶,佢響當地建立左多座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城市,並將希臘士兵安置到呢批新興建嘅、按照希臘式城市規劃所建的「希臘化城市」之中,呢d城市包括有阿富汗嘅坎大哈以及Ai-Khanoum、位於塔吉克斯坦嘅最遠的亞歷山大城。雖然定居響中亞嘅希臘人數量並唔多,但佢哋帶來的希臘文化同東方文化嘅融合,最終產生左對後世影響深遠嘅希臘化文明,而亞帝建立嘅城市,就正正充當左希臘文化橋頭堡嘅角色。

由於中亞一帶面對受遊牧民族滋擾嘅問題,亞歷山大最終響錫爾河(Jaxartes,中國古代稱之為藥殺水)同擅長遊牧騎射嘅斯泰基人打左一場仗。希臘人過河之後,騎兵、步兵倚靠良好嘅行動協調,先派騎兵上前引誘斯泰基人開始攻擊,並以扭力弩砲投出石彈轟擊敵方陣型,最終打敗左呢批馬背上嘅民族。

呢次亦都係歷史上第一次以扭力投石機被運用於野戰並打贏騎射嘅戰例,顯示出亞歷山大指揮同協調體制嘅優勢。打敗斯泰基人,雖然北方邊境穩固,但亞帝將面臨馬其頓軍隊內部日益嚴峻嘅問題。此時距離亞帝離開馬其頓本土東征已經7年,思鄉心切嘅希臘官兵將成為亞歷山大宏大嘅東征計劃中一個不確定嘅因素。

公元前330年之後,亞歷山大離開美索不達米亞,併吞波斯核心領土並深入中亞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