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共猶如驚弓鳥,重啟政改屬渾話

主權移交廿二周年,港共基於安全考慮,決定七一當日不會安排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早上升旗禮。民建聯劉國勳說:「我也不希望一旦包圍時,可能制服團體可能都是青年人時,大家面對這個情況,可能會有驚慌,甚至大家有衝突,這不是社會希望見到的情況。」如果這是港共所相信,此一政府跟驚弓之鳥有何分別?還可以如何管治下去?

眾所周知,七一升旗禮是最好的國民教育,不少中學生藉出席莊嚴肅穆的升旗禮,培養對中共國的情感。誠然,部份學生或因「反送中」而對中共國心生厭惡,但整體上中學的師生都是傾向保守。現在港共不准許全部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升旗禮,這樣做未免太捕風捉影。況且,警方不能沒有相應的保安措施吧!恰當地分隔開抗爭者,即可了事,何必多此一舉?

從六一二金鐘衝突事件開始,以林鄭為首的港共政府,彷彿陷入停擺狀態。六一六兩百萬人大遊行,魔警幾乎一個也沒有,只有零星的交通警。六二一抗爭者包圍警總,盧偉聰人影也不見。網上流傳有前線警員對 42 樓高層深感不滿,爆粗怒罵,盧君一人令警隊內部分裂,史稱「毅進南北朝」。曾偉雄、林瑞麟、唐英年出來見記者,李家超則要到最近一兩日才「蒲頭」,如非急於挽回警隊士氣以穩住當前局面,恐怕林鄭還要「深潛」多一段時間。

香港跡近無政府狀態,有人說港共正在冷處理,有人說非法政府開槍殺人自知理虧,有人說林鄭正等待習近平的最新指示……要之,此終究非致治之途。刻下香港有極大的民怨,民怨是需要疏導,需要撫平的。任由民怨發酵、升溫,昨晚警總招牌就被撬字,抗爭者在地下撒狗餅,噴漆字有「Good Dog PoPo」。不讓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升旗禮是治標不治本,是「斬腳趾避沙蟲」,要正本清源,關鍵仍是直接回應民意。相比政府解散、改旗易幟,四大訴求已很溫和,為何要繼續「死雞撐飯蓋」?

唐太宗說:「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民猶水也,君猶舟也。」林鄭知否?

G20 峰會前夕,連登仔成功眾籌於各國報章頭版刊登「反送中」公開信,民陣集會以G20 不同國家語言讀出宣言,都表示香港人不再害怕「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積極爭取志同道合的外國盟友。這種思想態度上的轉變、突破,值得肯定,香港確是「世界的香港」。

惟打出「重啟政改」、「我要真普選」,未免令訴求失焦。

須知道,五星紅旗下,即使重啟政改,人大八三一框架仍是擺脫不掉。你說這不是真普選,中共說這就是,結果又是在泥漿摔角,蹉跎歲月。

當然,有人可能覺得,今次有歐美各國支持,叫價不妨大一些。可是,歐美各國果真會以實質行動支持香港落實真正的普選?設想香港人可以選出捍衛自己利益的行政長官、立法機關,中共還可以肆無忌憚地殖民,從中取利?中共是堅決不會允許香港有民主的,試問歐美各國又怎會為了香港開罪一個貿易合作伙伴?

集中四大訴求,特別是撤回暴動定性和釋放所有被捕者,以及調查、限制警察濫用暴力,就足以吸引國際關注。要不然,多展示六一二魔警蓄意圍毆、開槍的圖片和影片,揭露港共政府的非法本質。

順帶一提,野貓式抗爭,切忌落單,人數少請自行散去,擇日再戰,被圍捕抄牌多麼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