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香港自己救

本來預計美國會在 G20 峰會向中國施壓,對香港修例爭議表態。然而,根據美國《時代》雜誌引述國防部官員報道,為免令貿易戰升溫,華府將不會對香港發生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大規模示威作出重大表態。換言之,香港人乞援於美國的如意算盤可能打不響。 事到如今,香港人只能靠自己。民陣六二六發起集會。有網民自發馬拉松式到各國領事館促請其就香港現況向中國施壓。連登的友好則透過眾籌百萬望公開信刊登於各國報章頭版以呼籲各國在 G20 峰會關注香港修例及警暴問題。各出其謀,無非知道一個事實:中共絕不會善罷甘休!秋後算賬及大規模的濫捕濫告快將出台,僅餘的自由亦將被進一步侵蝕!死亡在即,做得多少是多少。這一份熱忱,必須予以肯定,故此,對於六二六任何向中共施壓的方法,筆者都是樂觀其成,萬二分支持。

香港人有沒有機會贏?從中共一貫的強硬作風看,難若登天。不過,觀乎建制派近日的口風,局面出現轉機也說不定。先有李慧琼於六月二十三日表示「若政府現在宣佈撤回,民建聯支持者會理解」,再有鍾國斌二十四日指「政府可公開表明撤回草案,以免給予抗爭者一個衝擊的藉口,如果特首不便宣佈,可由政務司司長代為宣佈」,到了今天,田北辰甚至說要爭取重啟政改挽回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建制派的言論,結合林鄭、盧偉聰的「失蹤」,代之以過氣的唐英年、曾偉雄、林瑞麟出來解畫,中共是否完全「尊重、理解、支持」林鄭所領導的港共政府,中間不存有「中央比港人更憤怒,不會原諒林鄭」(《華盛頓郵報》評論文章的說法),啟人疑竇。

可是,縱使如此,中共極其量只作小修小補,林鄭及幾位涉事高官下台,重啟政改也必須按照人大「八三一」框架,取消六一二「暴動」定性恐怕較難了。事實上,從曾偉雄「不希望道歉成為風土病」到李飛「不理解為何有人以暴力方式反對政府」,警隊合理使用武力、六一二及其餘波是「反政府暴動」,似乎為不可動搖的底線。中共可受制於形勢讓一些步,但完全不把刀子架在香港「反動派」的脖子上,比較困難。

所以,最樂觀的估計,至少有兩個訴求 (「撤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者並不作出檢控」) 是一定實現不了的。如果部份訴求被滿足叫做贏,勉強可以說是。如果四個訴求被滿足才叫贏,決一不可,香港人基本上必輸。

對中老年人來說,受慣不如意的現實摧殘,或許會收貨。但對年青一代而言,九十後、零零後,他們勢必堅持四大訴求,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堅持四大訴求有無不妥?道理上是沒有的 (免義士身陷囹圄是多麼合理。況且,實現四大訴求是烈士梁凌杰的遺願)。爭取應該爭取的,不惜癱瘓政府日常運作。癱瘓政府日常運作是手段,實現四大訴求是目的,理直氣壯。有抗爭者覺得打擾了別人,發起「唔好意思運動」,四圍派傳單鞠躬致歉,反而有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須知道,體諒抗爭者的,不用你道歉都會體諒。堅持你是「搞事」的,你如何道歉皆沒有用。更何況,始作俑者是港共無回應訴求,道什麼歉?

最後,香港是一塊福地,希望天祐香港,天祐義人。外國的聲援及支持,可以爭取,但切勿忘記「自己香港自己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