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兩種良知

香港連續兩個星期日出現過百萬人的大遊行,第二個星期日(6月16號)主辦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更號稱遊行人數高達二百萬人,可能是人類歷史上單一城市參與人數最多的遊行集會。港共政權在前一天(6月15號)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修訂,但 16 號的遊行人數仍然有增無減。可是民陣原定 6 月 17 號的大罷工,亦因為政府讓步而取消,只呼籲市民「以自己的方法」繼續抗爭。

香港人向來有兩種良知,一種是捍衛自由和尊嚴的良知,另一種是追求社會安穩從而賺錢搵食的良知。幾年前香港出現「藍絲」和「黃絲」這兩個名詞,一般人通常理解藍絲為親政府、支持警察維護社會安定、賺錢搵食是天經地義的一群香港人;黃絲則為願意守護香港價值、追求社會公義、比較理想化的另一群香港人。六年前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計劃後,經歷佔領運動、光復行動、旺角警民衝突等等大型社會衝突事件,藍絲立場沒有什麼改變,他們下定決心,選定了「祖國經濟發展奇蹟」這輛順風車,對任何阻礙中港融合的反對勢力,都視為「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的仇家。藍絲的良知,十分簡單直接,就是要捍衛自己搵食賺錢的權利。你覺得他們對社會所發生不公平的事為什麼可以無動於衷,他們也會反問你為什麼可以如此冷血,肆無忌憚地剝削他們賺錢的權利。

黃絲的良知,卻比較耐人尋味。表面看來,他們站在藍絲的對立面,守護香港的價值觀,着重社會公義,對個人自由和尊嚴都非常重視。否則,之前兩個星期又怎可能有過百萬香港人上街反惡法呢?黃絲朋友 16 號大遊行當晚對筆者說,香港人雖然覺得搵食重要,但二百萬人上街,證明香港人良知仍在,不會如立法會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一般,覺得逃犯條例修訂案最多一年令二百個香港人「送中」,送香港人去死都覺得沒有什麼問題。

然而,黃絲真的沒有送人去死嗎?這幾年來黃絲如何與前線抗爭者割蓆的例子,其實多不勝數。黃絲選擇性接收資訊,最新的一個例子:明報報導, 6 月 9 號晚黑衣人煽動群眾衝擊警方防線,暗示他們是鬼。黃絲當年「佔中」時最喜歡的口號是「保護學生」,黃絲自覺站在保護弱勢的道德高地;然而當前線發生衝突,偏離了他們三十年如一日的「遊行後,去上班」路線,黃絲又會馬上質疑:他們是鬼!他們受到煽動!黃絲的內心,其實和藍絲一樣害怕社會動盪,也害怕社會動盪帶來的經濟損失,股價樓價雙雙插水,會比香港實行一國一制更加難受。

嘉年華式的大遊行,在星期日舉行,是香港人最低成本的抗議方法,香港的核心價值絕對是「低成本、高效益」,黃絲大台又豈能不知道支持者的心意?林鄭在星期六宣佈不再硬推逃犯條例,星期日的低成本遊行不妨繼續,但原定醞釀在星期一發起的全港罷工罷市罷課,就馬上煞停。用停止經濟活動來威脅政府就範,本來就嚴重違反香港人「搵食大過天」的天性,無論藍絲黃絲,都難以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黃絲朋友 16 號晚說:200 萬人站出來,證明香港人還有良知;筆者反問:那麼明天罷工,沒有 200 萬也應該有 100 萬有良知的香港人響應吧?結果呢?響應罷工的可能一千人也沒有。

藍絲與黃絲,遍佈社會各階層的重要職位,打的是中資公司的工,客戶是中國的貪官暴發戶,賺的是「北水南流」的人民幣,買的股票都是「股王」QQ 騰訊。但藍絲痛恨黃絲,是因為雙方都享受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好處,都是社會上的既得利益階層,但到了「危急關頭」,黃絲就會跳出來指責藍絲,說他們為利是圖、漠視社會公義、破壞香港價值。但黃絲平日對守護香港價值,又出了多少力?[1] 如果黃絲真的平常為守護香港價值各自出了一分力,百萬人的力量,集液成裘,香港根本不會淪落到今時今日這個田地。現實是,有幾多個黃絲敢和飯碗作對,夠膽在職場上講真話?所以,星期日嘉年華式的百萬人遊行,是黃絲把過往沒有守護到的東西,累積一次過想爭取回來。但事到如今,黃絲亦只會利用「遊行後,去上班」的最低成本方法,罷工罷市免問,更不要說其他超出「和理非」範圍的其他不合作運動了。

這兩個星期網上宣傳「不篤灰、不割蓆、各有各做」,行動派無非希望團結黃絲人多勢眾的力量,令今次抗爭更有勝算。作為權宜之計,筆者不會反對。但大家必須認清黃絲大台亦即民陣和泛民議員的「指導思想」:行動派節節勝利的話,他們定必走到鏡頭前韜光;行動派犯錯失敗的話,就不要妄想他們共同進退了。要知道,你們心甘情願為安坐家中的黃絲做爛頭卒,像 12 號那天你們衝擊成功,他們樂見其成;但日後一旦行動失敗,他們亦只會馬上站回道德高地,打落水狗劃清界線。畢竟黃絲對那所謂「五大訴求」有多着緊?他們最着緊的「送中條例」已經不是迫在眉睫,繼續激烈抗爭,只會影響搵食環境,他們不會認同。這就是黃絲的「良知」和其騎牆本性,請緊記!

[1] 香港已經死了: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9/06/15/4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