膥袋獵犬 – 痛梁凌杰烈士生前為郭匪偉強助選,身後反遭工聯會恩將仇報

梁公諱凌杰,香港元朗人,生於一九八四年三月七日吉時、卒於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五日十時許,得年三十五歲。一四年秋,投身旺角前線爭普選,勇於抗擊警方、保護同胞。今夏,危立金鐘太古廣場,出榜抗議道:「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徒!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 Help Hong Kong! 」註冊社會工作者鄺議員俊宇等人欲登樓相勸,警員三度阻撓;拖延至死者墮地前數十分鐘,言猶「事主表現平靜,叫鄺生放心」。梁太公厚道,痛斥當局「不仁不義」、「只有幫助富人,冇真正幫助年輕人,佢嘅去路、出路……任何嘅支援」,已留餘地三舍。

又曰:「杰仔平時少講政治,熱心做公益、義工,從不斤斤計較利益;我個仔唔係一個犯罪嘅人、一個好頑皮好犯惡嘅人,係一個好純良、香港嘅小市民。」舐犢固有之,過譽未有也──例如一五年十月起,每月捐款二百七十圓正,助養馬拉威共和國學童;香港工會聯合會一六年競選立法會,打出「撐勞工、為基層」旗號,不計該會致力推銷假普選、扼殺真普選前嫌,舟車勞頓遠赴香港島為王國興、郭偉強二氏助選。

誰知立法會六月十九日周三復會,動議為梁凌杰烈士默哀者,並非尊貴嘅郭偉強議員、亦非工聯會其餘安啦啦煲乜、安啦啦煲物;主席梁君彥休會五分鐘以便議員自行其事,在場工聯會議員集體離場抗議。觀乎〈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廳的議員座位表〉,工聯會郭偉強、麥美娟、陸頌雄三匪穩佔最後一排;踏出議事堂與逝者「劃清界線」,佔盡先機,其他黨派瞠乎其後。

時至廿一號,凌杰公頭七,工聯會群盜尚未為其助選團員之死發一言、置一語,只知自顧自譁眾取寵如麥匪美娟十五日粗言穢語喝罵行政長官鄭月娥「我啲兄弟落去解說日日俾人𨳒,仆街,你試吓落區日日俾人𨳒吖」於中環禮賓府、輔以「𨳒你老母」,鞏固票源──不愧為西環選舉機器之中,一大齒輪。

然則工聯會忘恩負義,早有前科──民政事務局前局長曾德成憶述六七暴動,友人遭「緊急法例檢控,影響學業與就業,受咗好多委屈」、「生活亦都受咗好多妨礙」;當時煽惑德成局長一代人「反英抗暴」嘅工聯會不拘捕伯仁、伯仁因工聯會而入住摩星嶺集中營、赤柱監獄,到頭來工聯會如何協助佢哋改過自新?但聞時任工聯會理事長、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任楊光大紫荊勳賢,生盡天年、死盡哀榮。

六七暴動五十二年、警廉衝突四十二年後,我見一名暴徒混跡立法會內,拱衞政權;一名暴徒逞凶立法會外,戕害市民;合流兩名暴徒,一個叫香港工會聯合會、一個叫香港警察──料梁公所見,應如是。

工聯會自己懶得悼念故人,不見得唔會汙衊他人褻瀆亡者──記得民國一〇四(西元二〇一五)年八月七日,臺灣「反黑箱課綱運動」諸生慶功,有網民訛稱當晚係死諫青年林君冠華頭七,大做文章;《大公報》隔岸觀火,如獲珍寶,誣以「這批反課綱學生自稱為林冠華的自殺感到傷心欲絕,很多人甚至說『要做跟大林一樣的事情』,但就在林冠華頭七之日,他們卻開始大吃大喝,狂歡慶功」。喉舌重施故伎,難道爪牙甘於「悶聲發大財」?號召各界民眾致哀啲學界領袖、響應學界領袖獻花嘅各界民眾,防人之心不可無;十二營天使在上,難容豬狗不如《大公報》、工聯會二次傷害英魂固然──只「怕牠們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

可惜,餵過狗嘅杰仔,只能見證我哋人道毀滅兩條惡犬於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