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歷山大與希臘化文明:西方史的一個黃金時代(4) 東征之途:高加米拉戰役

高加米拉戰役中的波斯軍隊陣型,電影《亞歷山大大帝》劇照

東征之途(III)與波斯帝國的第二次決鬥

將埃及降服響其腳下之後,亞歷山大轉向東北面的美索不達米亞,逐漸深入波斯的核心領土範圍,似乎亞帝同大流士之間再次響戰場上相見並一決高下已成定局。但即使如此,波斯國王大流士三世仍未放棄以外交手段阻止對方的前進,佢一共三次去信亞歷山大。

第一次,佢要求對方撤出亞細亞並釋放戰俘,亞帝拒絕;第二次,大流土願意割讓紅河以西領土並將其中一位女兒嫁比佢,亞帝亦拒絕;第三次,大流士提出割讓幼發拉底河以西領土並提供3萬塔蘭作戰俘的贖金,並願意與其共治波斯帝國,呢個請求同樣被亞帝拒絕。當一切外交手段用盡之後,大流士知道戰爭係唯一的解決辦法,就響巴比倫重新集結左一支大軍,準備同亞歷山大正面交鋒。

深知道此次戰役將決定波斯帝國的命運,大流士集結的大軍人數相當龐大,根據羅馬史學家阿里安,波斯動員的軍隊有騎兵4萬、步兵100萬。雖然現代史學家認為呢個數字經過大幅「發水」,但現代估算波斯仍有能力動員超過10萬人的大軍。除了人數龐大的大軍之外,波斯還出動200輛輪軸上裝有鐮刀的「鐮刀戰車」(Scythed chariots)、斯泰基騎兵以及15隻戰象。而希臘方面則約有4萬步兵以及7000騎兵的總兵力。

亞歷山大於高加米拉之戰前檢閱希臘長矛步兵
波斯軍隊的重裝鐮刀戰車,是美索不達米亞三千多年使用戰車的歷史發展的極致

亞帝的軍隊越過幼發拉底河之後,並無採取向東南方直取巴比倫的行軍路線,而係採用偏北的路線以避開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酷熱,採用北線亦都方便軍隊補給。大流士派出先頭部隊阻止亞帝的軍隊越過底格里斯河,但呢批先頭部隊並無阻止到對方過河,越過底格里斯河之後,亞歷山大沿河的東岸一直向南進軍。

歷史記載過河之後的一夜當地發生左一次月蝕,經天文計算追溯之後,現代歷史學家得出高加米拉之戰的確切日期:公元前331年10月1日。響進軍途中,希臘軍遭遇波斯騎兵,呢批騎兵響亞帝的攻擊之下大部分逃之夭夭,而被俘的波斯兵則向亞帝供出情報:大流士所率領的波斯主力正在附近的高加米拉(Gaugamela)紮營,等待希臘軍隊的到來。

今日的Tel Gomel,普遍被歷史學界相信係高加米拉戰役的古戰場遺址
高加米拉之戰的開局形勢圖

關於高加米拉戰場的確切地點,目前歷史學界通常認為係今日伊拉克庫爾德斯坦(Iraqi Kurdistan)境內,其首府埃爾比勒(Erbil)附近的Tel Gomel。大流士吸取左伊蘇斯之戰波斯軍隊因地型狹窄而無法發揮兵力優勢的教訓,佢今次選擇左嘅高加米拉係一片開闊平坦嘅土地,咁嘅地型亦都適合鐮刀戰車的衝鋒。

戰爭開局之時,亞帝命令步兵以斜形陣向波斯軍隊中央移動,而自己則率領騎兵和隱藏在騎兵後方的輕裝部隊向右移動,而波斯騎兵則向左延伸,以圖包抄希臘軍隊右翼,但希臘方面成功抵擋了這次攻擊。與之同時,大流士命令鐮刀戰車向前衝鋒,然而,希臘的標槍兵摧毀了部分衝上前的戰車,而餘下的戰車接近時,希臘步兵故意讓開缺口成E字形讓戰車進入,然後步兵將缺口合隴並以長矛摧毀被引誘深入的波斯戰車。此後,越來越多的波斯部隊增援波斯軍隊左翼,並在大流士所在的中央部分造成一個缺口。

亞歷山大看準機會,率伙伴騎兵向中央處突擊,隱藏在後方的輕裝部隊則阻止波斯軍隊返回增援,波斯部隊相繼被突破,甚至到一個程度亞帝能看得到敵人大流士三世,並向他投出一支標槍,不過並無命中目標。大流士見勢色不對,急忙上馬逃走。而部署在大流士附近的波斯精銳部隊見總司令離棄軍隊逃跑,軍心士氣紛紛崩潰。

戰爭的終局:亞歷山大的軍隊突破波斯軍缺口,希臘軍亦險被突破,但最後仍以希臘一方勝利告終

雖然如此,未得知大流士逃去的波斯軍隊右翼獲得大批增援,希臘軍隊陷入苦戰。在右翼,波斯幾乎打贏希臘軍隊,但亞歷山大得悉希臘軍隊正面對險況的時候,佢立即放棄追擊逃跑的大流士並往回增援,並擊退波斯右翼。波斯右翼在指揮官馬扎亞斯的號令下往後撤退,卻因陣型潰散而蒙受慘重損失。

根據阿里安所載,波斯軍隊被俘加上陣亡達30萬人,其他古典時代的歷史學家則估計數萬人傷亡;與之相反,古代文獻記載希臘步兵傷亡僅數百人,騎兵傷亡1000人左右。由此可見,戰爭是馬其頓和希臘聯軍的決定性勝利,波斯帝國自此失去半壁江山予希臘人。大流士三世預計希臘軍隊會向南進入巴比倫,因此他往伊朗高原大後方的埃克巴坦那(Ecbatana)撤離,並企圖再次組織反擊。但係佢唔會有機會咁做,因為佢好快就被部將貝蘇斯所刺殺。

傳說中亞帝得知事件後感到非常惋惜,因為未能夠由他親自在戰場上殺死大流士三世,導致亞帝失去作為勝利者的榮耀。亞帝此後將深入伊朗高原獵殺貝蘇斯,為大流士三世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