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

林鄭道歉了,葉劉、陳智思說暫緩等於撤回,林正財認為政府並無把六一二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部份人竟以為真的取得階段性勝利,收貨了。

其實,一天未正式採用「撤回」字眼,港共仍可重新諮詢,重新修例。怎可相信一些放風人士的片面之詞?

至於林正財的講法,潘熙也說:「由特首政治上定性的『暴動』在法律上無任何意義,有關定義必須由法庭判決」,問題是:六一二金鐘衝突既非暴動,為何不能重新定性?顧全面子真的比平息民憤重要?抑或始作俑者根本未有在立場上退卻,一切都是礙於形勢不得不如此說的謊言?

林鄭的道歉更可笑,文字新聞稿,不見人面,誠意欠奉,有網民揶揄等同「sor9ry」。還有,有市民面部中槍,有市民被黑警圍毆,甚至有市民死諫,一句道歉便可了事?此已不是林鄭一個人認不認錯的問題,而是整個港共政府失去管治合法性的問題。

與其看林鄭等人吹和風,不如實際看中共說些什麼,畢竟港共是中共的傀儡。

中聯辦召見港區人大政協,提到:

(1) 暫緩修例不等於放棄,只要多向社會各界解釋修例的內容和目的,讓大眾明白和了解,事情就可以解決;

(2) 修例的初心是正確的,卻遭到許多外國勢力干預和抹黑,如一些外國政府及官員就修例發出 67 次聲明,上周三的暴力事件亦很有組織性;

(3) 肯定警方維護治安的決心;

(4) 暫緩修例有三個「有利」- 有利於繼續討論修例、有利紓緩社會矛盾、有利揭露反對勢力 (如果在暫緩修訂後仍有人堅持反對,他們不是反修例而是反政府)。

據此,階段性勝利從何談起?例依然要修,六一二依然是暴動,警方開槍射殺有理,「暫緩」旨在「引蛇出動」,引出反政府者一網打盡,狠毒至極,這才是中共的盤算啊!

中共素來喜歡講大話。二十年代力量不及國民黨,李大釗便說:「我們加入本黨,是幾經研究再四審慎而始加入的,不是胡裏胡塗混進來的,是想為國民革命運動而有所貢獻於本黨的,不是為個人的私利與夫團體的取巧而有所攘竊於本黨的。」五十年代中共搞「大鳴大放」,說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未幾毛澤東就稱「雙百方針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引蛇出洞的「陽謀」,大打知識分子為右派。

前車可鑒,發生在近一百年的歷史,大家只要略為涉獵,就知道中共及其傀儡在施展緩兵之計,以換取時間部署更大規模的報復。

諸位若然不信,請看六一二當日黑警蓄意開槍,繼而林鄭將事件定性為暴動,再有黑警到港大宿舍、醫院大肆搜捕,此和八九年六四慘案時中共的做法有什麼分別?直到今天,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仍堅持不會為警察濫用暴力道歉,這又和袁木「天安門沒死一個人」死不認錯有何分別?

階段性勝利談不上,百萬人大遊行有沒有用,可想而知。喜歡自欺的即管自欺,如果希望將來取得成效,還請雙管齊下,專頁「我的你的紅的」說得好: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示威,是歴史悠久的抗爭手段,方式無可議性,贏盡光環,亦是絕大部分人的選擇。兼愛非攻,用愛去感化敵人,以圓盾抗暴政。

然而,一百萬人的遊行,政權視而不見,二百萬零一魂的遊行,只換來毫無誠意的書面聲明,連撤回也做不到,其他要求順理成章地忽視。

因應政權的無恥,盾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矛的出現實是乘時而起,以武力爭取籌碼,謀求另一條抗爭之路。

單純進攻難以持久,絕對和平也無法獲勝。攻守必須兼備,以盾換民意,以矛奪政權,沒有人知道成功的方程式,否則依着進行就好。所有方法都有成功的可能,一切方法都值得一試,而且需要互相配合。勇武前線需要後援補給,需要民意授權;圍坐讀詩也需要壯士哨戒,需要確保狗隻不越雷池。一個都不能少,任何崗位都需要。

不再自相矛盾,一起攻守兼備。我們當中只有烈士成了鬼,勇武者、和理非都踏着同一個人的鮮血前進,蓆不可分。」(<矛盾無須對立>)

懇請大家謹記「香港鄭南榕」烈士梁凌杰的遺願: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一切必須以實現此四大目標為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切勿被虛假的和風欺騙,否則萬劫不復!

有中學校長真的相信暫緩等於撤回,「不知史,絕其智」,可以不理。

另外,陳智思冀市民給予林鄭多一次機會。敢問,市民給予她機會,誰給予機會市民?筆者倒想回應一句:「林太,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