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拋棄義士者必為無恥之徒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見記者,意欲將抗爭分化為「大多數和平示威者」與「一小撮暴動分子」,妄想這樣可以迴避群眾「收回暴動定性」的要求,愚不可及。

豈料我方似乎也有相類似層次之人,葉一知(下稱葉畜)竟將盧偉聰的分化言論稱為「香港人總算贏到啲啲」!

請問葉畜,香港人贏了什麼呢?贏了林鄭一紙毫無誠意的道歉?贏了盧偉聰看似放軟口風但實質沒有任何讓步的廢話?還是泛民贏了個藉口可以放棄仍被控以暴動罪的五位義士?

葉畜,我告訴你,義士是一個都不能少,因為他們任何一人都比你這只敲敲鍵盤當做了事的要有用,但你連這麼簡單的事都做得一塌糊塗。

任何意圖與義士割席的言論,都必會使整場抗爭的士氣大受傷害而功敗垂成,這正是你在做的行為。雖然你還算聰明地很快收回並道歉,但網絡世界是不容許講錯話,改得再快還是會被極速傳播。

你的大名和往績,筆者早有所聞。但請至少今次你別再發瘋,配合警察的分化,傷害義士、傷害抗爭。

葉畜,如果你不能善用你的大腦,請放棄使用。你可以改為善用閣下的四肢,到抗爭現場搬搬物資,那也比現在的你有貢獻得多。

Keep your mouth sh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