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回頭是保羅人 ─ 保羅子弟達金鐘清場指揮官書

一群聖保羅書院教員、學生、校友,不忍香港兒女碧血再次染紅香港警察槍口,懇請行政長官辦公室指揮部內有權請示處長級人員「升級武力」之師兄,知所克制。

十三日坊間一度誤傳六月十二日黑旗未動即偷步瞄準市民頭部、打響金鐘清場第一槍之警員俞某係我保羅子弟,新舊藍白健兒聞訊,痛心疾首有之、扼腕嘆息有之;證實彼輩畢業於友校,稍微鬆一口氣。不意翌晨復有八六屆師兄泣告,《蘋果日報》謂當日警方輾轉動用催淚彈、布袋彈、胡椒彈、橡膠彈,均由一名同窗決策、事前向副處長鄧炳強請命,遂及於亂;另有師兄為其鳴冤,力證其為人曰:「佢唔係呢啲人,只係『生果報』屈佢。」唯恐其事屬實,特此為文請言香港人槍擊香港人之舉,與聖保羅書院創校一百六十八年來,一貫精神與價值,水火不容。

同為手無寸鐵學生,曾德成師兄一九六七年「喺學校裏面派發自己油印嘅反對殖民主義傳單」被捕之前,未捱一棍打狗棒、未吸一口催淚煙;入獄以後,又憑書生模樣逃過拳腳招呼,「最驚險的一次」僅為「一名以『辣手』著稱的獄警領他到監獄一偏僻角落,徘徊一會兒後卻帶他返回囚室」──詳見張家偉《六七暴動: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一書。近人率言本港九七年「回歸祖國」,胡為乎「港人治港」反而敢為殖民政府所不為、能忍殖民政府所不忍,治斯文人如學生如教師以橡膠子彈?右眼中槍嘅楊姓教師、三竅流血嘅佚名學生,手上並無盧偉聰處長所謂「磚頭」、「鐵通」。母校化育香江一百一十六載,未聞愛子遭逢毒手如此;五十二年後,賢孫倒置身如此蠻荒──試問先校長史公璧琦在天有靈,情何以堪?

何況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訂明,「在不可避免合法使用武力和火器時」應「盡量減少損失和傷害並尊重和保全人命」──惟香港警察向其他香港市民開火,亦擊中頭部、胸部居多,例如銀行職員胡先生中左顴、電台司機莊先生中左胸;應「確保任何受傷或有關人員儘早得到援助和醫護」──肺癌患者吳老先生中槍倒地,反遭「速龍」拖行、拋擲、毆打,救護員為澳門廣播電視陳嘉俊記者除去頭盔、口罩與眼鏡療傷期間,警員卻上前直噴胡椒噴劑;《關於戰時保護平民之日內瓦公約》第一附加議定書規定交戰各方須「把平民從合理的軍事目標分辨出來」並「採取預防措施,盡量減少對平民造成的危險」,警方則投彈至未戴頭盔嘅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英若明記者及其同僚腳下……數十年「亞洲最安全城市」,一夕之間,驟變人道犯罪「天堂」;試問我國首位海牙國際法庭法官王寵惠師兄在天有靈,又情何以堪?

假如主後二千零一十九年六月十二日立法會道、添美道流義人啲血,罪不在您,我等謹此致歉之餘,還請閣下發揚耶穌基督嘅僕人保羅之遺德,勸導主事者浪子回頭,下星期切勿罪上加罪──各位師兄師弟定當祈求上主幫助您;《蘋果》不幸言中,仍請閣下效法使徒保羅、唾棄昔日拎起石頭打死司提反之少年掃羅,憑藉聖靈賜與之勇氣悔改,拯救香港警察以至香港市民脫離凶惡!

再拜聖父、聖子、聖靈,伸張正義、醫治傷者、喝止暴力,阿們。

(聯署請移玉步至下址:https://bit.ly/31zZrS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