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的行公義好憐憫與宗教自由

行公義好憐憫和宗教自由,兩者好像沒有什麼關係,但放在現今的香港,卻大有關聯。皆因在最近的逃犯條例,不少基督徒立場鮮明地反對,原因主要有二:一、逃犯條例是社會不公義的產物,由於聖經教導基督徒不應對社會不公義之事不聞不問,所以基督徒要在這件事上發聲;二、逃犯條例嚴重一國兩制下的宗教自由,有礙福音的傳播,所以基督徒需要反對。就這樣,逃犯條例,在大部分基督徒看來,是必須反對的議題。更甚的是,若有信徒支持,就會被標籤成棄絕神的教導。

作為一個有良心的普通人,筆者打從心底是反對逃犯條例的。但作為一名信徒,筆者更想去反思,究竟以上的論據,足以使基督徒反對條例嗎?

先說行公義好憐憫,這是聖經的教導是不錯的。聖經明確教導,在這歪曲的世代,即使多困難,基督徒要為弱小的發聲。但是,現實中有這麼簡單嗎?人們第一個反應多半是:何謂公義?何謂好憐憫?這些聖經從來都沒有給出一個確實的答案。或者這樣說,若世上只有一種行公義好憐憫的方式,後果會很嚴重。歷史告訴我們,人類會走上極端,成為判官,批鬥那些不符合自己標準的人。但若說公義沒有原則可循,這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最後人們也會為自己心中的正義而戰。所以筆者的觀點是,地上沒有絕對的公義,因為只有神是絕對的義;聖經中提到的行公義好憐憫,沒有標準,只能領受。這樣說好像是廢話,但卻是不錯的。行公義好憐憫的應用實在太多,難以個別舉例,但作為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你能分辨什麼是黑,什麼是白,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那麼問題來了,反對逃犯條例是反對不公義嗎?同樣地,聖經沒有明確教導,但作為一個有思想的人,你能在這件事分辨是非黑白,所以筆者會對這個問題留白,讓讀者自己思考。說實話,這條條例是否公義這個問題已經較其他議題容易處理。至於支持還是反對,支持多少,反對多少,若只單用幾節聖經去表達其立場,恐怕會斷章取義。筆者看來,只要有理有據,符合聖經原則,你的立場,筆者予以尊重。

至於宗教自由則更加含糊了。要知道聖經從來沒有支持什麼政治制度,反而批評世上的政治制度都是人治且帶有缺憾,這點筆者也曾寫過。沒錯,宗教自由的確有利信仰的傳播,特別在中國。但是,基督教從來沒有在意過宗教自由。更諷刺的是,歷史告訴我們,當基督教受到打壓,在失去宗教自由的日子,才是它最興旺的時候。現在香港信徒擁有宗教自由,是一種幸福(也可以是擔憂)。但若以宗教自由為理由去反對逃犯條例,看來有點薄弱。

看畢全文,除了開首,筆者好像沒有什麼表達過自己對逃犯條例的立場。的確,筆者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打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支持或是反對條例的修訂。筆者只是想道出,打著行公義好憐憫或者言論自由等旗號去用信仰去反對逃犯條例,實在有點模糊不清。那麼,切入點該在那呢?若有讀過筆者文章,大概也會知道筆者支持多元的政治立場,多元地表達政見的方法,只要是帶著基督的使命即可。當然,利用宗教去推動群眾可以是一件好事,但亦可以是一面雙面刃;盲目的信仰帶來愚蠢,而長久的政治覺醒,更需要的是信徒的獨立思考。筆者樂見因逃犯條例而更多基督徒去關心社會,更多人參與討論,至於立場如何,如何行動,只要帶著使命就可以了。當然,筆者實在很難想像支持修訂如何能帶著基督的使命(有的話筆者也想學習學習),但這從來不是重點。重點是:你關心你的社會嗎?

但願更多基督徒能在政治上發聲,改變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