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撤回不要假意暫緩,釋義士收回暴動定性

6.12血腥鎮壓後,政府開始吹和風,《星島日報》報導,今日內政府將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現在才是抗爭最危險的時刻。

暫緩,不是撤回。如某泛民議員所說,只是懸在頸項上的刀移高數分,但總有一日會砍下來。但仍將會有很多人視之為勝利—我不怪責他們,緊繃的弦急需放鬆,香港人急需一場勝利,會將好消息無限放大來安慰自己。

但暫緩,真的不是撤回。

若傳聞屬實,修例不會趕在七月立法會「暑假」前通過,但是,我們已經見識過林鄭班子、梁君彥與立法會秘書處為了硬過修例,是如何的創意無限。立法會會期開始及結束的時間,其實是由行政長官決定,早已議定的2018/19年度會期會否「搬龍門」,能否「搬龍門」,筆者沒有相關知識不敢妄定,但也不敢淡定。

政府若真的在今日內宣布暫緩,則目的明顯為減少本周日民陣發起的遊行人數,避免再在短期內有百萬人上街,以減少政治壓力;但同時警察對義士的大搜捕仍未停止,這將導致敵我力量的差距更加拉遠。一旦政府再次發現「時機成熟」,屆時我們還能否有今日的士氣和力量,實在難以預料。

泛民在這次抗爭中,選擇不割席,是力量能夠凝聚的最重要原因,值得嘉許及鼓勵。但是本土派和泛民之間在許多問題上的分歧仍大,這個短暫的戰時聯盟,一旦外部壓力消失,又會否落入「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的俗套?筆者不敢樂觀,唯望雙方記住這次「兄弟爬山」的經驗。

除了修例,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忘記及放棄被捕的義士!

這次警察使用無理暴力攻擊抗爭者,復又將抗爭定性為「暴動」,已有多名抗爭者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

這條罪行的判刑有多重,我們應該明白,今日的進展,是義士們以血汗淚水替我們爭回來,我們決不可以讓他們一生中最有活力,最有發展潛力的青春歲月,在獄中度過!我們更不可以讓這些青年背負案底,日後在這個社會上舉步維艱!若我們今日為了政府的稍稍讓步便喧嘩歡騰,得意忘形,這將是我們的恥辱,因為我們拋棄了戰友,吃著他們的人血饅頭,這樣的人格將為世人所齒冷,為義士所膽寒!

故此,筆者呼籲各位,即使今日政府宣布暫緩修例,仍要在周日上街,向特區政府施壓,迫使他們撤回修例,亦必須收回暴動定性,無條件釋放被捕義士及不秋後算帳。否則,我們得到的,將只是名為「勝利」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