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經死了

Now 新聞台昨日(6月13日)引述美國紐約時報消息,指提議《逃犯條例》修訂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主意,並非北京當局。該台其後發表聲明,發現有「不法之徒」在網上傳播經「惡意」剪輯的新聞內容,對此極度憤怒,並保留追究權利。

什麼令 Now 新聞台一眾新聞從業員如此憤怒呢?原來以上新聞報導,引述一張美國報紙的消息,總不能用報紙內容出鏡,於是記者一面說「提議修例的是林鄭月娥」,字幕在畫面下方,畫面正中就有習近平大特寫,是習在北京見林鄭月娥的舊片段。網民見有趣吧,截下習近平近鏡、配上字幕的圖,令看圖的人會覺得習近平說了「提議修例的是林鄭月娥」。

Now 新聞台的標誌在圖的左上方,如果此圖不幸傳到習大帝的微信戶口,或者他身邊的人打小報告,難保不令習帝龍顏大怒。習帝隨時一聲令下,要把 Now 新聞台高層如同銅鑼灣書店的幾個負責人一樣,擒拿回深圳河以北,人間蒸發。Now 的尊貴高層,見到此圖時,定必五雷轟頂,心想今次大禍臨頭!如何拆解「坐洗頭艇」的危機,心慌意亂下,只好儘快發個聲明,表明心迹:冒犯今上習聖近平的原兇,是網上歹毒無比的「不法之徒」。他們插贓嫁禍,其心可誅,望今上明鑑!

但是,問題來了。新聞台指控網民是「不法之徒」,那麼請問諸位新聞前輩,截圖的人犯了什麼罪?「惡意剪輯」是罪嗎?犯了香港哪條法例?網絡 23 條當年沒有通過哦。既然惡意剪輯和網上傳播惡意剪輯的圖都沒有犯法,那麼唯一的可能是 Now 新聞台掌握到誰剪輯上傳這個片段,而此君是犯了其他法,所以是個不法之徒,那就是逃犯一名了。請 Now 新聞台仝人務必馬上報警,要求香港警察拘捕這名逃犯。

不過,Now 新聞台沒有報警,以常理推測,他們不會知道誰上傳這張截圖。再看清楚聲明,這個「不法之徒」的「法」,解釋為中國法律,一切邏輯茅盾都能解開。網上惡意散播謠言在中國絕對犯法,而聲明最後說要保留追究權利。為什麼要保留而不立即追究?因為香港《逃犯條例》還沒有修訂立法!下星期如果修訂成功,那麼就是追究這個「不法之徒惡意剪輯新聞」的好機會了。

由香港的電視新聞機構發出如此一個聲明,只能說,黨中央對香港權貴的震懾力,上至港共各級高官,萬事只能唯命是從;下至電視台的一個主管,見到網上一張截圖都可以害怕得如此歇斯底里的割蓆。身為新聞從業員,竟然和黑警指責示威群眾是暴徒一樣,亂扣網上群眾帽子為「不法之徒」。由 Now 而非 CCTVB 出手,更顯得香港的傳媒墮落得令人發笑。

所以,不要常常抱怨共產黨,或港共的高官,或香港的地產黨,或香港的警察。看看身邊的香港人吧。行文到此又見到另一則佘詩曼秒速下跪的娛樂新聞,對中國網民表明心迹「愛國愛港」。哈哈,這就是香港人了。香港的死亡,是一大班身居要職、擁有社會權力的中上層香港人,自甘墮落而造成的,而不是《逃犯條例》修訂令香港壽終正寢。看到 Now 新聞台如此聲明,你知道,香港其實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