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14) 巴比倫王太后塔瓦娜娜

塔瓦娜娜及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粘土印章(seal)

塔瓦娜娜 (Tawananna),巴比倫王太后帶來的麻煩

如果大家仲記得嘅話,我響介紹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家庭時候提過塔瓦娜娜(Tawananna,即漫畫《天是紅河岸》中的大反角娜姬雅的原型),佢係一位響第一次敘利亞戰爭期間嫁到西臺的巴比倫公主。響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在位後期,塔瓦娜娜嘅政治權力似乎越來越大,響西臺帝國外交同內政越黎越大影響力,佢嘅印章同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嘅印章同時出現響同烏加里特國王談判記錄的泥板之上,而她響王室內嘅影響力亦都同樣越黎越大。她的霸道、揮霍無度以及引入不合適的外來習俗等的行為,似乎冇受到當時國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嘅限制。她的行為令到西臺眾王子感到擔憂,但蘇庇路里烏瑪一世並沒有採取行動,而對她的投訴他亦都充耳不聞。

即使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死後,塔瓦娜娜仍然主導整個王室,而她的行為亦都令到新任國王阿努瓦達二世非常不滿。然而礙於她的身份、地位,眾王子只有選擇忍耐。畢竟塔瓦娜娜王太后嘅身份會一直為她帶來終身的特權,即使她比她的丈夫長壽。她甚至將王宮裡嘅珍寶據為己有,並且送比她的支持者。她身為女祭司的身份亦都為好帶來宗教上、獻祭甚至神殿所有土地方面的控制權。

穆爾西里二世的歷史記載顯示他同他的兄弟對塔瓦娜娜的行為百般忍讓,並無因為反對她而對她施加任何反制行動。而穆爾西里二世長期在外征戰,亦都限制左佢削弱塔瓦娜娜影響力嘅嘗試,響哈圖沙,王室內嘅緊張形勢持續惡化,並將會為穆爾西里二世自己帶來悲劇性的後果。

穆爾西里二世自己娶左一位王后:Gassulawiya,而穆爾西里二世同佢嘅王后感情非常深厚穩固。而當Gassulawiya神秘病倒之後,穆爾西里二世急切於尋求原因。

起初穆爾西里二世相信她病倒係因為忽略左冥界女神嘅獻祭,但無論穆爾西里二世如何虔誠懇切地求告神明,他的王后Gassulawiya的情況都沒有好轉。最終Gassulawiya響穆爾西里二世在位第九年病逝,穆爾西里陷入深深的哀傷之中,響佢嘅禱文入面,穆爾西里二世指Gassulawiya的死讓佢嘅靈魂似下降到黑暗的冥界一樣,對他而言係不能承受的痛苦。

悲慟莫名的他轉而相信Gassulawiya的病係塔瓦娜娜下咒嘅結果,而神殿的占卜亦都「證實」左佢嘅猜測:占卜師指塔瓦娜娜正係害死Gassulawiya的兇手,進而建議穆爾西里二世罷黜甚至處死塔瓦娜娜。畢竟當塔瓦娜娜仍在世時,Gassulawiya的印章上已經獲得偉大的王后稱號,嫉妒為她提供左除滅Gassulawiya的動機。穆爾西里二世響昆馬尼與其兄長Sharri-Kushuh會面,其中一個目的就係要討論如何處置塔瓦娜娜。最後穆爾西里二世決定唔將塔瓦娜娜處以極刑,對她的審判將懲罰改為罷免同流放。

當然,穆爾西里二世更改塔瓦娜娜的懲罰係長時間深思熟慮嘅結果,呢個女人一日在世,對西臺王室嘅威脅都唔會解除,但穆爾西里二世負擔唔起流王室成員血嘅代價:因為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流左王室成員血,天神已經為西臺降下沉重的懲罰:一場大瘟疫。如果穆爾西里二世再次因為塔瓦娜娜惹怒天神,恐怕西臺同佢自己都承受唔起呢個後果。事實上,當後來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在位時,佢甚至質疑罷黜流放塔瓦娜娜的合法性,並指出此事與他無關。

穆爾西里二世的第二位王后

歷史學家相信,Gassulawiya死後穆爾西里二世娶左另一個女人,胡里安人Danuhepa。好不幸地,歷史學家發現關於Danuhepa的記載嚴重缺乏,即使有關於穆爾西里二世的家庭我哋知道得比其他西臺國王多,但Danuhepa同穆爾西里二世嘅關係只係出現響共同印章之中。Danuhepa的名字同時出現響穆爾西里二世兒子穆瓦塔尼(Muwattalli)同孫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即穆爾西里三世)的粘土印章之上。

呢點令到歷史學家好疑惑,到底有幾多個Danuhepa?而問題亦都因為烏希.圖哈合的另一個名字:穆爾西里而變得更複雜。到底印章裡同穆爾西里一併出現的Danuhepa係穆爾西里二世定三世嘅老婆?如果我地將所有出現Danuhepa的印章都歸到穆爾西里三世的年代,咁我哋就冇證據顯示穆爾西里二世有娶過Danuhepa呢個老婆。折衷的方案係相信部分印章係穆爾西里二世年代,而另外一部分就係穆瓦塔尼年代。

但目前歷史學界主流相信西臺史上只存在一個Danuhepa,佢係穆爾西里二世嘅王后並以王太后嘅身份一直存活到穆瓦塔尼及烏希.圖哈合的年代。由於關於Danuhepa的史料僅限於少數幾個粘土印章,學者相信Danuhepa嫁比穆爾西里二世時已經係接近佢統治西臺嘅晚期。不過從Danuhepa同哈圖西里三世向太陽神祈禱嘅禱文泥板我哋知道Danuhepa係有子嗣,因此我哋相信Danuhepa曾經同穆爾西里二世一齊起碼幾年嘅時間。加上我哋知道Danuhepa一直活到烏希.圖哈合的年代,由此推算佢嘅政治生涯可能長達三十年。而同塔瓦娜娜一樣,呢位王太后漫長嘅政治生涯亦都係充斥住陰謀,關於呢點請容我稍後再提及。

阿札瓦地區嘅叛變

穆爾西里二世及米拉國王庫帕塔.卡隆塔(Kupanta-Kurunta)所訂立的條約泥板原物(CTH68)

響穆爾西里二世第十二年,哈圖沙方面收到消息,阿札瓦地區再次發生叛變,今次出事嘅係瑪沙地區(Masa),而向穆爾西里二世報告嘅係米拉.庫雅尼亞(Mira-Kuwaliya)嘅國王。起初米拉.庫雅尼亞國王對哈圖沙方面都算忠誠,但後來佢同穆爾西里二世發生爭執,佢破壞左自己嘅承諾並加入瑪沙地區對西臺的叛變。

穆爾西里二世此時正忙於應付北部同敘利亞嘅局勢,但考慮到事態嚴重性,穆爾西里二世決定率軍西向並向米拉.庫雅尼亞的國王發出最後通諜,要求佢回歸到哈圖沙之下。不過穆爾西里二世嘅最後通諜同威脅對方當成耳邊風,並且逃亡到瑪沙地區。穆爾西里二世結果被逼進軍瑪沙地區,並向當地人民發表最後通諜,今次結果當地人接受左穆爾西里二世嘅勸降,將米拉.庫雅尼亞的國王捉住並交比穆爾西里二世,後者將佢轉移到哈圖沙並以他作人質,確保新統治者對西臺的忠誠。 呢位新統治者就係庫帕塔.卡隆塔(Kupanta-Kurunta),佢係米拉.庫雅尼亞國王的外甥,因為國王並無兒子,所以穆爾西里二世允許米拉.庫雅尼亞國王將外甥收作養子並作為繼任人。

本來根據西臺傳統,庫帕塔.卡隆塔要為佢前任嘅叛亂行為負上責任;但考慮到庫帕塔.卡隆塔響米拉貴族當中有較高的聲望,而呢班貴族相信庫帕塔.卡隆塔並無牽涉在前任嘅叛亂之內,穆爾西里二世最終允許庫帕塔.卡隆塔繼任成為米拉的國王。而在與呢個附庸國新簽訂嘅條約當中,穆爾西里二世將此決定視作對米拉王國的恩賜,而他亦將米拉、塞哈河流域地區及哈普拉的國王團結在同一誓言之下。自此之後,響穆爾西里二世餘下任期之內,阿札瓦地區再無發生過叛變。

呢個亦都係穆爾西里二世嘅主要成就之一,穩固左佢父親響安納托利亞征服得來的土地的控制權。考慮到呢個成就係穆爾西里二世登位頭十二年完成,而與之同時敘利亞的局勢正風起雲湧,佢本來好可能會失去所有由他父親靠軍事征服同外交手段所獲得嘅土地,因此穆爾西里二世的成果就更加讓人留下深刻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