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 – 城市論壇:問張家敏與黃均瑜

上周日(2019年6月2日)的城市論壇(節目重溫:https://youtu.be/pZQfcWEHhKk),嘉賓張家敏及黃均瑜就六四問題多次提出出位言論(或可説是緊跟國家主旋律)。筆者身在外國,後知後覺,亦未能現場發問;而且在城市論壇中,建制中人的言論經常語不驚人死不休,本想一笑置之,但茲事體大又適逢六四三十年紀念,姑且寫下心中疑惑,聊望為追求歷史真相出點綿力。

由於問題繁多,以下只能包括一些較重要的。

問張家敏:

1)何謂「最權威」的六四研究專家?你怎麼判斷你所引述的資料來源就是可信及權威的全面事實?你能否提供中外學術界和新聞界的共識或「影響因子」作佐證?如果學術研究中往往服膺於所謂「最權威」,這種治學態度會否影響你的中立性?

2)你指當時是民眾持槍並襲擊軍警在先,除了你引述的所謂「專家權威」外,可有什麼照片、數據紀錄之類的證據?可以提供民眾槍枝的來源和數量嗎?當時使用「機關槍、衝鋒槍」的「暴徒」數量、「暴動」範圍與解放軍的武力鎮壓是否合乎比例?

另外,如果民眾武裝襲擊軍隊在先,那徹頭徹尾就是有人借外國勢力企圖武力顛覆國家的大陰謀,鎮壓本是「應有之義」,亦是中共一大「功績」,那為什麼國家歷來只定性六四為「政治風波」,又低調處理、三緘其口,甚至不准國民提及?中港政府又是否應該藉修訂逃犯條例或立法廿三條來追究當年參與六四、現居或途經港台的「叛國罪犯」?

3)你說六四中「死一個都唔啱」(儘管吊詭地那些死傷者多是你口中「別有用心的極端者」),而且國家多年來已反覆正式交代事件,那表示六四已成蓋棺定論的歷史。那你從官方定性六四以後可有以你當年的惻隱心,通過任何形式幫助過如天安門母親的受害者,或在中國境內舉辦或參與過任何形式的追悼紀念?

4)你說解放軍友善對待群眾,最後群眾亦安全離開,然則你口中死了的二三百人是在哪裡、怎樣死的?

5)你說香港社會大眾需要知道六四「真相」,不要偏聽某些媒體及支聯會的一面之詞。那你是否支持增加六四在香港甚至中國的中小學課程中的比重,並如通識科般鼓勵獨立思考和辯證,以正視聽呢?

6)觀乎你在節目中動輒指責别人「卑劣無知」的倨傲態度,除了證明你如其他愛國人士般「好打得」外,似乎未能體現你與不同意見人士溝通的誠意。那你又打算怎麼以你的「全面六四真相」說服三十年來持續爭取平反的「愚昧大眾」和愈發不信任港中政府的年輕人?

問黃均瑜:

1)你説如六四鎮壓之事是歷史必然,又云國家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民生活條件大大改善,且現今大部分中國人都支持中共領導人,證明當年政府的決定是對的。先不論當中邏輯,以殺害人命來換取經濟發展是否合符你心中或中國人的道德標準?日後如有需要,你又可願意為國家發展第一個站出來自我犧牲,並承諾你及你的家人不予任何追究?

2)既然你認為六四鎮壓是錯的,而又不支持支聯會的訴求,那你可曽、可會參加支聯會以外的六四紀念活動,或自發組織「單純悼念」的活動來堅持你「人命最大」的宗旨?

3)什麼事你都不想表態,請你上城市論壇做什麼?

(文:壽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