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為這城求什麼?

上一篇文章提到信仰價值觀和政治立場的差別,基督徒的價值觀是指向不能在目前環境下實現的現實。看來,信仰在政治中實在無用。

非也。筆者也在前一篇文章輕輕帶過信仰觀和政治觀兩者雖對立,但基督徒不應有政治冷感;縱使政權充滿缺憾,基督徒卻仍然要傳的是給人帶來盼望的福音:也就是那個超出現在的現實即將來臨。本文則重點討論如何實行;或者換一個比較簡單的問題,基督徒在社會裡能做些什麼,或要做些什麼?

首先,信徒需要關心社會,這已經是一個共識。小至社區發生之事,大至國家大事,都需要有信徒去關心。當然,每個人關心的重點、內容、方式都可以有所不同,畢竟人的時間和精神有限,不能全部去投入關心社會,所以「百節各按各職」,在每個崗位都希望看到基督徒的蹤影。

第二,信徒需互相尊重其政治觀。神給每個人不同的使命,使信徒在社會上各有崗位。同樣地,各人在社會裡有不同關心或者重視的事:有人重視孤兒寡婦,有人重視傳福音,有人重視社會秩序,有人重視環保;有人會親力親為,有人會投身政治,有人金錢上支持,只要是帶著使命的,筆者實在看不出其問題。遺憾的是,香港總是一個對立的社會,人們—包括好一些基督徒—認為要麼為政權賣命,要麼遊行示威;警察和示威者總是對立。坦白地說,這些真的是對立嗎?這裡不是說什麼左膠需要大愛包容,而是政治觀一向是多元,互相尊重,才能顯出在基督裡合一的獨特性。

第三,信徒關心社會身體力行是不錯的,但同時間亦要知道這些都是徒勞無功,因為人治的社會是有缺憾,會越來越崩壞。支持建制、支持本土;支持社關、支持抗爭,你什麼的政治取態或者行動都改變不了社會變壞的事實。你覺得投票可以代表你去發聲?你覺得抗爭可以帶來改變?對不起,這一切也是徒然,因為基督徒是小眾,即使是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多數人是基督徒,其制度也是人治。

第四,即使一切都是徒然,這不代表信徒就此放棄。說實話,面對這個分裂的社會,基督徒能做的實在有限;加上雨傘革命後,連帶教會內部也分裂,又談何為社會帶來正面的影響力呢?但這不代表放棄。歸根究底,信徒要知道,他們一直活在一個令人失望的現實,卻仰望著另一個現實,這也是為什麼歷代那麼多信徒會不怕辛苦,不怕逼迫,仍然堅持著。香港的基督徒們,失望卻不要失去盼望,為這個社會帶來一點點動力,或許是基督徒能做的事。

目前香港的狀況十分悲觀,但這卻告訴了我們該為香港求什麼。失望卻仍然堅持,為著教會,為著香港帶來合一—一個和而不同、多元、互相尊重的合一。

但願主的國快快的降臨,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