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三)

城邦派陳雲的信徒,曾大力宣揚「焦土論」的維尼突然不打機了,他嘲笑黃台仰不再提倡港獨,嘲笑他曾說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然後卻流亡外國。

跟這種人說道理解釋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他只會將信息扭曲成他想要的效果,再傳播給他的爐友,所以我不打算批駁他的言論。

但弱弱的問一句,這人有沒有面對過他偶像,滿嘴華夏正道的陳云根,從地獄鬼國拿成本價一兩元的淘寶貨來香港的年宵市場,把價錢提高百倍販賣呢?仁義禮智信,能從這件事上看得到多少呢?

恐怕沒有,正直的維尼兄裝作沒有看見。

那麼他契哥葉政淳,「貼出黎就唔理真偽」、網絡欺凌女僕咖啡店員工和盤菜瑩子等人,維尼兄又有沒有出半句公道話呢?沒有,他埋首在他的二次元美少女中。

但是,黃台仰這個比維尼的老師契哥都要生疏的人出了點新聞,維尼就生猛起來了,大發議論了,又扮演起公道伯來了。這隻生物真教人嘆為觀止。


六月九日的遊行,有些人還在猶豫,應否參加。

很多人怕又重複泛民和理非非的抗爭模式,一事無成,這樣的擔憂是合理的。

然而此時此刻,在本土陣營元氣大傷之時,勇武抗爭是否合適,我是有保留的。在韜光養晦之時,潛藏在泛民中待機而起似乎是其中一個辦法。

這次的遊行即使和平散水收場,若然人數夠多,仍可被外國作制裁香港的口實,例如焦土派最希望看到的「取消《香港關係法》」。

但若同道們仍不願作泛民的棋子作他們的選舉籌碼,我也理解,畢竟大家已吃他們的虧太多次了。


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正式生效。

這是件好事,我並不是指同性婚姻本身,而是這代表台灣與中國又一次劃清界線:當中國當局仍在打壓同性戀者組織時,台灣卻是亞洲創先河成為對LGBT群體友善的國度,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台獨,而中國又對此無可奈何。

這類型的劃清界線越來越多時,台灣和中國就越向不同的方向走,再多幾個韓國瑜也彌補不了這勢態。

(封面畫家:john squ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