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宋如安謬論,兼談「林鄭幾時死?」

中國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宋如安今天 (5 月 27 日) 在吹風會上大放厥辭:

「反對派有部署和計劃地『造謠』、『煽動』、『捏造』、『誇大』,跑到外國要求外力介入,又向本地外媒誤導修例」

第一,閣下是否有真憑實據證明反對派在有部署和計劃地「造謠」、「煽動」、「捏造」、「誇大」?以推論代替觀察,以猜想代替認識,不代表這就是事實。

第二,當商界表示憂慮,連拔萃舊生都要出來聯署反對,反對派「造謠」、「煽動」、「捏造」、「誇大」有那麼成功?人是有理性的,懂得判別是非,反對修訂更似是大家理性思考的共識。本地外媒反對修訂,也是基於客觀事實作合理判斷。

第三,現有途徑無法迫使中共及其傀儡撤回修訂,尋找外國協助有何不可?難道只准彼關門打狗,不許我找救兵?

「政府過去幾年很不容易做了些事,社會較和諧,反對派『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的目的是再挑起撕裂,阻撓政府發展經濟,在選舉取得好處……修例已得到越來越多港人支持,你們可多看《文匯報》、《大公報》,不要只看 Apple (蘋果日報)」

這番話更加可笑。敢問港共做了什麼事令社會和諧呢?人民不上街,是覺得上街無用!遊行示威集會無用!無力感過重,關港共什麼事!

反對派是否要在選舉取得好處,暫且按下不表。可是,叫外媒多看《文匯報》、《大公報》就會知道修例已得到越來越多港人支持?彼知不知道《文匯報》、《大公報》在香港報攤銷量極其低,只有親中機構會集體訂購?還有,<搞「獨」也搞女人,陳浩天踏三船><與「癲狗」罵戰為新「獨」黨宣傳>,淪落到做狗仔隊,彼叫外媒多看,教外媒情何以堪?

宋更提到修例可解決銅鑼灣書店案、肖建華案,變相承認李波、肖建華是被中共捉走。

「要移交案例將不能避免,如每次噪幾個月,怎能集中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有多元聲音竟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阻礙,此完全違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發展邏輯。

宋如安的話,不值一哂。反而,林鄭的政治壽命,值得關注,用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別出心裁的提問方式,就是「林鄭究竟幾時死?」

林鄭和王志民「行埋」,眾所周知。可是,大埔慈山寺開光典禮上,林鄭罕有地不跟王志民握手,隱然有自主之意。

5 月 9 日出席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時,林鄭說:「既然李家超局長用了『鴕鳥』兩個字,我都不得不撐李家超局長。」暗示過去三任特首失職,自己積極有為,堵塞漏洞。偏偏三任特首中董建華、梁振英都是全國政協副主席。

強推《逃犯 (修訂) 條例》,弄得「一鑊泡」,始終無法爭取商界支持,結果要西環出手。

新近則有採納葉劉「特區政府應該和德國嚴正交涉」的建言,5 月 24 日主動約見德國駐港署理總領事表示強烈反對,忘記了香港只是一個特別行政區,而且《基本法》第十三條訂明「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有「僭越」之嫌。

目中無人,不可一世,好打得,是很厲害。可惜在中國人的世界玩政治,沉潛內斂,知所進退,更為重要。林鄭不諳此道,恐怕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