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強推《逃犯條例》

《逃犯條例》修訂案如箭在弦。立法會保皇黨議員上兩個星期在議會「打假波」,和民主派議員唱雙簧上演了一齣大龍鳳,連續擾攘了幾次都選不到草案委員會的主席。港共政權的硬任務是七月休會前把修訂案在立法會強行通過,時間緊迫,不能再理會過往的慣例,繞過立法會草案委員會的討論,宣佈在 6 月 12 號把修訂案直接交上立法會二讀辯論。

香港人討厭梁振英,梁振英五年任內的支持度,徘徊在 20-25% 左右,香港人當時普遍覺得,只要梁振英消失,香港就可以撥亂反正,彷彿香港的問題都是由梁振英一人而起。兩年前特首換人,雖然不是香港人首選的曾俊華,但林鄭月娥是港英政務官出身,在香港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香港人相信,她總不會像梁振英那麼樣唯共產黨是從吧?誰不知,香港人沒有對林鄭太反感,和林鄭骨子裡對上司的為命是從,正是習近平相中林鄭月娥的主要原因。林鄭上任以來,支持度一直高踞 50% 以上。這兩年來香港的工程醜聞、對言論自由的收窄、法庭對反抗的香港人的重判,從民意調查可見,香港人不覺得香港迅速沉淪林鄭月娥要負什麼責任。或者應該說,既然梁振英已經不再是特首,那麼香港人自欺欺人的麻醉自己,香港應該不會比以前更差了吧?於是,香港人對這兩年所有負面新聞都好像充耳不聞,或把這些新聞的嚴重性自動過濾,令自己心安理得。

不過,客觀的現實是,林鄭月娥是代替梁振英作為中共消滅香港所謂一國兩制的劊子手。《逃犯條例》修訂今年二月中忽然由港共官員提出,上星期歐盟 28 國及美國國會議員都已經表明立場,強烈反對修訂,但林鄭強硬回應,分毫不讓。在中美貿易戰的國際大環境下,中國受西方社會圍剿,在中國官場芝麻綠豆官的一個林鄭月娥,哪有可能自把自為惹來歐美各國群起反對,然後整個共產黨會為她的一意孤行而背書?所謂全國一盤橫棋,香港更是棋盤上兵家必爭之地,黨中央哪會任由你一個小小地方官,牽着黨中央的鼻子走?林鄭月娥只是執行任務、為任務護航的政務官,從前港英政府治下她的角色如是,現在港共政府她雖然官拜行政長官,身份不同了,但擔當的角色卻沒有變,只是黨中央的一隻馬前卒,負責衝鋒陷陣,隨時可以被犠牲,這隻卒子亦沒有拉着馬走的能耐。

不同派別的香港政治評論人,現在居然仍然有為數不少的評論,認為港共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是林鄭對中央邀功的結果,外國勢力越反對,中共本來對修訂案無可無不可都變得必須支持。這是香港人一貫對中共的表面認知,以往經常互相告誡「唔好激嬲共產黨」,就是覺得共產黨是一頭非理性的猛獸,一旦被惹嬲,便粉身碎骨都會和對手同歸於盡。香港人不想死,所以最好「聽晒阿爺話」。問題是,如果只是共產黨不想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為什麼港共政權連法案委員會都要繞過,務必要在立法會休會前通過修訂?港共的藉口是要和時間競賽,在自認於台灣殺死女朋友的陳同佳出獄前,通過修訂。但台灣一方早已表明不會在港方修訂的基礎下接收陳同佳。所以,到時修訂案過了,但台灣拒絕港方移交,共產黨是否更沒面子?反過來想,修訂案如果七月通過不了,共產黨便會顏面無全了嗎?

中美貿易戰爆發後,不斷傳出中國經濟負面的消息。到了上星期美國政府下令全面封殺華為,更顯得雙方實力懸殊,中美對壘根本不是「戰」,中國只有捱打卻毫無還手之力。港共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可能是黨中央報復華為公主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可能是黨中央嚴重缺水要沒收香港有錢商人和南逃香港的中國暴發戶身家的前奏、也可能是黨中央準備鎖國所以放棄香港這個國際窗口的必要步驟。總之,香港人對「阿爺吹雞,全部跪低」耳熟能詳,意思是指立法會保皇黨包括俗稱地產黨的商界議員,北京一聲令下,他們都要跟隨黨中央的意思投票。這群奴隸奴性十足,對奴隸主當然絲毫不敢反抗,今次中聯辦、港澳辦、全國人大政協都已經開腔力撐林鄭,香港人以經驗覺得,《逃犯條例》修訂哪有可能不通過?

但老革命遇上了新問題。一眾香港地產黨發現,共產黨這個奴隸主原來並非「宇宙最強」,把中興華為這些中國巨無霸電訊企業一棍就摳得奄奄一息的美帝,比中共這個奴隸主更強更惡。奴隸主要我投贊成票,但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要我投反對票。得罪中國和得罪美國都是死路一條,香港商界議員的兩難,正正道出香港人將來的處境。得罪中國那你必須馬上撤資離開香港移民海外遠走高飛;得罪美國,那你在西方所有生意的下場會和華為差不多,但放棄西方保護投靠中共,為《逃犯條例》修訂投贊成票,最後可能被中共用此例拘捕的就是自己,落難之餘更必被香港人恥笑作法自斃。

不過,大家不妨想清楚,《逃犯條例》修訂通不通過,對香港的所謂一國兩制會有什麼分別嗎?修訂不能通過的話,唯一的分別,只是香港人可以自我催眠多一次:香港還有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