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楊盧駱千年體 ─ 由「佔中三子」講到「初唐四傑」(一)

「你唔好識黃色就得喇,其他都要識!」西元二〇一九年五月,容立法會議員海恩如是說。「黃絲帶代表一整個高學歷低智慧的雨傘世代,現在可以說是低 B 的代名詞。」盧青年評論家斯達作於一五年一月,散見《輔仁文誌》、《熱血時報》。讀書多過常人幾年嘅我唔長進,無意掩飾自己佩戴過黃絲帶、敬服手持鐵骨抗賊啲同胞,以至魂牽夢縈公民廣場、夏慤村、旺角關帝廟、怡和街天橋等地,黃者見黃、黑者見黑一段歷史;甚至樂得承認,一九年四月,首倡「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三人戴博士耀廷、陳博士健民、朱牧師耀明下獄,「從犯」陳議員淑莊候判,盧兄光明憑咭寄意,我讀來百感交集。內文如下:

「本人在囚中,從報章得知閣下的腦內生了腫瘤。本人希望閣下早日康復!

雖則,本人不太喜歡閣下在雨傘運動下跪警察不要『扑濕』市民的行動,但是,結果警察都沒有放過『扑濕』市民的機會……

過去的由它過去,此信的目的,只是想閣下早日康復,勇敢面對判刑,沒有人是孤島,每一位肯企出來抗爭的人都是香港良心、香港英雄!

祝閣下平安大吉!身心康泰!希望能輕判,坐監不是光榮事。」

筆者尤愛其仁心,不忍自限於罹患大腸癌之老父,而擴充至平生素昧、政見未合,另一名病人。孟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運於掌。」又曰:「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若盧兄者,可謂近之矣。

《本土新聞》劉社長子禮見字,則嘆道:「若你並非在囚,便會有人話你『通敵』。毒舌偽本土,少理得安寧。」唔怕事「讚好」斯言者幾希,楊君逸朗係一位、黃君之鋒係一位。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消極一面,我不宜敵視任何一位盧兄所謂「肯企出來抗爭的人」,例如陳議員;積極一面,我要學諸君鼓起勇氣,為美善叫好、向醜惡說不,喝止後者毀滅前者。

例如,我想表揚一下二十四號朝九點幾西九龍裁判法院門外,民主派九名欽犯手中一幅黑底白字橫額,詩書雙絕──我夢想,本土派有朝一日亦舉得起,如此一面軍旗。標語「不廢江河萬古流」,出自杜少陵〈戱爲六絶其二〉。全詩曰:

「𣓾王盧駱當時體,輕薄爲文哂未休。

 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上引宋本《杜工部集》。「戱」、「盧」二字「虍」似「王」而多一橫、一鉤、一撇,「𣓾」字「日」最底一橫略長,「時」字「日」右方一豎稍長,「體」字「骨」內上人下月,「爲」字最長一撇稍短,「哂」字「儿」作兩豎,「爾」字兩「爻」作二「仌」。然則詩中楊、王、盧、駱四位仁兄,何許人也?儘管楊逸朗、老駱二先生同為《聚言時報》作者,〈香港人很聰明〉、〈媳婦有了我的骨肉〉兩篇高論,深得我心;黃洋達〈陳雅明畢業後〉、盧斯達〈家嫂症候群〉啲小說技巧,堪稱特區前二十年政壇之雙璧;奈何〈戱爲六絶〉並非拙作,四枝健筆花落誰家,唔到筆者作主……

【小啟】

盧太公之症,已屆末期,所幸手術成功,得以切除惡性腫瘤五粒。惟四月初「癌細胞指數」急升到三百,入深切治療部,再捱一刀;未來十期化療,料所費不菲。全賴《本土新聞》、「影攝食」臉書專頁仝人募款得力,各位善長仁翁一諾無辭,現籌得港幣八萬六千五百圓正;只欠六萬幾文,就湊齊所需十五萬銀。讀者諸公如欲共襄義舉,少少無拘多多益善,請即匯款至恒生銀行帳戶 360 157465 001 號,入數紙影像則發送《本土新聞》臉書專頁,以資識別是荷;網站另有〈本土創作室|影攝食明信片〉存貨三百九十八套出售,旨在「支援本土義士」,任君選購。《聚言時報》全體編者作者百拜稽首。小子羅依代行。

(編按:關於捐款詳情,請見 https://bit.ly/30suHC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