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與共產黨的二元對立

在前一篇文章,筆者提到基督徒的政治立場可以是多元的。當然,多元不是指混亂,或者什麼政治立場都可取,前提是你的信仰立場必須帶著使命。可惜,在現在的香港,多元的政治立場卻不可取,要麼會批評你是「牆頭草」,要麼妖魔化敵對陣營的政治觀,彷彿要人「歸邊」似的。在基督徒圈子裡,信仰和共產黨的二元對立往往是最常被討論的話題。而事實上,兩者是否真的對立呢?今天就來探討這個問題。

大部分基督徒都會認為基督教和共產黨是敵對的。覺得基督徒要麼姓「耶」,要麼姓「黨」,為地上的政權服務。拋出的理由也很多,而最常見的有幾種。第一,有神論與無神論的抗爭,因為共產黨其無神論的取態,必然會逼迫基督徒,是敵基督的。第二,共產黨違反人權民主等價值觀,有違基督信仰核心。第三,也是頗受爭議的一點,共產黨被視為啟示錄中所預言的「大紅龍」,在末日與基督徒終需一戰。在香港,不少基督徒也從屬泛民,皆因兩者之間的價值觀,如和理非、民主、人權、社會關懷等,對比於建制派更為接近,這也是為什麼有「基督徒多為左膠」的說法。

然而,部分人則主張應把政教分離,向中國人傳福音就必須與中共打交道,能妥協的就妥協,目的就是要將福音廣傳。他們強調,大家不需過分妖魔化共產黨,某程度上中共是開放的,中國憲法亦寫明容許信仰自由(畢竟除基督教外,中國人更受民間宗教影響,所以中國不全是無神論國家),只要信仰不影響政權即可。而事實上,基督教也不意圖推翻地上的政權以建立基督的國度,至少這不是耶穌來到世上的目的。因此,不少建制派人士或者親中基督徒認為,基督教與共產黨,不應存在矛盾,可以共存。

筆者認為,兩派觀點皆有可取的地方。一方面,共產政權與基督教的價值觀確實存在差異;另一方面,傳福音需要向共產黨打交道。但正如筆者上一篇文章提到,信仰觀和政治觀真的是二元對立的嗎?

事實上,兩者的確存在對立,但這裏指的不是基督教和共產黨的對立,而是在地上根本沒有一種政治立場能完全代表基督信仰的核心。基督教最終極的追求,永遠不是有民主、有人權、有自由的國度,因為這只會是人治的國度,是暫時的,有缺陷的。而這幾年發生的事,或許也令大家知道,民主自由也不是萬能丹。反之,基督教推崇的是一個神治的角度,不是由人去管轄人,沒有君王,沒有政治領袖。換句話說,基督教看到的是另一個現實,一個在目前社會中被視為空泛、烏托邦式現實。這樣的觀念不會受到歡迎,也會被視為反政府:試問世間上哪一個政權會支持一個沒有疆界、沒有敵我、沒有領袖的國度呢?這樣看來,基督教不單單是與共產黨對立,而是與地上所有的政權對立。

但是,這就會引伸兩個極端:一邊會是極端反政府的基督教,因為沒有政權能代表基督徒說話;另一邊則是政治冷感,覺得基督徒屬於另一個現實,不用理會這個充滿人治缺陷的社會。對聖經稍有認識的人,都會知道這不是信徒該有的取態。一方面,信仰提供的是超越當今政治立場,卻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理想國度,而由於這是超現實的理想,所以也談不上推翻當今世上的政府;另一方面,基督徒卻需努力向人去展示這個國度,為這個有缺陷的社會帶來一點點希望,所以也不能對政治不聞不問。總的來說,基督徒的政治觀不屬於這世界,但同時亦要關心這世界。這也是常說的「入世而不屬世」的價值觀如何融入在基督徒的政治觀中。

因此,姓「耶」還是姓「黨」、「建制」還是「泛民」、「本土」還是「親中」、「抗爭」還是「和理非」,在信仰角度裡這些其實都是偽命題。你的信仰不代表你的政治立場,同時間你的政治立場也不能如實反映你的信仰觀,因為目前沒有一個單一的政治觀能接受基督超越現實的國度。能做到入世而不屬世,才是基督徒需要的「政治觀」;如何能在政治這趟渾水中帶出基督的盼望,才是值得討論的議題。而不是要求別人「歸邊」,這樣只會增加教會內的紛爭,又如何展示那不屬於這世界的國度呢?

嗯,基督徒其實是屬於烏托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