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最終會達成貿易協議嗎?

美國無視中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劉鶴上星期四(5月9日)飛抵美國首都華盛頓,依照原定計劃,在美國東岸時間 5 月 10 日凌晨零時零一分後,對 5700 類價值 2000 億美元的商品,關稅由 10% 加至 25%。並預告餘下所有中國入口貨,會在大約四星期內徵收 25% 關稅。

美國東岸時間凌晨亦即香港時間星期五中午,關稅正式加至 25%後的中港股市不跌反升,翌日美國股市亦見微升。可能中港股市有「無形之手」托市,但一眾中美投資者毫無政治觸覺,紛紛把美國加徵關稅的舉措,視之為美國在談判達成協議前對中國的「極限施壓」,以生意人見錢眼開的視野,自我感覺良好的堅信中美最終必能在不久的將來達成貿易協議。

中美雙方領袖真的如坊間的生意人或一般民眾所想,覺得達成貿易協議對兩國都有好處嗎?美方立場比較簡單。美國總統當奴侵三年前競選總統的口號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對美國的製造業全面撤離美國遷移中國強烈不滿,並直截了當的說「中國強姦了美國很多年」,美國每年對中國的貿易逆差超過 3000 億美元,中國這些年的發展,都是由美國人資助。那麼他有什麼解決方案?把所有中國入口貨品加徵最高關稅額 45% 為其中一個提出過的方法;另一個方法是把中國標籤為滙率操控國。

中美貿易談判已經膠着了一年時間。美方在談判桌上提出的條件,譬如要求中方修改法律、設立如監督北韓拆毀核設施的執行機制等等,這些條款,美方明知中國共產黨不會答應、或美方心知中共答應了也不會照着辦。那為什麼美方故意浪費一年時間談一些沒有什麼可能達成協議的條款?主要原因是,美國要給在中國設廠的外資足夠時間找另一個地方撤退。去年七月的第一輪關稅,只集中打擊「中國製造 2025」有關的商品、到九月第二輪關稅把打擊面擴大,到上星期把這 5700 類商品的關稅由 10% 加至 25%, 給了在中國設廠的外資超過 8 個月的時間計劃撤資。如果商人仍然不識好歹留在中國,那就只能怪自己後知後覺,打死無怨,損失慘重的話也不能怪其他人了。

「出師有名」也是美方考慮的重點。貿然把中國入口貨品關稅提高,美國消費者花費多了,不免會對總統競選連任不利。今次中共試圖把以往萬試萬靈的談判技倆再用一次,首先不斷對傳媒放風談判進展良好,到最後卻大手筆的删掉雙方早已達成的共識,迫使對手為免打破外間對談判會有成果的預期,而無奈接受中共反悔的細節。不過,中共今次的談判對手是商人出身的當奴侵,中共反悔更是美方的喜訊,立即公佈五天後加徵關稅之餘,更把中共的出爾反爾公諸於世,令美國民眾明白「責任全在中方」,着重契約精神的美國人,都會站在總統的一邊。

中共方面又如何呢?如果習近平希望和美國簽下城下之盟達成貿易協議,那麼他早在去年 12 月初在阿根廷舉行的「侵習會」後,就應該叫總理李克強全權負責代表中方談判。為什麼?去年 5 月美方「五虎將」第一次到北京時,已經把談判條件一一列出,條件之苛刻,誰簽約誰就是現代李鴻章,必定給中國億萬蟻民痛罵。堅拒不簽的話,美方不斷加關稅,「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可能會因此出現大問題,亦即有「支爆」的可能,那怎麼辦好呢?這時候當然是向毛澤東學習的時候了。毛澤東在「三年自然災害」後自認犯了嚴重錯誤退居二線,如今貿易協議這個燙手山芋,拋給身邊的李克強,「推李克強去死」,由他去當李鴻章,自己則退居二線,貿易戰引發的嚴重後果,責任可以推得一乾二淨,最後當然還會牽李克強出來興師問罪一番呢。

那麼為什麼習近平沒有這樣做,而是派「習近平特使」劉鶴做中方首席代表?可能習近平的權術和毛澤東相比差天共地,但更合理的解釋是,習近平根本不希望和美方達成什麼協議。台灣金融專家汪浩以投資銀行家「趁低吸納」的角度分析,一旦美中談判破裂,佔中國全國企業八成的民間企業都會遭殃,這時候就是國企央企吞併這些民企的好時機了。亦即是說,支爆只會促成去年貿易戰初期傳出過中國要走「國進民退」的經濟大方向,習家軍不怕支爆,反而可能想支爆早日降臨。

這有點天方夜譚嗎?看看黨中央不顧世界各國全力反對,仍然要在香港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案,便知道黨中央的確為鎖國做好準備功夫。支爆後中國會走北韓的路,難道還會留你一個資訊流通、和中國格格不入的香港做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基地嗎?香港人完全不了解中共「咩都做得出」的行為模式,不過羊在虎口,當然還是希望這隻老虎是吃素的異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