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河之歌:西臺帝國興衰史(11) 塞那沙王子事件

札南沙/塞那沙事件(The Zannanza Incident)

日本漫畫家筱原千繪筆下的塞那沙一角,以真實的西臺四王子塞那沙為原型。漫畫《天是紅河岸》(天は赤い河のほとり)描述有關蘇庇路里烏瑪一世至穆爾西里二世登基年間西臺歷史:塞那沙代表一場註定成為悲劇的愛情故事

關於札南沙/塞那沙事件的詳細資料請參閱《歷史懸案:消失在往埃及的路上》

當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正密鑼緊鼓準備對米坦尼的根據地卡爾凱美什作最後圍攻之際,一位埃及特使黎到左西臺嘅軍營入面,聲稱有急事要見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埃及特使帶住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Ankhesenamun)的書信去搵西臺人,而安克姍海娜曼嘅要求則令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為之震驚。信中埃及王后告訴西臺國王他的丈夫、埃及法老圖坦卡門已經駕崩,而她沒有兒子,又不願嫁給臣僕。她聽說西臺國王有很多兒子,於是她請求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將一位兒子送到埃及作她丈夫,並繼任作埃及的法老王。

蘇庇路里烏瑪一世聽到呢個消息之後,心裡面肯定有疑惑同驚訝,畢竟西臺同埃及係戰略競爭對手嘅關係,加上埃及女人極少外嫁,難道埃及人會如此將法老王嘅寶座拱手讓予一個外國人?為弄清事件,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派出特使哈圖沙塞梯(Hattusa-ziti)出使埃及並會見安克姍海娜曼,翌年哈圖沙塞梯回國並帶回一位埃及的使節,安克姍海娜曼的回信顯示她焦急如焚,重申要求西臺派遣一位王子作她丈夫的立場,並薄斥蘇庇路里烏瑪不願意相信她。蘇庇路里烏瑪則擔心派去的王子的人身安全,認為埃及人有可能不讓他當法老,並以他作為人質。但權衡過埃及將成為西臺堅定盟國的可能性後,蘇庇路里烏瑪仍是決定兵行險著,派遣排行第四的札南沙/塞那沙王子(Zannanza)前赴埃及迎娶安克姍海娜曼。

不過呢場婚盟或許一開始就註定係一場災難,札南沙以及護送的團隊最後神秘消失響西臺同埃及嘅邊界地區,去向成謎,當札南沙嘅死訊傳回蘇庇路里烏瑪耳裡面嘅時候,他悲憤莫名,並發誓埃及人必須為札南沙嘅死負上血的代價。蘇庇路里烏瑪向埃及宣戰並取得勝利,然而從埃及帶回的戰俘卻為西臺帶來一場瘟疫。埃及同西臺嘅關係亦都急轉直下,兩國變得非常敵對,兩國不斷累積的敵意最終醞釀出半個世紀一場史詩式的大戰:卡佚石之戰(Battle of Kadesh),不過呢個就係後話。至於札南沙同護送的西臺軍隊最後嘅命運係點?如果呢場婚盟如果成功的話,歷史又會如何發展?呢d都成為歷史學家眼中一個永遠的謎。

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Ankhesenamun)及國王圖坦卡門(Tutankhamun)
埃及王后安克姍海娜曼(Ankhesenamun)及國王圖坦卡門(Tutankhamun)

 

東面的威脅:米坦尼的沒落以及崛起中嘅亞述(Assyria)

西臺以及米坦尼長期的鬥爭以西臺的勝利以及米坦尼的衰落告終,然而西臺嘅東部邊境並非從此天下太平,因為米坦尼衰落的權力真空導致亞述王國的崛起,並填補北美索不達米亞的勢力真空。亞述趁米坦尼戰敗之勢,出兵掠奪米坦尼並將戰利品帶回首都亞述城。米坦尼國王圖什拉塔死後,王位由沙蒂(Shattiwaza,即漫畫《天是紅河岸》中的黑太子馬蒂一角)接任,而由於西臺曾經支持過阿爾塔塔馬(Artatama)繼位為米坦尼國王,呢樣觸發左阿爾塔塔馬嘅兒子同沙蒂一場權力鬥爭。

鬥爭導致沙蒂被逼流亡巴比倫,其後流亡西臺,並尋求蘇庇路里烏瑪一世的幫助。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決定違背對阿爾塔塔馬嘅支持,轉而支持沙蒂。然而沙蒂卻在米坦尼國內被推翻,而新的政權跟西臺敵對。對於蘇庇路里烏瑪一世而言,這情況是不可接受的,尤其亞述的威脅逼在眉睫。事實上,新的米坦尼國王傾向親近亞述,並將米坦尼曾經從亞述城中掠奪的戰利品和無數珍寶歸還給亞述,呢個對西臺幼發拉底河以西土地嘅安全響起警號。蘇庇路里烏瑪決定先發制人,佢將自己嘅女兒嫁比沙蒂,並派佢同西臺總督Sharri-Kushuh到卡爾凱美什準備一場恢復佢王位嘅戰爭。西臺—沙蒂聯軍攻破左好多城市,最終圍攻米坦尼首都,受到民眾熱烈歡迎,而亞述國王亦都決定不介入呢場戰爭,以避免同西臺發生正面衝突。

西臺—沙蒂聯軍成功恢復左沙蒂嘅王位,然而沙蒂所統治嘅米坦尼只係以前米坦尼王國嘅一小部分,而且米坦尼淪為西臺嘅附庸國,另外沙蒂亦都必須同卡爾凱美什嘅總督建立同盟關係。相反,卡爾凱美什嘅領土大幅擴張至幼發拉底河東西兩岸,東面作為對亞述帝國嘅緩衝地帶,西面一直延伸到穆凱什(Mukish)的邊界,而南面就吸收左阿什塔塔王國(Ashtata)嘅領土。對於總督Sharri-Kushuh而言,管治如此大而不穩定嘅領土係一個很大的挑戰。

響阿什塔塔地區,西臺人建立左一座叫伊瑪(Emar)的新城市,呢座城市響1972至1976年被法國嘅考古學家所發現,考古工作顯示呢座係一座全新嘅殖民城市,並無更早的定居記錄。新的伊瑪王國北起卡爾凱美什,南至阿勒頗,由卡爾凱美什的總督以及本地的統治者所管治,而本土嘅一個部落議會則為統治者作顧問嘅角色,為日常行政提供意見。因此西臺總督同本土統治者之間嘅關係明顯比其他附庸國複雜。不過即使西臺人好少介入伊瑪的經濟方面政策,卻經常介入該國的司法甚至連好細微嘅事都管,例如一位本地祭司同一位軍人之間關於物業同稅務嘅紛爭,結果西臺國王判左位祭司勝訴。

 

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沙蒂之間所簽訂的條約泥板(CTH51)

總督的角色

對於西臺屬國而言,Sharri-Kushuh以及鐵列平作為總督的角色同功用並唔一樣,從權力同責任而言,Sharri-Kushuh似乎對於敘利亞事務有極大影響力,並且係西臺響敘利亞當地嘅最高利益代表人。佢嘅領土一直延伸至阿勒頗嘅邊界,而響鐵列平被任命為阿勒頗總督之後,阿勒頗嘅邊界似乎比較起之前嘅附庸國邊界並無變動。

而鐵列平雖然響第二次敘利亞戰爭中有軍事上嘅角色,但當Sharri-Kushuh成為卡爾凱美什總督之後,呢個角色亦都轉移到後者身上,而鐵列平軍事上嘅功用亦都到此為止。歷史學家相信,鐵列平作為祭司,主要擔當宗教上嘅角色,以及作為鄰近西臺附庸國之間的調停者以及仲裁者出現,補完Sharri-Kushuh主要響軍事上扮演嘅角色。總括而言,卡爾凱美什同阿勒頗嘅總督為西臺國王響敘利亞扮演住軍事、宗教及司法上嘅重要角色。

小結

響帶領西臺軍隊攻陷卡爾凱美什嘅六年之後,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駕崩。歷史學家相信死因有可能就係從埃及戰俘帶到西臺本土嘅果場瘟疫。學者普遍認同蘇庇路里烏瑪一世係西臺史上最偉大嘅國王之一,佢將西臺由滅國嘅邊緣發展到成為整個近東最強大的國家,並且將米坦尼呢個長時間威脅西臺幼發拉底河以西領土嘅威脅消除。

然而我哋必須明白,響蘇庇路里烏瑪一世後期,亞述正漸漸取代米坦尼成為西臺響敘利亞領土嘅最大威脅,並響佢嘅繼任國王年間持續威脅西臺的利益。西臺同埃及之間嘅敵對唔單止冇消除,甚至因為札南沙/塞那沙事件有所加深,而隨住埃及另一個強大王朝嘅興起,西臺同埃及再次爆發嚴重軍事衝突只係時間問題。

響西邊,阿札瓦地區嘅局勢只係短暫平伏,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死後安納托利亞廣泛爆發嘅騷亂證明佢所建立嘅統治並非表面上睇見咁穩固。西臺帝國所面對嘅問題,連同從埃及帶回的瘟疫,一同蹂躪左西臺好多年,並導致重大的人命損失。更甚者,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響王室內亦都留低一個重大嘅難題:佢嘅王后,巴比倫公主塔瓦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