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與當年小孟嘗 – 嘆杜仲陽、龔定盦、黃今吾、劉雪庵諸家不合時宜(五)

「吳郎與我不相識,我識吴郎拂畫看。此外若容添一語,含元殿裏覓長安。」呢首〈己亥雜詩其一七九〉係定盦自髫齡一別,重見堂妹粵生,對方請佢為亡夫遺像題詩,所作一偈;至於筆者未謀兩位義士一面,叨光亂吟幾句,多少打咗妄語,罪過。

姑且講吓舊雨──例如文首提及,嗰位高才生。其父任教香港大學地理系、其母任教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其家可謂書香門第;祖上疑為孟嘗君,太史公話佢「客無所擇,皆善遇之,人人各自以為孟嘗君親己」。記得一次畢業旅行,欲上「千本鳥居」,樂極忘形之際,失竊;生還,有賴此君接濟。某年暑假,恩公返港,其時銅鑼灣廣場二期尚有「小肥羊」、「路維王( King Ludwig )」未上胡忠大廈二樓;懾於「一滴香」神威,舍羊肉而取豬手,又欠佢一飯之恩……

我要坦承,小孟嘗一家,真愛國──是以愛國愛港人士予筆者好處,至少有上述兩點;他日「本土民眾」要聖斷筆者保衛粵語不力、傳首九邊,大可採納拙文為罪證──幸勿株連十族是荷。記得某年某夕,致電沙灣徑府上──疑為龍應台故居──不意菲傭繁忙,乃翁接聽,大呼其子漢名,曰:「聽電話,講英文㗎喎!」負笈海外,非不能也,倫敦大學歸來,攻讀碩士,特選清華大學;回鄉祭祖,則攜幼扶老,未見母子換鞋留影於海德公園( Hyde Park )、父子上臉書暢談馬爾代夫之旅,樂不思蜀。

教授與朱幼麟先生,比肩代表「港区全国人民」經年,羞於舉舉手、拍拍手度日,敢投反對票;卸任,仕途到此為止,後者猶為民請命,其中〈還狼英一個清白〉文以「朱幼麟與一頭西藏純種狼」圖作結,圖文並茂、首尾相應,讀者擊節;前者亦誨人不倦,編有《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育手冊》,振強国之主旋律──異乎躬耕於僭建玻璃屋中、葡萄架下啲名利客,以貝璐道為終南山。

二公待遇,值得筆者賦一詩。詩曰:「上林欲廣至雄安,誰學優旃諷太寬。翔鳳游麟無尺土,漫山狼狽假園官。」次〈己亥雜詩其二一八〉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