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重演

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於 5 月 4 日以 37 票贊成、16 票反對,通過由建制派最資深議員石禮謙取代泛民議員涂謹申,主持《逃犯 (修訂) 條例》草案委員會的選舉主席程序。立法會法案委員會秘書隨即發信書面通知議員,要求其在今日 (5 月 6 日) 中午 12 時前就內會指引表態。倘若過半數委員支持,指引將被視為獲採納。由於法案委員會過半數是建制派,涂謹申基本上「冇得留低」。可是,涂謹申不滿秘書處未經他同意及指示下發通告,認為此屬越權行為,質疑秘書處的中立性。泛民議員亦覺得建制派訴諸大多數暴力,堅持出席下午由涂謹申召開的《逃犯 (修訂) 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直到目前為止,竟出現了「雙胞胎」《逃犯 (修訂) 條例》草案委員會,各自批評對方的缺乏合法性。

《逃犯 (修訂) 條例》是中共及其傀儡政府借陳同佳案去製造一個「合法的方式去做在香港綁架人去大陸這類愚蠢及不合法的事」(李怡語)。因為是政治任務,任商界如何憂慮、十三萬人上街,林鄭、李家超等一於少理。曾鈺成表示,政府強推,固然招致批評,但馬上改變主意,亦示人以心虛,再無管治威信可言。身陷兩難,兩害相權取其輕,霸王硬上弓更加是勢在必行 (遊行示威真的只是隔靴搔癢)。為避免當中出差池,由建制派主導整件事是必須的。將涂謹申換走,代之以石禮謙,再迫逼泛民議員接受,整個過程其實很政治,遵守甚麼權限、程序反成次要。

泛民一直以來最大的問題是太重規章、程序、權限、條文等。你所面對的對手不是講合約精神的文明的英國,而是滿懷陰謀詭計、把歪理說到變真理的中共及其傀儡。你和一個無賴爭辯他不按程序?不按又如何?秘書處中立性受質疑又如何?現在會是開了,但無立會秘書,也無官員出席,連會議室的音響設備都未有啟動,除了政治姿態的宣示,有多少作用?廖長江是建制派召集人,但他有一段話是說得對的:「由於沒有秘書及會議紀錄,有關會議無合法性,只屬於議員的集會,集會中通過的所有結果,都不會成為會議結果。」挫人銳氣不成,反招人嘲諷。

中共是很聰明的,它不會讓局面越出其控制範圍。「雙胞胎」情況,令筆者想起 97 主權移交前的臨時立法會。且說末代港督彭定康 1995 年推出政改方案,改革立法局選舉制度,取消所有委任議席,大幅增加直選議席和新增九個近乎普選的功能組別議席 (俗稱「新九組」),以加快香港的民主步伐。當時中共對此非常不滿,認為違反《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基本法》,魯平甚至為此斥責彭定康是「千古罪人」。中共用何種方法拆招?放棄「直通車」,即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不能過渡為特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同時「另起爐灶」,成立臨時立法會,用以通過特區成立時「必不可少」之法律。《社團條例》九十年代本因應香港人權法案的要求而放寬,臨時立法會卻將它還原。《公安條例》也是臨立會還原的惡法之一。

臨時立法會被英屬香港政府視作非法,無法在香港召開,改在深圳,一時之間,出現立法局議員中港兩邊走,都算奇景。另一方面,最後一屆立法局也不獲中共接受。「雙胞胎」互不承認,跟今日的狀況何其相似!

中共要掌控全局,汲汲於把變數減至最少,故有昔日的臨立會,今日以建制派為首的《逃犯 (修訂) 條例》草案委員會出現。

和二十多年前不同的是,英國殖民宗主已然遠去,泛民無靠山了,建制派有新殖民宗主中共做靠山,彼竭我盈,一消一長,泛民唯有挨打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