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中國制度的問題,而是中國人的問題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就「六四屠城」三十週年上星期(4月24日)接受蘋果日報訪問,直言「估唔到中共呢幾年變得咁快,同埋去得咁盡」。談到中國民主前景,80 歲的李柱銘坦然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民主來到中國,不過他認為民主是世界潮流,「個仔睇唔到,就個孫睇到」。

上一代香港人,如果他們自稱「愛國不愛黨」,那麼十居其九他們會對你說,中國文化是被共產黨破壞了、中國人人性在文化大革命後蕩然無存等等,現在中國的問題,基本上全部都是共產黨的問題。那麼有什麼解決方法?有啊,比較保守的會說盡快結束一黨專政,比較激進的會直接說推翻共產黨,但萬變不離其宗,雙方都會同意必須在中國推行民主,亦即讓中國人選出自己的領袖,那麼彷彿中國的各種奇難雜症社會陋習、中國人的千奇百怪陰暗面,都會神奇的因為中國人手上有一張選票而得到改善。

李柱銘是這一類香港人的表表者。他三十年前見識過中共屠城的兇殘,仍然以「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協議,中共會遵守」為自我安慰的藉口,「不得不」接受一國兩制的安排。這兩年中共變臉變得太快,李柱銘承認自己完全錯判,但新一代香港人卻要為這種錯判背負災難般的後果。

這十年來相信李柱銘亦耳聞目睹中國人腰纏萬貫後,對西方價值觀的蔑視。但為什麼他今時今日還唸唸有詞,希冀民主有一天會降臨到中國?難道他和一大班希望用民主拯救中國的「大中華膠」,真的看不到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人,假若真的有了民主選舉,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如同三十年代的德國人一樣,授權選出來的皇帝為中國百年來所受的「恥辱」一雪前恥,挑起戰爭?而戰爭的對象,第一個是台灣、第二個是日本。李柱銘和他的友好同道,三十年前支持「民主回歸」斷送了香港,到了一把年齡,好應該反省一下,中國的問題林林總總,真的可以用民主來解決嗎?解決不了更有可能引發世界大戰,這位「民主之父」如果仍然在生,是否又是雙肩一聳、苦笑一聲就「關人隱事」?

最近和上海長大的朋友說起「新時代中國」,朋友說每次回到上海,環境是不同了,但人和以前沒有變,仍然是那一群人。古詩常有類似「景物依舊、人面全非」的感觸,但現代中國剛剛相反,「景物全非,人面依舊」。上海再不是以前一窮二白的城市了,高樓大廈處處金碧輝煌。但中國人呢?富起來後有長進過分毫嗎?有比以前更加「文明」嗎?有對生命更加尊重嗎?有對同胞更加關懷嗎?

香港受過西方殖民統治長達一個半世紀,「回歸」二十年後,香港人不是迅速打回原型,蛻變為不折不扣的中國人?那是因為香港沒有民主體制嗎?不要倒果為因啊,決心爭取民主的香港人只是一小撮,大部分香港人其實不在乎民不民主,香港的核心價值有很多,但絕對沒有民主二字。同理,中國人根本不渴望民主制度、不追求社會平等公義、不介意自己的身份是蟻民而不是公民。你勉強要中國人行「民主制度」,中國人只會把民主完美演繹為「少數服從多數」:大多數人有權決定少數人的一舉一動,甚至思想。那是不是似曾相識?對,那就是文革年代重臨中國了。

想從制度入手去改變中國,是百分百的一廂情願。承接昨天民陣號稱有 13 萬人出席反對「送中條例」的遊行,今年 6 月 4 號的維園燭光晚會,定必人山人海。台上台下不知還夠不夠膽一起高喊「結束一黨專政」,下一句口號「建設民主中國」挑釁味道比較少,叫了幾十年,像催眠一樣,令與會者都深信不疑這是救中國的最好方法。奈何再好的制度,落在中國人手中,橘逾淮而枳,都只會異化為中國人最崇尚最熟悉的皇王將相制度而已。

請各位想清楚,中國的問題,是中國制度的問題,還是不折不扣中國「人的問題」?單單看看最近香港所謂本土派和獨派的爭拗和分裂,答案已經寫在牆上。